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飞VS李星文 : 现实题材电影成为“黑马”需要哪些条件

500

■ 本期轮值毒叔 

■谭飞&李星文

500

500

谭飞:星文又来到了《四味毒叔》,还拿着手机。

李星文:我认真地做了准备,现在记性不好,随时得拿手机看着点。

谭飞:我观察今年的中秋档,其实我觉得这个档期可谈的话题并不多,但是可以看到所谓的现实主义电影在里面占了不少,但是好像票房成绩非常一般,原来大家预测有可能有黑马,但最终黑马也没出现,你怎么看待这个现状?

500

李星文:现在市场的大环境可能就是这样了,现在因为疫情还在全国各地泛滥,其实现在全国影院开张的也就8000多家,开张率还不是那么高。而且就算开张的地方,可能好多人也是有心理障碍的,所以大环境决定了现在不是一个影视票房能够爆的时候,再加上投入的这些影片全是现实主义剧情片。从制作体量上来说都是中小体量的影片,也不太具备彻底引爆市场的能力,上一个大体量的影片《独行月球》引爆的市场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所以这是大环境决定的,但我觉得影片的成色其实还是可以的。说到现实主义剧情片,有这么一个渊源:因为我们中国的电影其实一直是现实主义打底的,在进入市场化改革之前,我们是没有类型片概念的。多年以来,从最初有中国电影开始,就是以现实主义打底的剧情片为主的。等到80年代末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提倡娱乐片,有一种修辞形容叫“拳头加枕头”,有一段时间比较盛行,那会可能开始有了类型片的概念,直到2002年,《英雄》开创了大片时代,这才明确有了类型片的意识。后来果然发现在过去高歌猛进的十几年甚至将近二十年当中,其实类型片是对开拓市场、拓宽市场起了极大的作用。但所谓的剧情片,尤其是现实主义剧情片,每年也不断创作出新的作品。而到了今年中秋,我发现几乎全是这一类的影片,《哥,你好》带有一点奇幻色彩,一说马丽和麻花的演员,大家会觉得这部作品是喜剧类型,但你会发现里头还是有很多很现实很社会的信息,把《哥,你好》归入现实主义剧情片我觉得也没有多勉强,而其他的几部电影就全是了。《海的尽头是草原》、《还是觉得你最好》,还有《妈妈!》、《世间有她》全是现实主义剧情片,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个现象?

谭飞:因为这几部我都看过,看完之后我觉得现在他们也总结出一个经验,就是现实主义剧情片真的要大火,最好的路数就是有一个流量演员加现实主义题材。比如朱一龙的《人生大事》、易烊千玺的《送你一朵小红花》,但好像这几部里面都没有核心人物在带这个事儿,显得就比较势弱。《还是觉得你最好》的主演之一黄子华在粤语地区是很火,但是在整个大中华地区知名度还是弱。《世间有她》中虽然也有易烊千玺,但他只占了其中一个篇章,而且易烊千玺没怎么配合宣传,《妈妈!》大家都知道是讲一个老年人得了阿尔兹海默症的故事。

李星文:85岁的妈妈照顾65岁的孩子。

500

谭飞:当然两个老演员演得都特别好,但确实这部电影好像在市场号召力上还是有短板的。

李星文:我觉得你说的是有道理的,大明星的加持对于一部影片的火爆我觉得是个必要条件,但是它不是充要条件,不是一有大明星它必爆。我觉得今年以来的现实主义剧情片其实可以大致分成三类,一类是叫好又叫座型的,比如说《奇迹》、《人生大事》,除了明星加持之外,确实这两位年轻的导演,文牧野和刘江江导演还是有明确的类型片意识,加入了很多能够吸引观众的类型片元素。再加上我们说的明星和档期一结合,就可以归为叫好又叫座这一类。另外还有一些我觉得是叫好不叫座的,比如说《妈妈!》、《还是觉得你最好》我觉得是这一类的典型的代表。

谭飞:豆瓣评分都挺高的。

李星文:对,《还是觉得你最好》是7.6,《妈妈!》是7.5,这就不错了。今年实际上超过8分的国产电影也就一部《隐入尘烟》,8.5。《还是觉得你最好》品质确实不错,你是能直接听懂粤语的,你看粤语版的时候一定觉得很有味道。(以上数据截至日期为2022年9月19日16点前)

500

谭飞:我去看的国语版,但确实应该看粤语版,香港地区很多生活的方式、生活的俚语,如果用普通话翻译过来就听不出滋味了。

李星文:我有一个朋友,他两个版本都看过,他先看的粤语版,因为人家跟他说了看这部片子必须得看粤语版,它是有地缘文化的,有很浓厚的粤语地区生活的滋味,他看完了粤语版之后觉得很到位。后来又一想如果看国语版能多差,去了以后就会发现丢失了很多味道,而且台词变了,意思也变了。

