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火神山医患交流群,画风竟然是这样的……网友:好有爱的“一家人”!

来源:央视新闻

2020-02-15 09:33

武汉火神山医院的隔离病房

有一个医患交流群

一开始大家在群里聊的内容都很正常

慢慢地

群里的画风就开始变了……

大家到底都聊了些啥?

吃不下也要吃,这是打仗,拼了

刚建群的时候

群里的对话是这样的↓

“赵主任,请问我今天要输液吗? ”

“不打针了,口服药就可以了”

“我是6号床的,已咳三天了,离开氧有咳痰……”

随着治疗的不断深入,大家越聊越熟

“吃” 成了头号话题

“吃不下饭怎么办?”

医生答:

“除了药物外,还可以按摩腹部

从右下腹开始……”

热心病友接茬了:

“我严重的时候

吃一口饭,肚子疼2分钟

我是坚持吃了一个小时吃下去的……”

500

烟火味浓了 指甲剪成了抢手货

几天过去

群里变得更加有“烟火味”了

“生活上有什么需要的?

尽量帮大家解决

外面有无人超市

可以帮大家买……”

赵医生群里一问

答案花样百出——

“头发都成团了,想洗澡,需要买 洗发露 ”

“我要扎头发的 橡皮筋

+ 指甲剪 + 肥皂 + 卫生纸 ……”

“我需要 剃须刀 + 毛巾 ……”

……

最供不应求的是指甲剪

医生说:

“不能人手一个,医院有公用的”

顿时……

“请问指甲剪在谁那里呀?”

“请问谁有指甲剪,15床借用一下”

“同求指甲剪,15床用完以后,我来借”

“指甲剪在19床,有需要来拿”

……

对指甲剪、洗发露和下饭菜的渴望

就是对生活的向往

等疫情结束 请你们吃武汉小吃

当然

群里少不了真情流露的时刻

“非常心疼你们医生护士

每天精神和身体双重压力

我从内心真是表示感激、敬佩。”

“疫情结束后

请医护人员吃武汉小吃。”

“出了院我要申请做志愿者帮助别人。”

医生这样回复大家:

500

隔离病毒 不隔离爱

爱和希望比病毒蔓延得更快

2月13日

火神山首批治愈患者出院

祝微信群里的你们

早日分隔四海

却仍心意相连

500

记者/王剑峰 周少军

�央视新 闻

——————————————————————

武汉12320卫生热线一天接600个“情绪电话”

来源:工人日报

2020-02-15 07:29

500武汉12320卫生热线话务员在接听和处理市民来电。袁皓摄

“只要我们保持通话,市民们就觉得有希望”!在武汉有这样一支特殊的“娘子军”——武汉市12320卫生热线,她们只有13个人,将健康咨询遍及武汉三镇,将爱与温暖传到千家万户。

自疫情发生以来,她们每天的通话量较之从前翻了几番,平均每天数千个电话会从武汉市的千家万户涌到这里,等待接听和处理。1月23日封城以后,更出现了一个话务员一天要接140多个电话,这让目前留守武汉的8名话务员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大家都在咬牙坚持。

“有很多市民,可能是太害怕了,会把对病毒的恐惧、对未来的焦虑、对家人的担忧一股脑儿都倒给我们,会骂我们……”为了安抚他们的情绪,有时一个电话要持续三四十分钟,而且话务员还要一直保持亲切友善的态度,不仅工作超负荷,许多话务员的心理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几乎每天都会哭上一场。

“明天夜班,我到岗”

话务员甘芳芳家住在武昌,在公共交通停运后,她就开始自己开车上下班。同事们得知,平时几乎从不开车的甘芳芳现在自己开车出行,都觉得意外。可是甘芳芳却说,“再难,我也要来上班”!由于交通管制,甘芳芳只能绕路开到单位,花费近1个小时,但是她从来没有因此迟到,总是提前到岗,尽量多承担一些工作量。

远在省外的徐晨璐的内心也满是煎熬。1月31日是徐晨璐的夜班,但由于疫情突发,她现在还远在安徽六安老家,在武汉封城之前,徐晨璐刚回到老家,她已经太久没看到自己的孩子了。一边是武汉形势严峻的疫情,一边是自己才刚刚两岁的孩子,徐晨璐心里有一丝犹豫。随着工作群里姐妹们一条条紧急工作动态的闪动,徐晨璐心里有了主意:她要开车回武汉。1月30日中午,告别亲人,她从六安老家出发了,“我明天夜班,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到岗!”

“他在家休息就好,市民更需要我”

刘佳和张畅是一对“疾控夫妻兵”,妻子刘佳是12320的话务员,丈夫张畅是车队司机。疫情发生后,张畅就一直承担着车辆备勤工作,常常是白天黑夜在外面跑,刘佳也一门心思扑在话务工作上,两人甚至很难碰上一面。

由于长期熬夜,张畅抵抗力下降,出现了感冒的症状,出于对其他同事负责的考虑,张畅选择回家休息,而当领导关心刘佳问她是否需要回去照顾时,她很果断地拒绝了,“他在家休息就好,市民更需要我!”

“只有你们的电话能打通,请帮帮我”

大量的咨询电话夹杂着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一天接600个“情绪电话”,24小时在线让大家身心俱疲,但姐妹们的坚守也有让人欣慰的时刻。

有一次,有市民因为确诊后不能入院治疗,在家发烧十余天而打12320求助,“几个医院都说没有床位,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你一定要帮帮我”,老人无助的声音让话务员陈知心里一酸,她连忙示意身旁的曹茜,由她来安抚老人情绪,曹茜则负责查找区卫健局的值班电话帮助市民协调就医问诊的难题。第一次联络没有来得及解决问题,急促的电话声再次响起,还是那位老人,他的情绪非常失落,“电话打不通,我不知道怎么办了,只有你们这能打通了”,这位老人带着哭腔的话语也让话务员们感到揪心。陈知一边安慰老人,另一边曹茜也拨通了市卫健委的值班电话,反映这个特殊情况,得到了妥善的处理。

“前两天我们回访了这位老人,他身体已经好多了,咳嗽症状有了明显缓解,也可以去医院输液了”,谈起这位老人,曹茜很是欣喜。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至 2020-02-27 09:35 全国数据统计现存确诊 43352 例(较昨日-2345)累计确诊 78630 例 (较昨日+440)现存疑似 2358 例(较昨日+508) 现存重症 8346 例(较昨日-406)死亡 2747 例(较昨日+2......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