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取消中考和普职分流,我的观点和姚洋类似

我和姚洋的观点十分类似,看到的政策变革上的困难都是类似的。

首先,我非常赞同“普及高中教育”“取消普职分流”。我国目前的社会现实就是,中职毕业生的就业情况不好,学生不愿意读“职高”。强制“五五分流”是过去多年,家长焦虑的主要来源,是造成初中生课业压力的重要原因。

强制“普职分流”本来就不合理,初中毕业生正处于“叛逆期”,做出来的不少事情,自己过几年回头看,都觉得不可理解。这时候要他们做对人生产生影响的重大决定,未免过于残酷。

社会需要职业技术人才,但这并不意味着就要执行“普职分流”。完全可以等学生上完普高后,再进入大专学习职业技能。在普高接受更完善的基础教育后再去学技术,学生“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说不定是件好事。更何况,目前中职、高职的不少专业,也不是职业院校所特有的,大学里也有类似的专业,大专和本科,至少在部分专业上不是那么壁垒森严的。

搞分流的代表“德国”,近些年也有各种问题和争议。以中国更看重学习成绩的传统,我实在不觉得有必要坚持分流。且2023年下半年,教育部也提出了“有序扩大优质普通高中招生规模”“新建和改扩建一批优质普高,增加学位供给”“积极发展综合高中,推进职普融通”等一系列计划。

另一个问题是“取消中考”。我在很多回答下都写过,我国中学教材的难度其实不高,但升学考试又得考出区分度,于是学生浪费大量时间学习很多未来完全没有意义的初等技巧,并接受反复训练。现在初中教育,两年学习,一年复习备考;高中教育也是如此。但从学习知识的角度,最后一年完全是浪费的,本可以用来学习别的知识。

如果取消中考,备考的那年就用不上了,学制确实可以缩短,学生实际上也不会少学东西。但问题是,高中生是否需要分流。应当说,高中内容多少还是有点难度的,再像小学初中那样就近入学,则同班同学学习能力有较大,对教学难免造成负面影响。取消中考,似乎有没有公平的方式来对学生进行分层。学校里搞“快慢班”?姚洋教授说的也是,“慢慢地让中考变成只有重点高中要考”。看起来还是要考。如果社会氛围没有演进到,大部分家长可以接受还是不去考“重高”,那中考似乎事实上没有取消。

至于这个矛盾如何解决,我没有太好的思路。毕竟,我也一直认为,高考最大,甚至说唯一的价值,就是维护公平。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