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协发了声明,德云社的锅就来了?

数日前,中国曲协在京举办了一个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构建风清气正曲艺界优良行风”为主题的座谈会,不但在曲艺界获得了较大反响,也引起了普通网民的热议,而这一切和德云社密不可分,有人更是宣称,德云社估计就要凉凉了。曲协真的是在重点针对德云社吗?文化产业评论(ID:whcypl)就来分析一下。

作者 | 奥特慢(文化产业评论作者团)

编辑 | 彭晓仪

来源 | 文化产业评论

正文共计4098字 |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500

在不久前的五一假期,德云社时隔多年之后杀了个回马枪,重回天津卫,其天津分社正式开张,郭德纲、于谦连续5天压轴登台,岳云鹏、张云雷、秦霄贤等德云社台柱子也悉数到场。不但剧场演出场场爆满、一票难求,众多 “德云女孩”也从各地涌入天津,期望能在剧场门口见一眼偶像,长期略显平淡的天津旅游都因此跟着红火了一把。

德云社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德云社天津分社开张演出火爆与否本来还不至于引起过多的关注,但由于中国曲协相声艺术委员会在4月29日这个时间节点发布了一份《关于加强相声界行风建设自觉践行崇德尚艺的倡议书》,在很多网民看来,一切就有所不同了。

500

△这份倡议书不足一千字,一些人认为这就是为德云社量身定制的。一时之间,众说纷纭,德云社会如何回应此事,也成了吃瓜群众关注的焦点

德云社选择了低调应对。

500

 △郭德纲第一时间转发了人民日报微博刊发的这份倡议书,积极表态要响应号召

而在整个五一期间天津德云社的演出里面,倡议书这个梗也仅仅出现了一次。

郭德纲、于谦压轴出场,郭德纲随口介绍了一下高峰上一个表演的节目《哭四出》,于谦紧跟着来了一句:这个节目是个含着眼泪笑的传统节目。心照不宣的现场观众哄堂大笑,但郭德纲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岔开了话题。

郭德纲的低调让很多满怀看戏期望的人们颇为失望,毕竟,就这个比较敏感的议题,郭德纲与曲协一些领导之间没少了针锋相对。

500

那些互撕往事

把时间拨回至2006年初,崭露头角的郭德纲接到通知,中国曲艺家协会牵头召开了“北京曲艺演员联手倡议抵制‘三俗’大会”,希望他能参加。不明就里的郭德纲欣然前往,但显然在座谈会上颇为郁闷。

500

△初涉江湖的郭德纲曾经对姜昆以及姜昆背后的曲协恭恭敬敬,但这种局面仅仅是昙花一现

江湖传言,郭德纲参加此次座谈会后极为愤怒,他先是发表了言辞激烈的文字极尽嘲讽之事,后来又干脆创作了相声《我要反三俗》,调侃曲协的这些做法,由此更是收获粉丝无数。

500

△这样的语言风格才是吃瓜群众们喜闻乐见的郭氏特色,然而已过知天命之年的郭德纲现在已经越来越内敛了

此后很长时间里,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与曲协堪称“势同水火”,他们各自的支持者都给对方贴上了相应的标签,而“俗”就成了郭德纲最显眼的特征。

△在郭德纲曾经的作品中,时常会暗暗嘲讽一下曲协

关于“俗”,甚至还引发了圈内人的争论。

周立波曾经与郭德纲唇枪舌剑。

500

500

冯小刚则比较旗帜鲜明地支持郭德纲的“俗”,认为人民群众需要这种贴地气的俗。

500

500

曲协的倡议有错吗

对这个问题,必须要旗帜鲜明地说,没有错。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3月4日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联组会时,对文艺工作发表了重要讲话,其中特别谈及:

希望大家坚持用明德引领风尚。《左传》讲“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立德是最高的境界。文化文艺工作者、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都肩负着启迪思想、陶冶情操、温润心灵的重要职责,承担着以文化人、以文育人、以文培元的使命。大家社会影响力大,理应以高远志向、良好品德、高尚情操为社会作出表率。

相对于习近平总书记的期望来说,曲协这次发布的倡议书内容还远远不算高标准。

2010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深化我国文化体制改革研究问题进行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胡锦涛在主持学习时指出,要引导广大文化工作者和文化单位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坚决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风。这么高层级的会议都明确提到要抵制“三俗”,可想而知彼时的文艺界内,三俗之风有多盛。

与往昔对比,当今的情况已经好转了很多。在如今的舆论环境之下,但凡有点名气的演员或团体,如果敢公然搞“三俗”,那监管部门与广大网民都不会放过他们。不过三俗之风并没有彻底消失,以相声行业为例,全国各地的从业者数以万计,难免良莠不齐,封建行帮陋习、恶俗粗劣表演、歪曲事实恶意炒作等现象并未禁绝,曲协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因此发布倡议,期望引起大家重视。

可是为何广大网民第一时间都觉得曲协这个倡议书是针对德云社呢?

