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高难饱:警惕!中国经济二次探底

中国一季度经济数据出乎意料得好,GDP总量21.34万亿元、6.4%的增速让很多人放下一颗悬着的心,认为已经突破下降通道,经济危机基本过去了。“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一季度(总第84次)例会”公报也说,“当前我国经济呈现健康发展,经济增长保持韧性,……”。事情还有哪些值得特别关注的吗?

必须重点关注一个问题:一季度经济增长,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起到较大托底作用,但后续支撑力度有限,制造业、服务业投资和居民消费能否逐步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一季度经济增长,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起到较大托底作用,但后续支撑力度有限。

根据联讯证券研究,一季度,在支撑经济增长的五大需求中,只有房地产和基建增速快于2018年,社消、制造业投资和净出口都低于2018年全年增速。

500 

房地产行业将面临重大结构调整。

今年1-3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23803亿元,同比增长11.8%,比上年同期加快1.4个百分点。商品房销售面积与销售额同比增速双双回升,不过销售面积同比增速依然为负。其中,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29829万平方米,同比下降0.9%;全国商品房销售额27039亿元,增长5.6%。

房屋新开工面积增速止跌回升,录得38728万平方米,增长11.9%,增速提高5.9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则继续大降超三成,录得2543万平方米,同比下降33.1%,降幅较前两月略微收窄1个百分点。

此外,商品房待售面积继续减少。3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积51646万平方米,比2月末减少605万平方米。

土地购置面积指标是先行指标,同比下降33.1%,意味着房地产企业对未来有着不确定的预期,不敢大规模拿地;政策限制房地产企业融资,使其没有更多资金大规模拿地。房地产企业正在加快开发和销售进度,加速回笼资金以控制风险。

其实,看这些数据意义已经不是太大了。2019年3月3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区分了各类城市,提出大城市户口放开,并提出“收缩型城市”概念,随着人口流动的逐步放开,房地产开发将面临巨大结构性调整,这势必影响2019年后三个季度房地产投资和开发进程。二季度可能还会延续一季度开发进程,至三、四季度,调整因素必将显现出来。

基建部分。国家发改委提前批复2019年基建项目,原本二季度开工的项目,一季度纷纷上马。人大通过的财政预算,今年的广义财政赤字(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6.4万亿,和去年的实际值4.2万亿相比,多出2.2万亿。今年一季度,广义财政余额就做到了1万亿赤字,而去年同期是0.3万亿盈余,一进一出相差了1.3万亿。

500

一季度的名义GDP一共才21万亿,1万亿的财政政策前置,对于经济的拉动立竿见影。

但基建投资的后续资金来源不容乐观。大体来看,基建投资按照资金来源分为四类:自筹资金、国家预算内资金、国内贷款、外资和其他资金。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看,2017年,基建投资17.3万亿元总额中,自筹资金为10.2万亿元,占比高达59%;预算内资金为2.77万亿元,占比16%;银行贷款与预算内资金规模相当;外资和其他资金仅占9%左右。

500

自筹资金中四大渠道——非标融资、PPP融资、债券融资和其他融资的占比分别为40.8%、12%、9.5%和37.6%。

2019年基建投资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资金来源问题,其中以下几方面趋势值得关注:

第一,自筹资金将持续承压。2019年,受制于国家严控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非标融资受“资管新规”影响将大幅萎缩,但下滑幅度将有所收窄;PPP清理整顿告一段落之后,PPP 落地执行阶段的投资额将不断增加,PPP融资对自筹资金的拉动作用将有所提升。

第二,预算内资金将稳中趋降,2018年地方土地出让金的收入增加25%,2019年预算中是3%的增速。而一季度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同比下跌了10%,预计2019年地方政府土地出让收入将陷入低迷。但中央提出“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将能够部分对冲基建投资预算内资金的下滑压力。

第三,银行贷款将较快增长,2019年金融机构将“加大对在建项目合理融资需求的支持力度,按照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防止盲目抽贷、压贷和停贷”,这说明决策部门希望通过表内银行贷款的增加,来对冲非标融资大幅收缩的影响。

基建投融资问题,尤其是自筹资金部分,是后面三个季度需要解决的瓶颈问题。

 

   如果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增速放缓,制造业、服务业投资和消费是否能够接续拉动GDP增长?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工业一季度增加值比上年同期增长6.1%,增速比上季度提高2.5个百分点。特别是工业中的制造业,一季度增加值比上年同期增长6.5%,增速比上季度加快0.8个百分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9.9%,比上季度提高4.0个百分点。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工业产业中高新技术产业占比提高,增速快于一般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工业产业升级正在稳步前进。

工业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8%,快于规模以上工业1.3个百分点,占全部规模以上工业比重为13.5%,比上年同期提高0.8个百分点。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7%,快于规模以上工业0.2个百分点。新产品快速增长,一季度,移动通信基站设备、城市轨道车辆、新能源汽车、太阳能电池产量同比分别增长153.7%、54.1%、48.2%和18.2%。

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1.4%,增速比全部投资快5.1个百分点;高技术服务业投资同比增长19.3%,比全部投资快13.0个百分点。

   一季度,第三产业中的金融业增加值比上年同期增长7.0%,增速比上季度加快0.7个百分点。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增加值比上年同期增长8.3%,增速比上季度加快1.0个百分点。

   工业、金融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分别为33.8%、9.0%和3.0%,合计拉动GDP增长3.0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多拉动0.2个百分点。

   总体来看,第二、第三产业投资稳步、健康发展,将持续拉动GDP增长。

 

   再看消费增长。

一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65.1%。其中,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增长5.4%,增速与上年持平;居民消费结构中,服务消费占比47.7%,比去年同期提高1.4个百分点。

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493元,比上年同期名义增长8.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8%,实际增速比上年同期加快0.2个百分点。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速快于GDP增速0.4个百分点。

可支配收入和消费增长总体数据看起来不错,但从消费分项看,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2019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3%。由于商品房现房销售面积增速在2018年末企稳,二手房成交春节后日渐活跃,家电、家具和建筑装潢材料零售额在三月份获得大幅改善,同比增速分别为15.2%、12.8%和10.8%,较前值分别上涨11.9%、12.1%和4.2%,成为拉动消费的主要边际力量。

如前所述,一季度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同比下降33.1%,预示着三、四季度一手房产可销售面积将出现下滑,而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区分了各类城市,提出大城市户口放开,并提出“收缩型城市”概念,房地产开发将面临巨大结构性调整。如果这些因素导致家电、家具和建筑装潢零售额出现下调,将一定程度影响GDP增速。

 

  最槽糕的情况是,房地产、基建投资增长乏力,消费增长止步不前。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不排除经济存在二次探底的可能性——尽管出现的概率不高,但需要看到这个问题并做好预案。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