他体验了360行,拍出一部年轻人的副业指南

500

本文 Key message 

[1] 3分钟了解一个小成本创业技巧

[2] 和摊主用流量换取的配方

[3] 东北夜晚的街头“轻工业直播,重工业烧烤”

[4] 缺钱是人生的一种常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搞副业”正在成为这个时代年轻人心中的共同向往。

一方面是疫情时代的不安全感,另一方面,在重复的常规工作之外,人们似乎希望找到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小事业,在赚钱的同时,填补缺乏意义感的生活。

快手达人@雷厉风行(创业360) 决定去探访各行各业的小成本创业者。他们可能是街边的小烧烤店,也可能不起眼的电子垃圾回收,另辟蹊径的男士美甲师、男士理发店,或是匪夷所思的“捡烟头”、“捡烟盒”……

大雷把那些看似陌生的行业浓缩到短视频上,在轻松易懂的段子里,让更多普通人了解到潜在的创业机会。在真的探索过360行以后,关于小成本创业的一切,大雷也有着自己的体会和观察。

500

坐在一家“小炉小串”店里,大雷和串店老板一起对比着他们的开店成本:

“我店300平”“我139平”

“我后厨8个人”“我后厨2个人”

“我前面9个服务员”“我前面1个服务员”

“我一个月成本10万块钱。”

“我一个月成本,几千块钱。”

这家超低成本串店的老板,原本开了一家出租车公司,今年,他拿一部分攒到的钱开了这家店。和传统烧烤店的形式不同,这家串店的模式是顾客自选穿好的串,再自己烤,服务员和烤工的钱都省下了,在降低成本的同时,也会让顾客觉得是个好玩的体验。

“我回去也要研究研究!”视频里,大雷边撸串边说。

从2021年5月至今,大雷做了300多个小成本行业的探访,和这家店一样有着巧妙创意的行业很多。其中占据了一大部分的是具有东北特色的小吃:烧烤、鸡架、麻辣烫……

人们常调侃,如今的东北是“轻工业直播,重工业烧烤。”烧烤是东北竞争极大的行业,东北人特别爱吃烧烤,光是沈阳就有几千家烧烤店,算上地摊可能有上万家。而即便是看上去市场如此饱和的情况下,烧烤依然是大雷眼中的“高利润行业”,据他所说,烧烤行业的平均利润能达到70%以上。

在经济发展缓慢的东北地区,这些小吃成本低,甚至不需要店面。很多人白天工作,晚上就在夜市摆摊。大雷探访过的很多创业者都曾是中低收入的普通人,在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行业后,成功地提高了自己的额外收入。

沈阳夜市,一位漂亮的女生穿着游戏中“妲己”的cos服装,正在摊位前煮泡面。普通的袋装泡面加上青菜、鱼丸、煎蛋等等配菜,一份满配泡面卖25元,低配8元。煮面的电磁炉是从自己的新能源汽车充电口接过来。

500

从晚上五点到八点,“妲己”平均每天能卖20多份泡面,一个月能有4000元的额外收入。而白天,她的本职工作是文员,每月工资3500元。据她所说,以前自己下班就躺在家里打王者,如今这份副业,反而在赚钱的同时,也让生活充实了起来 。

500

很多网友们在大雷的探访视频里找到灵感,而大雷也会更深入地帮网友们寻找行业里的独特秘密,比如相对容易复制一些的美食配方。大雷一般是直接跟对方买入,有时候也用自己的流量来交换。他曾花一万块钱买了沈阳一家老式麻辣烫的配方,并在视频里一步一步展示给网友。

鸡架是沈阳的另一个知名小吃,大雷说:“沈阳能消耗掉全国一半的鸡架”。2022年初,大雷发布了一个铁板鸡架配方,一位天津的网友靠着这一配方在小区门口摆摊烤鸡架,第一天就卖到了1200块钱,一个月内净赚了2万多。这位网友原本也是生意人,后来不幸破产,卖鸡架的尝试让他燃起再次创业的勇气。

在每个视频里,大雷会固定穿着一件红色的上衣,上面写着“日进斗金”。他长着一张宽脸,笑起来眼睛变成一条缝,配合着发出“魔性”的笑声。操着一口东北话,跟各种各样的人开玩笑,给人一种天然的亲和力。在视频里,他的开场白总是:“干点啥挣钱呢?”

