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选举胜出击败特朗普,拜登凭借运气还是能力?

500

今年的美国中期选举是11月8号的事,没想到一个月后才出结果,比选总统还要慢好几倍。本文原本是在11月8号之前为美国的中期选举而写,由于结果出不来就搁置在一边等了整整一个月,新闻变成了旧闻,但是知识依然要普及,多一次有多一次的效果。

美国的国会分上下两院,上院叫参议院、下院叫众议院。法律明文规定两院议员每两年必须得换一次人,换人的方法是让候选人提前拉票然后全美国人在同一天投票选,所以这是一场全国范围内的选举活动。美国总统的任期是4年,在他上台第二年一定会赶上一场换议员的选举活动,因为此时总统的任期刚好过半,所以这场选举被叫做“中期选举”。

所谓的“中期”针对的是总统的任期,但是中期选举换的显然不是总统,而是参议员、众议员和州长、市长等人。就拿已经结束1个月但是刚刚才出结果的中期选举来说,这次美国的435名众议员全部换人,100名参议员里被换了35人,全国50个州有36个换了州长,加起来至少有506个岗位招人,给这506个岗位招到人便是今年的中期选举的主要任务。

500

(议员选举拉票现场)

美国宪法第20条修正案里有规定,中期选举的日期是11月第1个礼拜结束后的星期二,今年的这天是11月8日,这个是定死了的日子。那么这批新选上的议员什么时候开始上班呢?是在明年的1月3日下午,也就是2023年的1月3号中午以后,这个也是法律定死的不能提前。如果某个议员连任,那就不存在交接班的问题,到那天继续上班当什么也没发生。

美国的参议院共有议员100人,这100个人来自全美国50个州,每个州不多不少两个人。这100人的任期是6年,但是这100人不是同一年入职,而是以两年为时间间隔错开的,因此每隔两年总有1/3要换,需要更换的人数保底是33人,中间有人辞职去世之类的会超过这个数。法律还规定参议员必须来自他生活的那个州,年满30岁而且成为美国公民至少得9年,投票结束后得票最多的前两个人直接当选。一个州定死了两名参议员,这个很公平但是不公正,因为有些州人少,比如怀俄明州才58万人;有的州人口非常多,比如加利福利亚州有3900多万,是怀俄明州的67倍,加州人肯定不乐意,但是不乐意也改不了。

美国的众议院共有议员435人,他们当然也来自全美50个州,每个州出多少人按人口多少分配,人多的州分到的名额多、人少的州名额少。比如人数最多的加州分配了80名众议员,而名额最少的州只有1个人。这个数量不是定死不变的,每10年美国会统计一次人口,然后根据新数据调整一次各州的众议员名额。由于众议员的任期只有两年,所以两年一到435人全换,这个是中期选举的重头戏。美国宪法规定众议员必须年满25岁,而且成为美国公民至少得7年,想做哪个州的众议员必须是那个州的人,跟参议员一样不能跨州选。

500

(议员选举拉票现场)

虽然看规定好像成为国会议员没什么门槛,是个本土美国人就可以选,但是社会经验告诉我们:门槛越低的生意越难做。因为门槛低意味着谁都可以踏进去,结果是无比激烈的竞争把隐形门槛推得高耸入云,直到99%的人都被排除在外。比如这次中期选举提供了506个工作岗位,但是真正进入投票环节的候选人只有1200人,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只有理论上的资格,不可能进入这1200人的范围内。

因为这1200人不是普通人,他们首先要在各自党内击败其他人脱颖而出,然后在各自的选区花几个月去拉票,最后在11月8号等待选民挑选。拉票的过程中要组建竞选班子,要雇用选战专家,要搞民意测验,要招聘设计师做形象包装,要制作周边产品免费发放,要在报纸上买版面,要在电视、网站、广播里投广告,期间会产生电话费、差旅费、住宿费、网费、租金等等各种费用,动不动几千万上亿美元。所以成为候选人真正需要的是搞钱的能力,不是学历和专业知识,普通人没有足够的社会关系和资源搞到巨额的竞选资金。

