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悟了!

500

我总算明白了。一个国家与地区如果政治经济处于下行的守势下,大方向必定是保守,并且意识形态必定激化,各阶层必定渐行渐远。每个群体不是分蛋糕,而是抢蛋糕,颓势越久越容易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空洞虚伪的自由嘴炮都是虚的。二战前真正的美国正在回归,那个喜欢划洋而治,撕下慈善面皮的凶狠社会达尔文的实践者。

感性是选举大势的基础,大势及人心,人心的基础以及形成认识的基础都是感性。所谓非理性的“反智”的本质就是危机的激化产物。人活着就是一口气,感性支配下见侮则辱,危机的激化下一上头,所谓理性就会不占有主导了。困窘到山穷水尽之时宁愿舍命不要也要来一波。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口气啊,这个时候除非有大冷门。要不然事情的发展不以个人甚至群体的理性为转移。

别说什么理性不理性,人终究是高等的动物,由人所组成的群体都会有这个特点。所有高高在上、迷信所谓理性精神的学者教授啊都忘记了这个人的根本!理性是人的思维的规律,但是人终究是动物,人的基础就是感性,所谓理性终究是以感性为基础,且在危机关键中往往不会占主导。这个时候整个群体往往会极度敏感,极具攻击性,而且往往会不惜代价地试图抓取眼前的似是而非的救命稻草。所以焦虑状态下的美国往往是全世界都害怕的。

从哲学层面来看,美国大选终究不是理性与感性的问题,而是情感思维与实践的问题,更何况这个实践也是由感性认识及感性主导的。因此需要更多高层次加工的理性在这其中的作用其实是非常小的。现在美国的大选就是如此:通过煽动情感、宣泄情感的方法影响感性的动物,得出来的结果怎么会是理性的呢?

迷信所谓理性精神,仅仅从理性层面出发研究大选、研究美国的这帮象牙塔里面的研究者、精英学者们,如今被打两次脸还不够吗?如果他们不理解人终究是动物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他们一辈子也研究不透大选的美国。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