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反骨”的太二酸菜鱼,决定不“作”了

500

九毛九的下一次高光在何时?

撰文/ 颜淼

编辑/ 李觐麟

曾有“不接待超过四人就餐”的奇葩规定的太二酸菜鱼,最近终于在营收净利的大幅下降下,“认怂”了。

3月21日,九毛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九毛九”)发布2022年业绩公告。截至2022年12月31日止年度,九毛九收入约为40.06亿元,上年同期约为41.80亿元,同比减少4.16%;公司权益股东应占年度溢利为人民币4928万元,上年同期为3.40亿元,同比减少85.50%。

与此同时,在“315”期间,太二酸菜鱼也被调查出门店使用的鱼并非后厨现杀现做,65%的受访餐厅表示使用的是购买的冷冻巴沙鱼块和中央厨房配送的鱼片。

舆论的袭击,利润的下滑,或许让太二酸菜鱼顶不住了,这个新兴餐饮品牌究竟还能如何继续红火?

放弃傲娇:改奇葩规定、做“黑暗料理”

太二酸菜鱼曾在餐饮界是个神奇的存在。“一、本店超过四人就餐不接待;二、本店不拼桌、不加位;三、本店酸菜鱼不外卖;四、店长白到发光,跟她合照需要勇气”这是太二酸菜鱼门店外的“店长说”上面的几条奇葩规定,曾让一身“反骨”的太二酸菜鱼从酸菜鱼品类中脱颖而出。

不过最近,这些规定悄悄失效了。部分消费者发现太二酸菜鱼门店外挂着的这块用餐规章被撤下,四人以上用餐的情况也不再受限。在此之前,消费者无论是想自行分桌还是和店长协商,都无法获取“用餐机会”,因此也曾惹怒不少消费者。

对于这项规定,太二酸菜鱼创始人管毅宏曾回应:“做一个最正常的餐饮品牌,回归最初始的餐饮状态。管毅宏考虑到4人及以下的用餐客群主要是情侣、家庭和小型朋友聚会,相对来说不像6个人聚餐吃饭那样吵闹。让顾客安安静静地就餐”。

但看来,在眼下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太二酸菜鱼选择放下身段,“不正常”一把。

另外,由于近几年线下餐饮店几乎都在开放外卖服务进行自救,陷入危机的太二酸菜鱼也不得不将疫情期间开放的“限时外卖”服务继续保留。

500

请输入图说

太二的新品——酸菜鱼披萨

除了种种不再傲娇的改变以外,太二酸菜鱼也曾试图创新。从品牌营销上来说,太二酸菜鱼还曾推出过不少有反差感的场景互动,比如“太二发廊”“太二中医馆”“酸菜博物馆” “太二澡堂”,以制造新鲜话题。甚至还有自带暗黑气息的“酸菜咖啡”“酸菜鱼披萨”,均在社交平台上掀起了年轻人的热议。

如果说从创立之初到高光之时,太二酸菜鱼的单一品类、奇葩规定成就了一个网红品牌的诞生,那么在眼下,这些因素似乎又变成了阻碍其发展的拦路石。

九毛九何时复制出下一个太二酸菜鱼?

太二酸菜鱼的动作,也能反映出其母公司九毛九的现状。

3月21日晚,九毛九集团发布2022年年度业绩公告。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2月31日,集团收入约为40.06亿元,上年同期约为41.80亿元,同比减少4.16%;公司权益股东应占年度溢利为人民币4928万元,上年同期为3.40亿元,同比减少85.50%。其中,来自九毛九品牌收入为6.05亿元,占总收入比例15.1%;来自太二品牌收入为31.08亿元,占总收入比例77.6%;来自其他品牌的收入为人民币2.92亿元,占总收入比例7.3%。

由于酸菜鱼品类的门槛不高,极易复制和模仿,因此竞争不断加剧。客单价也在内卷当中趋向快餐平价化,久而久之,太二酸菜鱼的发展速度就开始下降。

500

请输入图说

太二酸菜鱼一直都很擅长玩梗

数据显示,太二酸菜鱼的翻座率在2018-2019年时曾达到高峰,数据分别为4.9次与4.8次。但随后数据开始逐渐下降,2020年和2021年则为3.8次、3.4次,到了2022年更是降至2.6次。

看到这一点的九毛九,开始布局多品牌战略,如怂火锅、那未大叔是大厨、赖美丽烤鱼等。2022年年报显示,在门店规模方面,截至2022年12月31日,九毛九在中国109个城市、加拿大1个城市和新加坡共有556家门店,其中九毛九品牌76家、太二450家、怂火锅27家,那未大叔是大厨1家、赖美丽烤鱼2家。

当流量红利随时间消逝,放下身段是不得不做的生存之道,至于九毛九其他的品牌能够复制太二酸菜鱼的高光时刻,恐怕还不好说。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