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2018年 农民工兄弟过得还好吗?

往上刨三代,城里人都是农民。

我们总会在自己的父辈、祖父辈身上,隐约感受到农民的影子:隐忍、吃苦耐劳、勤俭、家族观念。看到农民工,既觉得侥幸,因着自己父辈、祖父辈的努力,自己才没有成为农民工,又会觉得农民工们太苦、太不容易。

看到他们在工地干活,看到他们春节时扛着大包、小包赶汽车、挤火车,特别想知道他们生活过得怎样,收入比以前高吗,能过上怎样的日子?现在农村年轻人还愿意外出打工?农民工的小孩都在哪里,能正常接受教育吗?他们当中有多少人已经在城里买房定居了,生活习惯吗?

500

 2019年4月2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透过数据,让我们了解农民工兄弟姐妹的生活状态。

 

农民工总量继续增加,增速回落明显。

  2018年农民工总量为2.88亿人,比上年增加184万人,增长0.6%。农民工增量比上年减少297万人,总量增速比上年回落1.1个百分点。在农民工总量中,在乡内就地就近就业的本地农民工1.16亿人,比上年增加103万人,增长0.9%;到乡外就业的外出农民工1.73亿人,比上年增加81万人,增长0.5%。在外出农民工中,进城农民工1.35亿人,比上年减少204万人,下降1.5%。

1 农民工总量及增速

500

 在外出农民工中,到省外就业的农民工7594万人,比上年减少81万人,下降1.1%;在省内就业的农民工9672万人,比上年增加162万人,增长1.7%。省内就业农民工占外出农民工的56%,所占比重比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

500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外出打工的农民,尽管人数略有增加,但增速明显下滑。可能是因为2018年国家经济整体下滑,尤其是产业转型升级,传统产能迅速收缩,农民工出来也那么多工可打,不如在家找点活干。不知道他们是在家务农,还是干点其他什么营生。

在乡内就近就业,省内就业的农民工人数上升,外出打工、跨省打工的人数下降,说明我国经济增长从东南沿海逐步向全国扩散,中、西部地区发展正在追赶东部地区,农民工就近就可以找到工作。

 

 农民工老了。

50岁以上农民工占比逐年提高。农民工平均年龄为40.2岁,比上年提高0.5岁。从年龄结构看,40岁及以下农民工所占比重为52.1%,比上年下降0.3个百分点;50岁以上农民工所占比重为22.4%,比上年提高1.1个百分点,近五年呈逐年提高趋势。从农民工的就业地看,本地农民工平均年龄44.9岁,其中40岁及以下所占比重为35.0%,50岁以上所占比重为33.2%,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外出农民工平均年龄为35.2岁,其中40岁及以下所占比重为69.9%,50岁以上所占比重为11.1%,比上年提高1.9个百分点。

500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50岁以上农民工从2014年的17.1%,逐年上升至2018年的22.4%,21-30岁青年农民工从2014年的30.2%逐年下降至2018年的25.2%。再过10年,老年人做不动了,青年人在下降,农民工将越来越少,劳动力成本将越来越高。

年纪大的人,只要有口饭吃,不再愿意抛家弃子、背井离乡;年轻人则更愿意到外边闯一闯,也许能闯出一个新世界呢。然而,工厂和城市又能给农民工们多少机会?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在辛劳半生、为工厂和城市默默奉献之后,将回到原点,回到生养他们的土地。随着城市化不断推进,他们当中相当一部分人很可能丧失土地,成为拥有城镇户口的“新城市人”,不再靠土地养老,而要依赖城保和镇保。他们的生活会更好吗?希望集体土地流转政策保护好农民的利益,不要让他们沦为城市流民。

 

在第三产业就业的农民工比重过半。

  从事第三产业的农民工比重为50.5%,比上年提高2.5个百分点。一是从事传统服务业的农民工继续增加。从事住宿和餐饮业的农民工比重为6.7%,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从事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的农民工比重为12.2%,比上年提高0.9个百分点。二是脱贫攻坚开发了大量公益岗位,在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行业中就业的农民工比重为3.5%,比上年提高0.8个百分点。从事第二产业的农民工比重为49.1%,比上年下降2.4个百分点。其中,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比重为27.9%,比上年下降2.0个百分点;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比重为18.6%,比上年下降0.3个百分点。

500

 以上数据与我国一、二、三产的产业结构调整趋势相吻合。根据国家统计局资料,2019年一季度我国三次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分别为4.1%、38.6%和57.3%。与上年同期相比,第一、二产业比重分别下降0.2和0.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比重提高0.6个百分点。三次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1.8%、36.9%和61.3%。

中国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逐步走向中高收入国家,就要降低低收入产业的比例,增加高收入产业的比例。即便是第二产业,今后高新技术企业所占比例也将越来越大,传统产能将向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转移。在这个过程中,农民工在第二产业的就业空间将会进一步压缩,更多人将从事传统的城市服务行业。

城市服务业与第二产业不同,主要不再依靠体力的优势,而要靠耐心、细心和情商,女性农民工将会在这方面展现她们优势,获得更多就业机会和收入,并在家庭中有更大话语权和更高地位。在千百年来以男性为主导的农业社会,大老爷们根深蒂固的男权思想将受到冲击,老婆难找,离婚率上升无可避免。男性农民工对此要有清醒认识,胸怀更开阔些,努力提高自己,才能有和谐的生活。

