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身陷意见泛滥年代,如何成为屹立不倒的中流砥柱?

500

✪ 周飞舟 |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

【导读】又到毕业季。受疫情影响,今年的毕业对学生而言,或许五味杂陈。近期,社会学家周飞舟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讨论如何在意见泛滥的年代保持清醒的判断。他认为:当下世界,人们的生活轨迹越简单,活动范围越小,接触的人越少,对外界的事情就越敏感,各种新闻事件好像就越多,各种意见声音就越大,以至于很容易陷入复杂的网络纷争中。各种意见像泛滥的洪水,我们经常被裹挟其中,变成洪水的一部分,同时又成为裹挟别人的力量。尽管在感觉上,所有意见都离我们很近,但是意见背后的人,却离我们有近有远。这时候,我们必须要认清说话的人,这是认清他说的话的前提。只有认清意见背后的人,才能更清醒地对待各种意见,对待各种话说乃至PUA。周飞舟认为,认清说话的人,并非易事,它是对毕业生的社会学水平考试。在这个时代,我们真正需要的是社会学关于人的智慧,从而在真实的社会实践中,帮助我们变成意见泛滥的洪流中屹立不倒的中流砥柱。

本文为作者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2022年毕业典礼上的发言,原题为《意见泛滥的中流砥柱》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供诸君思考。

意见泛滥的中流砥柱

今年我们共同经历了一个特殊的毕业季。自疫情发生两年多来,我们一直在疫情防控的起伏和波折中学习和生活,经受了各种各样的身心考验。今天的毕业典礼虽然只有在校的同学和老师,缺少家长、系友和嘉宾的直接参与,但我们的激动兴奋的心情一如既往,经历了艰难时光的毕业季是更加灿烂的毕业季。

毕业典礼是庆祝的仪式,也是惜别的仪式。作为老师,面对即将各奔东西的同学们,我想说一些最想嘱咐同学们的话,作为临别赠言。

我相信大家和我一样有一些类似的感受,就是生活轨迹越简单,活动范围越小,接触的人越少,对外界的事情就越敏感,各种新闻事件好像就越多,各种意见评论声音就越大,以至于很容易觉得自己陷入到了网络上纷繁复杂的意见纠纷中。工业化制造标准产品,商业化制造畅销商品,而互联网在方便我们生活的同时,也制造了过多的意见。各种意见就像泛滥的洪水,刺激着我们的情感,冲击着我们的观念,我们经常被不由自主地裹挟在其中,变成意见洪水中的一部分,又成为裹挟别人的力量。

网上的意见有一些共同点,一般都是立场鲜明的表态、站队甚至歌颂或谩骂,缺乏充分的证据、缜密的分析和严谨的逻辑,所以都只是一些意见。尽管发表这些意见的也是一些活生生的人,他发表这样的意见可能也是出于自己的思考而不是其他目的,但是由于是在网上,我们无从得知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为什么发表这样的意见、他有些什么样的意图,所以这样的意见对我们是没有多少参考价值的。我们不能靠收集和统计这些意见来作为对社会的认识,更不能被这些意见影响和左右我们的看法和立场。尽管这些意见包围着我们,掩盖了周围的声音,遮蔽了我们的视野,但是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只有了解发表这些意见的人,我们才能认真对待这些意见。

一个意见不是因为和我的意见相同而被我赞同,也不是因为符合某个立场而正确,而是因为我对持此意见的人有相当的了解而对此意见产生了重视。所以,尽管所有的意见都因为网络的原因离我很近,但是这些意见背后的人却离我有近有远,所以意见是有远近、有距离的。

朋友圈里的意见就离我们更近。唯其更近,声音就更响,有的时候好像要逼着我们表态和站队。我们经常会因为朋友圈刷屏高潮而觉得世界又变了,实际上你要是真的出去看,朋友们在现实中都好好的,大部分人只是在拿起手机刷屏的时候进入了另外一种状态。网络本身就有这样一种推波助澜的作用,把意见的交流变成汹涌的洪流。

那么,我们怎么才能在这种意见的泛滥中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判断呢?

我的建议是,要认清说话的人,这是认清他说的话的前提。就像我现在在和大家讲话,大家对我说话的内容就有清醒的认识和清楚的定位。什么样的人就会说什么样的话,什么样的立场就会有什么样的看法,这叫做知人论世。对于社会现象而言,一条意见、一个观点、一套理论,都不能脱离发表、发明它的人而存在,不能脱离它的水土而凭空产生,它是否有意义、是否有力量都取决于它背后的人。一个好人说出的做人道理即使朴实无华,也会感染周围的人,一个坏人说出的做人道理即使再好听,听上去再正确不过,即使是条真理,也会变成一个讽刺或一个笑话。在说出意见的人面前,意见只是他的一种表达而已。他也许可以表达的逻辑严密、论证雄辩,但我们会知道,这只是因为他特别善于表达而已。实际上,你会发现,一条意见哪怕再激烈、再极端,只要把它放回到发表的人身上的时候,你就可以平静地对待它了。所以,认清意见背后的人,能够使我们更加恰当而有分寸的对待意见,对待各种所谓的话术和PUA,这几乎已经成了在网络时代安身立命的必备前提。

要认清说话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是对大家所学的社会学的水平考试,这个考试在毕业之后才真正开始,而且会一直持续下去。费孝通先生说,他认为社会学就是一门教人在复杂的社会里如何做人的学问,因此,做人的水平就代表了大家所学的社会学的水平。而学习做人的关键,就是要向人学习做人,向榜样学习做人。社会学前辈潘光旦先生引用埃德蒙伯克的话说,“榜样是人类唯一的学校,此外它更没有别的学习的场所。”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这个择、从、改的过程,就是不断在与人交往中将人认识清楚的过程。大家即将走上社会,每天都面对计算得失、辨别对错、拿捏分寸的任务,这其中的要害并不在于你用知识解决问题,而是在于你用所学的社会学去辨认人并“从之”或“改之”,以榜样为榜样,并努力成为别人的榜样。

榜样当然不限于身边的人,也包括古往今来、东方西方的往圣先贤。今年是北京大学社会学系重建40周年及燕京大学社会学系建系100周年,通过系庆活动,同学们认识了社会学的许多前辈先生,他们和我们的离得很近,温暖而亲切。前辈们的嘉言懿行,能够帮助我们冲破纷繁的迷雾,爬上高高的山顶,领略生命的光辉境界。无论社会怎样变化,那些我们钦慕向往的人格始终是我们安身立命、自立立人的指路明灯。

网上的潮流终究是起源于现实的土壤。在现实中,我们很清楚的是,判断一件事情的是非对错,理性的逻辑不一定可靠,感性的共情也不一定可靠,随波逐流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需要的是社会学关于人的智慧,在真实的社会实践中,帮助我们变成意见泛滥的洪流中屹立不倒的中流砥柱。与同学们共勉。

本文为作者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2022年毕业典礼上的发言,原题为《意见泛滥的中流砥柱》,仅代表作者观点,供诸君思考。欢迎个人分享,媒体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