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脱口秀领笑员,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500

■ 本期轮值毒叔 

■谭飞&李星文

500

500

谭飞:我知道星文看过前几季的《脱口秀大会》,但是我前几季没怎么看,这一季在认真看。现在大家好像对里面的领笑员有一些争议,我们这一季看到的两个领笑员来自娱乐圈,一个是歌手,一个是演员,演员其实演技很好,拿过影后,歌手也是大姐大。但好像网上的舆论有些争议,因为大家知道前几季的领笑员,像罗永浩、大张伟,他们都是特别懂生活、特别懂脱口秀语境的,确实很能调动气氛,有时候也能说出一些新梗。这一次反而请了两个不太懂的人来,就出现了可能没按灯淘汰了一些人的现象。你怎么看《脱口秀大会》中领笑员这个身份?你觉得一个人对脱口秀要有什么程度的了解才能说真正了解脱口秀?

500

李星文:我确实是此前的两季我都完整的看了,每一期都看了,甚至有时候错过了也要看回看。我觉得领笑员非常重要,罗永浩给我印象的最深,他一直说他承担一个掌控大局的功能,如果你们说过了,我往回掰一掰,你们说得不够,我再往前冲,他确实发挥得很好。而且罗永浩是网络起家的,他知道看客或者观众的心理,所以他说出来的逻辑、表达,你会觉得几乎总在点子上,往往还有一种冷幽默的效果。他不笑,跟汪海林一个风格,他也是个冷面笑酱,再一个大张伟是喜欢闪闪发光的“神经病”,因为他自己就是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他总是有很多急智的东西。

500

谭飞:奇思妙想。

李星文:他有很多急才的东西,语速又快,假如我的脑电波跟他一样快我也说不过他,因为语速没他快,他都说了300个字了,我可能只说了3个字,所以大张伟来负责娱乐担当,罗永浩来负责大局观,有这两个人在实际上就码住了,领笑员就走不了样了。当然女性领笑员我印象比较深的还有张雨绮,她真喜欢脱口秀。虽然她的词汇量也许没有罗永浩他们多,但还是能从她的角度说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而且她现在是女性主义的代言人,气场非常强。

500

谭飞:她生活中也经历了很多比较社会新闻的狗血事件,她可能就生活得比较常态化。

李星文:内心比较丰富,经历得多。

谭飞:什么都见过了。

李星文:内心的体验多,她就有得说,因为脱口秀就是观察生活而来的一些东西,这三个我觉得是成功的领笑员。当然杨澜我也有印象,杨澜有点老干部误入了脱口秀现场的感觉,因为毕竟杨澜红的年头太多了,90年代初就成名了。王朔都说,杨澜是我们年轻时候的大众偶像,所以有时候会感觉到她的一些语境,停留在一些过于正确甚至有点保守的语境当中。

500

谭飞:她有一种知识精英的范儿。

李星文:对,所以就跟《脱口秀大会》的观众多少有点撕裂,但我觉得这个撕裂还是合适的,毕竟杨澜有她的一套强硬的东西,也会制造一些争议,我觉得争议不是坏事,苍白可能才是坏事。

谭飞:而且我们看到现在很多脱口秀演员表演的段子其实都是生活中的小细节,但可能对一些演员或者歌手来说,他们在生活中没有经历过这些,因为他们可能很早就出名了,很早就拥有财富或者地位,就很难去有同理心,这点可能确实是一个问题。

李星文:可能因为成名过早,早就过上了与世隔绝的生活,各方面方方面面都有人服务。

谭飞:对,有助理,有经纪公司。

李星文:是在鲜花和掌声当中一步步走过来,也许何广智和徐志胜所经历的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他们可能get不到那个点,也许是这个原因。

谭飞:但可能这也是李诞一次新的尝试,我觉得也是星文讲的所谓的“争议”,可能好多东西就是在争议中让脱口秀越来越破圈,大家越来越关注这个领域,总体来说还是个好事。

李星文:我觉得是不是现在大家都说到的求生欲,《脱口秀大会》尽管是在喜剧类的节目里是头部的,但我想它的危机感也很强,所以它会不断地希望能引入一些有商业价值的、有眼球效应的嘉宾来做领笑员,今年刚好就选到了这两位。再一个我也不觉着领笑员就一定得多懂脱口秀,以脱口秀为专业,来之前我先看上三大本五大本书。

500

谭飞:不是只有成为专家才能当领笑员。

李星文:对,但我希望这个领笑员得是个生活家,你得在生活的万象里头至少有一个领域是特别熟悉的,能生发很多东西,能来现场和表演者有碰撞的东西。如果来了以后依然处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围城当中,外头的东西都打不透你的话,恐怕节目的效果就要打折扣。

谭飞:好的,谢谢星文,我们今天就聊到这里。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