我们通常认为美国总统来自哪个党,哪个党就是执政党,剩下的全是在野党。比如现任的美国总统拜登来自民主党,所以民主党是执政党,共和党和其他非主流党派全是在野党。这种说法其实不严谨,因为除了总统以外,美国的政治权力还有相当部分在国会上下两院那里,只有同时控制了白宫、上下两院这三个单位的党派才能叫执政党,否则叫“半执政党”更确切。

500

(选民投票现场)

在2020年的大选中,民主党不但总统职位到手,还拿到了参议院的50个席位和众议院的221个席位,三个单位全部到手,用流行的话说是“赢麻了”,所以在过去的两年中,民主党属于毫无水分的执政党,两年来拜登的日子过得那是笑口常开皱纹都不明显了。但是这种舒服日子只有两年,两年后众议院要全部换人,参议院也要换掉三分之一,两年的工作到不到位,一次中期选举就见分晓。

根据二战以来的统计数据,中期选举中执政党平均丢失28个众议院席位和4个参议院席位,也就是说中期选举执政党基本都输。因此按照以往统计的平均值,这次中期选举后民主党在参议院的席位数是46席,在众议院是193席,从而变成一个毫无水分的“半执政党”。在经过一个月的漫长统计后,今年的中期选举结果是民主党在参议院到手51席,在众议院到手213席,双双打破了统计数据的平均值,也算是个大意外。虽然失去了众议院,但是比共和党只少8个席位,差距不是非常悬殊,这个结果确保了拜登后面两年的日子依然是笑口常开,至于原因我们需要从立法、人事任命、议案审核三个方面做分析。

众议院主要负责立法,负责审批政府预算,负责审批议员提交的议案和重要的总统政令。这些东西被送来表决的时候,一旦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意见不统一,那么人数占优的共和党人可以统一意见把案头的东西给否决掉。参议院负责对众议院通过的议案进行复核,然而参议院民主党人数占优,他们可以否定共和党在众议院通过的任何议案。如果共和党不想在参议院被民主党设卡,自己就不能在众议院给民主党设卡,这对拜登而言算是可以接受的结果。

500

(拜登在白宫签署文件)

联邦政府的高级官员都由总统拜登任命,但是所谓的任命好比公司里的“内推”,拜登只是推荐人选,此人最终能不能被招进去,负责面试发录用通知的是参议院。而这一次参议院依然在民主党的手里,只要提前做好沟通工作,面试环节那就是走个流程,所以后面两年重要单位一把手的人事任免权依然在民主党那里,比如拜登可以任命自由派法官进入联邦法院,共和党只能表示遗憾却无力阻止。

还有一个不太被注意的是国会的委员会,参议院和众议院都有各种委员会,决定哪些议案能被送到表决现场的就是这些委员会。委员会负责审核把关,过不了他们这一关的议案要么进垃圾桶要么打回去修改,根本没资格被表决。参众两院的控制权也一定程度会体现在委员会那里,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共和党在众议院可以通过委员会和表决现场对民主党的议案进行双重拦截,但是共和党在众议院只比民主党多了8个名额,又意味着它对民主党的双重拦截能力并不强,何况民主党在参议院同样有双重拦截能力。

综合以上情况,经历了本次中期选举的洗礼,拜登后面两年的工作虽然比前两年差了点,但是并没有差太多,人事权力在手,用参议院压着共和党,决定了共和党无法对他做出实质性的伤害,类似特朗普遭遇的弹劾是不可能出现的。后面两年80岁的拜登可以把工作尽量摊派给国务卿和副总统,自己好好拼一把连任。

500

(拜登和国务卿布林肯)

这次中期选举美国选民没有一边倒地支持特朗普和共和党,很多人继续选择民主党,以至于拜登打破了二战以来的统计规律。出现这个结果的原因离不开两个人的助攻:特朗普和普京。特朗普在国内的过激言论迫使有些人选择民主党,普京发动的俄乌战争给了拜登带头反俄的好机会,美国是一个只要反俄就能收获支持率的国家。拜登是个入行50年的老政客,经验丰富能力一般,运气倒是挺不错。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