500

△德云社天津分社开业期间,有人在剧场门口这样表达情绪,引来很多德云社粉丝的不满

文化产业评论(ID:whcypl)认为,原因有二。

一是德云社名气太大,是所谓民间相声表演团体的代表,非常引人注目,所谓树大招风;二是德云社历史上确实有这样的现象存在,而且随着其名声的增长,这些不好的历史也广为人知。

因此,曲协的倡议书一出,尽管没有明确点名,但人们自然而然地就把德云社对号入座了。

客观地讲,相声作为发源于民间的曲艺形式,免不了“俗”气,又有哪位相声演员敢说自己生涯之中没有触碰过倡议书中所提及的任何一项呢?

500

△曲协主席似乎也曾经“俗”过

 

500

△在不少老一辈的文艺工作者看来,收徒纳跪拜礼并无不妥

高调的郭德纲和德云社,更是曾经把类似“三年学徒,两年效力”“以师命家法为大”“清理门户”这样的口号挂在嘴边,各种“伦理哏”“荤段子”时有闪现。社会各界对此的批评声音一直存在。

但人们也经常说,抛开历史背景谈对错都是耍流氓。确实,整个相声行业曾经有一段时间“三俗”问题比较突出,不论体制内外的大小团体可能都有波及。但至少在当前,国有体制内的相声团体以及像德云社这样曾经具有很高影响力的民间相声团体,倡议书中提及的不良现象不能说已经完全绝迹,至少是不明显了。

500

△德云社如今的收徒仪式已经都改为了鞠躬行礼。德云社多次通过不同渠道声明,不要求“三年学徒,两年效力”,强调“(入行后)要尊师重道,友爱同行”,“清理门户”之类的口号更是早就不提了

德云社全称是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市场上,做到这样一个规模的公司,基本不可能按照传统的“行帮陋习”来管理,否则,内有“曹云金”们造反闹事,外有市场监管部门、人社部门查处,轻则大伤元气,重则销声匿迹。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庞大粉丝与反对者共同的监督之下,德云社们现在还比较明显存在的性别歧视、不尊重残疾人等不够文明的现象,也会越来越少。

这些情况,作为圈内机构的曲协怎么可能不了解?

所以,那些攻击曲协发布倡议书是嫉妒郭德纲和德云社的网民,可能真的是冤枉了曲协。实际上,在相声界尤其是民间小型相声团体中仍旧存在不良现象的时刻,曲协发布这样的一个倡议书,正是有所作为的合适表现。

500

曲协能做什么?

从网上的评论可以看出来,很多人没搞清楚曲协是个什么样的单位,以为这是个高高在上的管理机构。其实不然,中国曲艺家协会是由全国各民族曲艺家组成的人民团体,是中国文联的团体成员,主要职责是联络、协调、服务,通过各项艺术活动,最广泛地团结曲艺家和曲艺工作者。曲协不存在严格的上下级关系,地方曲协独立性极强,并不归中国曲协管辖。

500

简单说,曲协就是个隶属于文联的人民团体,它发出来的文件只对自己的会员有一定约束力。

而据统计,中国曲协大约有4000名会员,地方曲协大概有6万余人,总数不到7万人,而全国范围内从事曲艺工作的人员保守大约不少于30万人。这也说明,大约百分之八十的曲艺从业者和曲协没有关系,曲协的倡议书对他们毫无效力。

即便曲协其实只能影响一小部分从业者,那曲协也有职责对行业内存在的问题发出自己的声音、提出自己的看法,有没有直接用处不好说,至少能引起人们的重视,如果提出的问题比较严重,那些职能部门如网信办、文化监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等自然也会有所行动。

所以,当相声艺术委员会——曲协33家团体会员单位之一——观察到一些民间相声团体存在不良倾向时,发出倡议书呼吁人们重视,几乎是其能采取的唯一有效行为。

500

结语

抛开曲协倡议书与郭德纲的回应所引发的热议不谈,有一点现象值得重视。

曲协在倡议书中强调,应当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而郭德纲在微博中也提出,要和全体同仁一道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这一点上二者不谋而合,难得地找到了契合点。

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今的热度与重要性,已经不用再过多描述。对各类文艺团体——尤其是面向市场的团体来说,如何在继承的基础上,与时俱进,结合时代特点创新发展,使优秀传统文化焕发出勃勃生机,既是落实中央要求的具体表现,也是确保自己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内在驱动。

但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

相声是主要依靠优秀的内容打动用户的表演形式,夸张的体态、刻意的语调等只是起到辅助作用。如果要基于传统文化开发出优秀的相声内容,就需要有更多专业的人才参与进来,郭德纲、于谦、岳云鹏等这些优秀的相声演员擅长表演,但未必每个人都长于内容创作,尤其是基于博大的传统文化。所以,就好比影视剧需要编剧一样,德云社这样的相声团队只有建立起一支精通传统文化的编剧队伍,可能才会真正实现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目标。

(文中所引视频、图片、数据均出自网络公开报道)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