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长得丑 活的久

01

这两个月,几乎一直在出门。终于把各种各样的火车,都坐了一遍。主要工作是在扶贫,实际工作进展却是很难。我以前在体制内的时候,知道扶贫很难,只是没有想到,离开体制之后,扶贫更难。

脱真贫,真脱贫。这六个字说出来很容易,做起来太难。既有贫困地区的干部能力不足的问题,又有贫困群众扶志困难的问题,还有企业经费被浪费的问题,更有推卸责任,不愿意真扶贫的问题……

各种各样的问题堆到一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其实,扶贫并不需要搞什么大工程。能搞好一个村,就算很不错了。然而,更多的时候,好钢总是不愿意用在刀刃上。

最大的困难在于:很多人都在应付,只是把事情做完了,却没有把事情做好。

 

500

02

索性把手头的事情放下,放空自己,停一停。然后再去做,可能就会清晰很多。继续坐火车南下,走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见见老朋友,吹吹牛,聊聊天。

火车是个很容易产生邂逅的交通工具。尤其是长途火车。一群素不相识的人,不得不在同一个交通工具里共同奔赴同一个目的地,共同度过一段不断的旅途。其他的交通工具很难邂逅,不是没有原因的。

例如飞机,不能一直在飞机上来回窜着走动,就少了许多互动的机会。加上空间有限,也没有那么大基数的乘客刚好让两个人可以看对眼。地铁,乘客基数倒是够大,但是就那么一点点儿的时间,原本就已经勾勾搭搭的环境下,想勾搭到一起也比较困难。

火车就不一样了,时间够长,乘客够多,而且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开腔的理由。例如:姑娘,借个火。

500

 

03

借过姑娘的火,是一个很漂亮的电火机。

就是那种,方方正正,小巧精致,金属的,没有过多的花纹,只在斜角上有一朵看上去特别可爱的小花。电火机的按钮,是一个薄薄的一层方形的机关,向侧面一推,会看见一个小圆孔,里面是蚊香一样的点烟器。

点着烟,把火机还给姑娘。谢谢啊——姑娘自顾自的用左手修长的拇指划着着手机,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右手接过手机,一句话没说,顺手塞进牛仔裤口袋。

姑娘梳着公主头,就是一半头发扎起来,剩下一半头发自然放下的那种发型。白白净净,没有浓妆艳抹,一件干净的白T恤,上面没有夸张的图案,牛仔裤也没有破洞,蓝的颜色刚刚好,不深也不浅,裤脚整齐的卷上来,干干净净的白色滑板鞋。

至于五官,细细弯弯的眉毛,小巧的鼻子,唯一与她外形不搭的,就是她斜叼在嘴上的烟,薄荷味的万宝路。而她时不时的轻轻吸一口,可以看出来是过肺的,然后再轻轻吐出来。偶尔右手把烟拿着,放到车厢烟灰缸上面点点。

忽然,她问了一句:你看够了没有?

 

500

 

04

我说,你不看我你怎么知道我看你?她没搭腔,过了一会儿烟快吸完了,她用右手的食指、拇指和中指三个指头拿着烟蒂,在烟灰缸里压灭。

然后轻轻转过脖子,盯着我开始看,没有表情。

作为一个两百斤的胖纸,我是怎么可能怕被盯着看?于是,我也盯着她看,我们就这样对视了差不多一分钟。她忽然来了句:还用烟嘴,挺讲究啊。

我噗嗤笑了,用烟嘴就讲究啊?她说,是啊,很少看见有人喜欢用一次性烟嘴,你倒是挺奢侈。

用个一次性烟嘴就奢侈了?我问。

她说,是啊,我看见过好多次,一次也没有买,就是舍不得钱。

于是,我从盒子里掏出来一个新的,递给她:给,你试试看。她笑了一下,接过去,又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烟盒——和电火机一样的,金属烟盒。也是在角上有一朵小花。

嘿,你个小姑娘比我讲究多了,还用烟盒,我说。

 

500

05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我一只手撑在车厢上。

开腔。

我说,抽烟有害身体健康,你长得这么漂亮,不抽烟比较好。

她说,我不抽烟谁给你借火啊?

我说,那我可以跟别人借啊,总之抽烟不好。

她说,你又不是我爸,还管我这个?

我说,不是你爸也可以提个建议嘛。

她说,胖纸,你别太自作多情哈,你干嘛盯着我看?

我说,因为好看才看啊。

她白了我一眼,然后问,你就这么跟小姑娘搭讪啊?我一本正经的说,我就是借个火,咱俩充其量就是个萍水相逢的烟友,不至于和你搭讪的。

她说,你这样的玩意儿我见多了,男人,呵呵。我更加一本正经的说,男人怎么了?借个火就搭讪了啊?她说,你要不想搭讪,你就把手拿开,别撑在这儿,你挡着我了。我赶紧把手拿开,往后退了一步。

她转过来,朝着我,哼哼一笑。眼睛挤在一起,弯弯的,睫毛长长,嘴角上扬,酒窝。然后,一蹦一跳回到座位上,刚好可以看见我这边,然后继续盯着我看。

好吧,1:0。

500

到我回车厢的时候,她故意伸出一只腿绊我。那我必须假装摔倒,顺势朝她倒过去。结果,周围一圈乘客也是太热心,瞬间车厢两边座位五六只手出来把我扶住,硬是没让我摔到她腿上。她假装往后躲。

接着,就听见她对面坐的一位大叔开腔,坐好,别瞎闹。然后一脸歉意的看着我,老弟,你没事儿吧?我赶紧正经起来,没事儿没事儿。于是就站在她旁边,问,这是你家千金啊?大叔说,是,调皮了点儿,这么大了没个正形,还不给叔叔道歉?

我当时听完这句话,瞬间就有一种被暴击的感觉,就看见她笑的跟花儿似的,爸,这哪是叔叔啊,顶多是个大哥。大叔又看了我一眼,小伙子你多大了?我说,三十五了。大叔一脸严肃:比你大了十几岁了,本来就是叔叔!

叔叔对不起。她又转过来,朝着我,哼哼一笑。眼睛挤在一起,弯弯的,睫毛长长,嘴角上扬,酒窝。

嗯,2:0。

我 站在山坡上

悠哉悠哉向下望

500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