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勤劳和最聪明,可能集中在同一个文明身上吗?

【本文来自《文明长期发展的问题,绝不是偶然性可以解释得了的,必须寻找背后的必然性》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首先要纠正一个常识性错误:最勤劳和最聪明,不大可能集中在同一个文明身上。最聪明,肯定要用更少的实践获得更多更正确的认识,这本身就是一种偷懒的企图,不会导致“最勤劳”。

  我个人理解,早期我们的富强,主要内因是地理因素给予我们更出色的民族属性,勤劳和实践能力强是其中之一,团结协作与共存也是。而聪明,从潜力上说我们至少不必别人差,从早期实践结果看我们也在相当多的方面领先,但聪明这个词,包含的不止这些。鲧治水,不先认识清楚就大规模付诸实践,最后酿成大后果,然后再杀掉换禹,这件事总的说来就不够聪明。在认识上不够重视,偏重实践,就是不够聪明的一种具体体现。

  我是否持有西方中心论立场,你在我这篇主文里可以弄清楚,在这篇所回复的主文里和之前我所写的东西里也能弄清楚,你就是没弄清楚,而且把事实搞反了,你这种作为,我也不能说是聪明。你到底有没有独立认识和思考能力?

===================================================

  由于太多的人在聪明和勤劳的理解上出现错误,我这里把下面回复里的解释汇总一下,写在这里。

  我说的聪明,是通过总代价更小的实践完成同样认识或获得同样成果,也可以说成是通过同样总代价获得更多认识和成果。

  而勤劳,原本应该是均衡地勤于动手和勤于动脑的,以实践代价最小成果最大为衡量尺度,在这个概念理解下最勤劳和最聪明没矛盾。但是,在我们中国,目前的现实是,我们主流认识不是这样,我们更倾向于把一部分勤于动脑排除在外。这被排除的,就是那种更“一般、本质、抽象”的思维和认识。更有甚者,对勤于动脑本身,也有相当多的人不认可为勤劳。这种现实中国的勤劳观念,才是我这里说的勤劳,这个“勤劳”概念,当然是有问题的。

  顺便说一句,对西方,勤劳的概念怎么理解先不提,他们对聪明的理解就是有问题的,把空谈误国的那些思维也包含在内了,这是另一个极端的错误。

  还要说明的是,我这里的论断里,用了两个“最”字,这也是有特定含义的。这不是指一个文明不可以在一定时期内在聪明和(我们理解的那种)勤劳上都超过别的文明(比如,我们最近几十年内就是如此),而是指要既最倾向于用更少事件代价获得更多成果,也要最倾向于用更多“一般、本质、抽象”认识以外的方式来获取成果。这在逻辑上就是矛盾的,所以一开始我就给出了那个结论。但很显然,很多人连这个最根本的逻辑问题都不顾,就是拼命想论证相反的结论。

  所谓的“聪明和勤劳不矛盾”(不知道“最”字)的存在,或者不顾中国现实的理解,这些人,请看下上面这些说明。

  现在,我已经都说清楚了,希望那些人能更聪明一些,别再做无用功,做的话我也只能视作是故意无理取闹。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