 

  农民工月均收入稳定增长。

  2018年农民工月均收入3721元,比上年增加236元,增长6.8%,增速比上年提高0.4个百分点。分行业看,制造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收入增速分别比上年提高1.9、1.1和0.1个百分点;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收入增速与上年持平;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收入增速分别比上年回落0.4和0.8个百分点。

500

 这和2018年经济不景气有关,城里人机会少了,对服务业的需求增速有所下降,导致城市服务业从业者收入增速下降。而第二产业传统产能萎缩,外出农民工人数增速下降,形成经济不景气与“用工荒”同时并存的情况,反而提高了从事制造业和建筑业农民工的收入水平。

  农民工居住条件有所改善。

1、人均居住面积继续提高。进城农民工人均居住面积20.2平方米,比上年增加0.4平方米;户人均居住面积在5平方米及以下的农民工户占4.4%,比上年下降0.2个百分点。从不同规模城市来看,进城农民工人均居住面积均有提高。其中,500万人以上城市中,人均居住面积15.9平方米,比上年增加0.2平方米;50万人以下城市中,人均居住面积23.7平方米,比上年增加0.4平方米。

2 2018年按城市类型分的进城农民工人均居住面积

500

   2、享受保障性住房比例提高。在进城农民工户中,购买住房的占19%,与上年持平。其中,购买商品房的占17.4%,与上年持平。租房居住的占61.3%,比上年提高0.3个百分点;单位或雇主提供住房的占12.9%,比上年下降0.4个百分点。

  在进城农民工户中,2.9%享受保障性住房,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其中,1.3%租赁公租房,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1.6%自购保障性住房,与上年持平。

   3、居住设施不断改善。在进城农民工户住房中,有洗澡设施的占82.1%,比上年提高1.9个百分点;使用净化处理自来水的占87.7%,比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独用厕所的占71.9%,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能上网的占92.1%,比上年提高2.5个百分点;拥有电冰箱、洗衣机、汽车(包括经营用车)的比重分别为63.7%、63.0%和24.8%,分别比上年提高3.6、4.6和3.5个百分点。

这是好事情。农民工的住宿条件尽管还远远不能与城里人相比,但毕竟在一点点进步。希望各地政府充分重视农民工这一群体,在保障房供给方面有更优惠的政策,毕竟,2018年仅有2.9%的农民工享受到保障性住房,这一比例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有住的地方,有自己的房子,才能让农民工更好融入城市。

 

  进城农民工随迁儿童教育情况。

  1、3-5岁随迁儿童入园率提高。3-5岁随迁儿童入园率(含学前班)83.5%,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其中,26%在公办幼儿园,比上年下降0.7个百分点;35.2%在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比上年提高1.4个百分点。从不同规模城市来看,入读公办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比例相差不大。500万人以上城市中3-5岁随迁儿童有63.3%入读公办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50万人以下城市中的比例为61.8%。

  2、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儿童在政府支持的民办学校就读比例提高。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儿童在校率98.9%,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从就读的学校类型看,小学阶段随迁儿童82.2%在公办学校就读,与上年持平;11.6%在有政府支持的民办学校就读,比上年提高0.8个百分点。初中阶段随迁儿童84.1%在公办学校就读,比上年下降1.8个百分点;10%在有政府支持的民办学校就读,比上年提高0.3个百分点。

3、本地升学入园难、费用高问题仍需关注。进城农民工家长对随迁儿童教育的评价中,表示非常满意和比较满意的占75.3%,比上年提高2.6个百分点;对所在学校师资的评价中,认为非常好和比较好的占78.7%,比上年提高1.5个百分点。50.8%的农民工家长反映在城市上学面临一些问题,比上年下降2.7个百分点。本地升学(入园)难、费用高依然是进城农民工家长反映最多的两个问题。对于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儿童,家长持此观点的分别是26.7%和27.2%;对于3-5岁随迁儿童,持此观点的分别是38.7%和51.4%。

500

   从以上数据看,农民工随迁子女大部分在城市有地方读书了。就读学校的教育质量总体说来可能还无法与私立学校比,但毕竟比农村学校的教育质量会好些。国家长远发展,根本在教育,更好解决农民工随迁子女升学难、费用高的问题,应该成为国家发展百年大计的重要组成部分。

 

附注 

1、调查简介

  农民工监测调查:为准确反映全国农民工规模、流向、分布等情况,国家统计局2008年建立农民工监测调查制度,在农民工输出地开展监测调查。调查范围是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农村地域,在1561个调查县(区)抽选了8484个村和22.6万名农村劳动力作为调查样本。采用入户访问调查的形式,按季度进行调查。

  农民工市民化调查:为准确反映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农民工在城镇就业生活、居住状况等基本情况,国家统计局2015年建立农民工市民化监测调查制度。调查范围是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城镇地域,随机抽取了4.08万户进城农民工样本,由调查员使用手持电子采集终端(PDA),直接入户面访的形式,每年10月开展年度调查。

2、主要指标解释

  农民工:指户籍仍在农村,在本地从事非农产业或外出从业6个月及以上的劳动者。

  本地农民工:指在户籍所在乡镇地域以内从业的农民工。

  外出农民工:指在户籍所在乡镇地域外从业的农民工。

  进城农民工:指居住在城镇地域内的农民工。城镇地域为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上划分城乡的规定》划分的区域,与计算人口城镇化率的地域范围相一致。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