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总感觉不对劲

现在总觉得不对劲,最近很多攻击密集围绕着温铁军、陈平、金灿荣、张维为,除了以往粉红的帽子,就连“卖国”、“美国公知”、“喷美国是工作,爱美国是生活”之类的帽子也给扣上了。而且着眼点各不相同。

比如温铁军在演讲时用的是三星笔记本,没用华为就是不爱国啦;和陈平谈农村改革就是“乡贤”阻碍国家进步啦——

金灿荣因为之前的经历也被说成是反美是工作,爱美是生活啦——

张维为就更不用说了,他比较特别的经历和言论就一直被左左壬和右右们攻击,懂得都懂

陈平比较特殊,虽然我认为结合啊的经历,他的立场没有问题。但是他不仅有前三者或多或少知识分子比较理性主义,不食人间烟火的毛病,而且招式大开大合,频发争议性言论,再加上“眉山狂战士”攻高纸防,可谓是浑身破绽,真要被别有用心的势力盯上肯定会被轻易压制。

比如他本人非美国籍,那么有些人就专门攻击他家人的国籍来诋毁他的立场,即便他非体制内他家人国籍根本无关紧要。

另一方面通过著名的2000元理论质疑其姿势水平和立场。诚然他是狂战士,说一些有争议性的暴论简直稀松平常,我个人也认为虽然他在讲解他的理论并没有啥问题,但是他举的这个例子是有问题的,不过这和他本人的姿势水平及基本立场等根本性问题关系不大。另一方面,台面上的那些学者,谁没发过争议性强的暴论?他的言论是有不合时宜,但是绝对不是所谓的“错误”,这也是很多爱国的知识分子都有的问题。仅仅从非本质的现象着手而随意定性为根本性错误,这本身就不是正确评价其立场及贡献的态度。

教员当时也说过:”对于学生、教员、教授、科学工作者、艺术工作者和一般知识分子,必须避免采取任何冒险政策。中国学生运动和革命斗争的经验证明,学生、教员、教授、科学工作者、艺术工作者和一般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是可以参加革命或者保持中立的,坚决的反革命分子只占极少数。因此,我党对于学生、教员、教授、科学工作者、艺术工作者和一般知识分子,必须采取慎重态度。”

知识分子本身是有反动和非反动之分的,因此非反动的知识分子也是广大的可以争取、团结的对象之一。在其中我认为许多人有误解,比如广大的普通人知识分子就该天然亲我们的立场,就该坚定地坚持我们的道路,这个认识是有问题的。自己立场的知识分子,一要靠拉拢,二要靠培养。在站我们立场的知识分子方面,更是要客观辩证地看待其思想和言论,决不能因为非原则性的错误而彻底否定其本身,对待自己立场的是如此,对待普通知识分子更是如此,这样非常不利于团结知识分子。把那些或多或少有争议的知识分子不分青红皂白推向对立面,更是遂了现在真正的敌人——灯塔的演变势力、恨国党和第五纵队的心意,更难以在对他们的舆论战中获得主动性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