在评论区,有人开玩笑说:“劝劝大雷老师吧,我跟着他不停地创业,已经贷款一百多万了,让他更新慢点。”

500

一边是帮助网友们探索各行各业小本创业的机会,另一边,大雷也在经营着自己的互联网短视频创业。

在做快手博主之前,大雷自己经营一家金融公司,而更久以前,他是体制内的一名教师。

2021年4月,大雷被检查出患有严重的胆结石,需要手术。当时的公司效益已经下滑,生病住院期间,大雷思考了很多。金融并不是他喜欢做的事,30多岁了,他想做一个自己真正喜欢,又能赚钱的工作。

想了很久,他决定做快手主播。一开始觉得情感主播最火,但研究了一下,发现确实不太适合自己。后来,大雷联想到自己以前的经历,因为公司业务的关系,他接触过做小本生意的人,通讯录里有超过3000个各行各业的工作者。加上自己所在的东北地区,最近几年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工薪阶层的人们很多都想要试着做些小买卖,但普通人并不了解有哪些可以尝试的机会。

最后大雷决定,自己就去拍这些小成本创业者的探访,帮普通人了解小本创业的风险和机遇,了解每个行业具体的投入和产出,让想要尝试创业、搞副业的人能得到启发。

500

🟧 大雷创业金句

四月到五月,大雷连续连续看了一个月快手,每天看十六七个小时,观察其他的主播都如何拍摄、剪辑、设计形象,试着拍了很多期,慢慢才摸索到适合自己的风格。

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以前是每天穿西装、皮鞋,打领带的人,普通话也有二级证书,但我不想以那样的形象拍视频。我研究了一下,感觉应该塑造一个比较休闲,没有距离感的形象。”

这种“接地气”的形象果然很容易让网友产生信任感。因为做的是小成本创业,大雷的视频和那种西装笔挺,端坐在镜头前,一本正经地分享创业经验的主播不同。他的视频里总是各种各样的故事、段子,小型戏剧冲突,说话没有任何架子,就像和朋友在面对面聊天 ,让人很容易就看完并记住。

直到去年五月下旬,他拍摄探秘台球厅的视频火了,点赞超过了8万。评论区里,大家感慨着“原来台球案子这么贵”,也有人@自己想做生意的亲朋好友说“多看看他的视频”,“咱们合伙开一个”。

从那开始,大雷拍的每个视频都会有很高的播放量。“电子废料炼金”是大雷最火的系列视频。他是在刷短视频时了解到这一行业的存在,主动私信过去,对方同意以后,他就立马做了一期视频,一下就有700多万的播放量。

在后续的视频里,大雷试过花150块钱买了50个手机,提炼主板上的黄金 :“先倒入脱金粉,往里加烧开的水”,“然后加入环保置换剂,调节水的PH浓度”,“再加入锌丝吸附”……

三个小时的操作之后,50个手机主板上的镀金,变成了喷抢下面的一颗0.5克的金豆。还尝试过从劳斯莱斯的车标上提炼黄金,把“小金人”变成“小银人”。

500

🟧 大雷提炼劳斯莱斯小金人

黄金系列的视频直接帮大雷打开了知名度,走在外面,很多人会把他认出来,说:“哎呀,这不提炼黄金那小子吗 ?”

很多人问他,为什么你拍这些商家都是挣钱的,而且都这么配合你呢?

但实际上,在接触各个行业的过程里,大雷看过了太多的坑。他提到在短视频里常常出现的“摆地摊卖盲盒”,卖家会称自己卖的是海关拦截,或是无人认领的快递包裹,用盲盒的形式随机销售出去。“其实真正这些类型的快递是不会外流的,数量也不会这么多,所以这些所谓的快递盲盒,基本上人都是人为包装造假的。”大雷说。

“还有像什么网红奶茶店加盟、地摊儿卖洗衣液,基本都是骗人的。”这些带有虚假成分的视频总能带来巨大的流量,但大雷拒绝这种无意义的操作,“我的段子可能是设计的,但我拍的行业,绝对都是真实存在,也真的赚钱的。”

