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9年在离县城四十公里的乡镇驻村,说说我们每年接受几次检查

【本文来自《放张我16年在云南某地农村拍的照片,这只是这个村里的一个普通男孩而已》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我从17年一直驻村到现在仍在搞产业振兴,,其中17到19年在离县城四十公里的乡镇驻村,经历了无数大考小考。

每年有几次检查呢?第一次乡镇全自检,第二次县上全检,第三次市里抽检,第四次省里抽检,第五次国家第三方抽检(我经历过一次国家抽检)。

身边就有同事在脱贫攻坚期间阵亡的(后来他家还打算起诉单位),也经历过旁边驻村的走着走着突然晕厥倒地的(年纪大了,血压到190)。也去过云南其他重度贫困县参与过脱贫统查(访问了大概一百五十来户)。也曾和村委会的骑着摩托检查农村危房改造和兜底户和人饮,也搞过成功的和失败的集体经济。

emmmmm,咋说呢,其中有问题吗?有,形式主义啥的问题也不少。那么进步呢?进步我也不谈了,免得说是在自我吹嘘。

我只说一个我曾经挂着的贫困户,他媳妇眼睛几乎看不见,他自己腿部残疾,手残疾,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如果我有好相机的话,拍出来比楼主拍的更惨。

国家干了啥,他家每个人领着a类低保,夫妻残疾人补贴,兜底保障了一套房子,免费领种子鸡苗化肥,烤烟收购评级上调一档,教育高中和职校生、大学生均有补助,拿着村委会开的贫困证明就可以。最后三个孩子,一个大学毕业,一个职校毕业,一个在读高中。

我曾经私人资助过他六七百,有一年过年了他来县城买年货,打七八个电话找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打听出来都要打出租车送只土鸡给我,想帮他把出租车钱付了,他却跑了。

图片嘛,我有一千多张,一百多户贫困户,从厕所到水龙头到墙壁到子女在课堂上的图片,我都有。

这些能说明什么?也不能说明什么。农村发展任重道远,旧问题消失,新问题就不断涌现,很难尽善尽美。

顺带一提,这个啥子电影我没看过,无穷之路也没打算看。喜剧也好,悲剧也好,对我们而言都是要去处理解决的,而不是拿来观看的。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