500

短视频做了一年,大雷拥有了300万粉丝。除此之外,他投资了两家很看好的线下店,是一家烧烤店和一家麻辣面店。这两家店,也都是他在探索行业的过程里了解到的。

烧烤店是他和“海柱”合伙开的,海柱的街头烤串在东北很火,因为拍视频结识以后,他们一拍即合,决定合伙开店。至于麻辣面的配方,则是大雷用烤串的配方,加上2000块钱换来的。

500

🟧 大雷和海柱同框

在大雷看来,短视频依然是这个时代普通人创业的风口。对于身处二、三线城市的年轻人来说,本地的就业岗位选择不如一线城市丰富,互联网相对来说更低成本,也更不受地域空间的限制。

他举出自己所在的东北地区为例:“像我媳妇家是吉林通化的,这个地方以前所有人都是钢铁厂的职工,但一些厂子已经10个月没发工资了。东北这样的城市很多,因为这些年的经济发展速度慢,消费能力低,所以很多东北人,都选择做互联网。”

而很多实体创业也需要跟互联网结合,才能达到更好的经营效果。比如东北竞争激烈的烧烤店,大部分店主为了吸引顾客都会去做自媒体,宣传自己的线下店。今年上半年,沈阳经历了多次大大小小的疫情风控,大雷观察到,不能堂食的日子里,那些“短视频达人的店”依然有很多人来门口打包购买。很多店即使没有与外卖平台合作,依然每天生意爆满。而一些固守传统经营方式的所谓“百年老店”,反而有很多都倒了。

500

🟧 小伙坚持摆摊儿赚了一台保时捷

因此,大雷和海柱的串店也遵循着利用互联网引流的方法,他们在快手的另一个账号是@海柱(溜达串),主要发海柱烧烤时候的日常段子,直播烤串教学。在视频里,海柱戴着草帽,穿着红色背心在户外直播烤串,很多路过的人来与他合影。线下和线上的良性循环,海柱很快就成为了全国烧烤里知名度最高的账号。

除了互联网外,大雷所观察到的,另一个具备潜力的小本行业是再生资源回收。他曾探访过“回收烟盒”的新行业,有些烟盒上的条码可以兑换积分,里面的锡纸也可以拆开回收卖钱。

令他印象最深的是“电子垃圾回收”。大雷的一个发小在电脑城做维修,去年七月,发小给他介绍了一个做电子垃圾回收的人,问他有没有兴趣。

大雷加了微信,但一直没想起来拍,以前他接触过很多回收电子配件的,并不觉得这个行业有什么特别。直到有一次,实在没什么视频灵感,他想到微信上的这个人,主动联系了采访拍摄。“结果到了一看,真跟我想的不一样。”

对方先是大量低价收集公司或普通人家淘汰的电子设备,比如pos机、鼠标、手机,这些几十块钱收来的旧设备,里面的芯片、内存条都能单独买到两三百,其中一个三块钱收来的鼠标,因为是微软绝版的io1.1,可以直接卖到两百多。“完全是出乎我意料的暴利行业”,大雷感慨。

在这个时代,“缺钱”的感受越来越成为一种常态,年轻人搞副业的热情也变得越发高涨。大雷觉得,对于如今20多岁的年轻人来说,想要做一份副业,其实最重要的并不是资金、人脉、技术等等,而是能够坚持的毅力,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行业,并耐心地面对可能遇到的任何问题。

他不建议年轻的小家庭把大部分的资金都拿出来创业,最好把投资金额控制在一两万以内。“选一个发展空间比较大的项目,最重要的还是能够付出辛苦。等到副业的收入已经超过了主业,就可以试着专门的创业者了。”

大雷说,自己探访的基本都是这样的项目,都是小生意,距离那种收入上亿的,真正的成功人士肯定是差远了。“因为我的梦想是让更多一个月几千块钱收入的人,通过自己努力提高到几万块钱,但是更大的成功,我这账号我肯定讲不了了,我能力有限。”

“最重要的是,只要一步一步往前走就行。因为年轻人,有的是时间,完全可以付出很更多的努力,更多的辛苦,”大雷说。

500

作者:吃卜宝

编辑:小南

人间后视镜工作室出品,点击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