谭飞:所以我看《还是觉得你最好》看的是国语版,就觉得一般了。

李星文:反正豆瓣评分也可以作为一个参考,7.6还是不低了。再一个,《妈妈!》影片是杨荔钠执导的第二部电影,上一部叫《春潮》讲的是母女之间相爱相杀的故事,主要讲的是相杀,这一次《妈妈!》讲的也是相爱相杀,但主要是相爱,我觉得把她的两部影片放在一起看就是一部杰作。如果你单看哪一部,好像都有点片面,比如说看《春潮》,郝蕾在她妈妈病倒失去知觉的那一段谴责她妈妈的独白,尤其是我们这种年龄比较长的,已经当了爸爸的人,看完之后,会觉得一个女儿如果这么谴责长辈观感是非常不舒服的。到了这部里头,讲一个85岁的妈妈照顾65岁的患了阿尔兹海默症的女儿,这里头难度可想而知有多大,而她做得很好。

谭飞:整个片子演员表演很细腻,有些细节的处理确实让人流泪,但是我觉得最后的15分钟是个短板,因为观众已经知道电影的结局,所以最后就有点过于平淡,没有任何出人意料的反转,可能在观影的时候大家会觉得情绪没有反转的话缺乏一点不可预测性,这是它的一个短板。

李星文:我倒是恰恰觉得最后几分钟有点于无声处听惊雷,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实际上这俩人是推着轮椅向着一个涨潮的大海去了,那是不准备回来的,有点类似于《隐入尘烟》的马有铁。

谭飞:她们准备去向世界告别?

500

李星文:虽然镜头没有完,她们在推着轮椅往前走的时候,有一个人跑上来跟她们说,涨潮了,赶紧走吧,但两人还是坚定地向大海去了。

谭飞:这个我还真没想到。

李星文:虽然电影语言只是相对委婉地交代了一下,但我感受到了,我觉得这可能是她们唯一的出路。你想,再进行下去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因为85岁再往上走,90岁是要失能的,失能之后会是个什么结果?所以我觉得这个结尾是委婉地交代了一下,跟马有铁是一样的,其实我们也能感受到他是自杀了,但你从电影里头看不到一个镜头交代他离去。

谭飞:所以现实主义还是很震撼人,但就是说震撼人的程度有区别,可能这个题材的要求还是挺高的。

李星文:恰恰需要直观地推上去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种委婉的手法,就减弱了这个力量。

谭飞:因为现实主义你委婉,观众就会不满意,觉得弱。

李星文:这里头还埋了一个情节,她其实当时已经有些精神错乱的感觉,讲到她一生中最忏悔的一件事情,影响了她一生,甚至终身未婚,是因为她父亲当时因为是右派或者受到批斗了,要回家,但她当时因为种种原因没给他开门,因为我们现实当中有一个文豪就是这么死的,被打了一顿以后回来,家里人不给开门,自己就自杀了,其实她也是埋了一些社会信息量、社会悲剧在里头的。

谭飞:所以很多事一“隐入尘烟”,你让观众去解读,他真的就不知其味了。

李星文:对,不怪观众,我觉得我们既然是做影评,就把这些东西能打捞就打捞出来一点,给大家呈现出来。

谭飞:因为我第一遍看还真没有那么细想,我就觉得她们最后到海边可能就是两个人有个Happy ending,老妈推着女儿去玩,我就觉得这事太平淡了。

李星文:你这么理解也对,因为前头还铺垫了文淇演的那个失足少女回头是岸来帮她们。

谭飞:因为前面没有呈现她们俩准备告别世界的绝望悲观。

李星文:但有那么一句说涨潮了,赶紧走吧,俩人还继续往前。因为我看过一部法国电影《爱》,讲的是一个老太太中风了,老头一直照顾她,照顾了几年以后实在是照顾不下去了,眼瞅着老得都动不了了,还得照顾她,最后你猜结局是什么样?老头拿枕头把老太太捂死然后自杀了。《妈妈!》当然是很委婉的,没有往这个方向去交代,但是你可以想象这也是有可能出现的悲剧结果,都失能了,那可能会更惨。

500

谭飞:可能我觉得杨荔钠是做纪录片出身的,原来平淡的结局有可能就不是她的本意,她可能就想呈现这个世界的一些复杂性。

李星文:反正我想提醒大家注意这个导演是一个很有力量的、对现实有表达的导演。现在来讲讲第三类不太叫好也不太叫座的现实主义剧情片,这种就比较多了。我觉得现在一些主题先行的影片可能就比较麻烦,比如关于疫情的一些拼盘式的电影,现在市场肯定是不太叫好叫座。在疫情的基础上再去加一些其他话题和概念也挺生硬。总之,我觉得如果一旦主题先行的,再想把它做得特别鲜活就有点难。

谭飞:现在观众也不太喜欢这类电影,特别是现在疫情其实对每个人生活影响都挺大的,如果再去沉浸在那种氛围里面,可能观众会觉得很压抑。

李星文:因为疫情没过去,当苦难过去的时候我们再回味苦难是甜的,现在苦难没过去你就想咀嚼它,现实当中已经这么苦了,再进影院去咀嚼。

谭飞:但为什么《隐入尘烟》能火呢?那不是也很苦难吗?

李星文:《隐入尘烟》的火恰恰不是因为苦难,我也稍微研究了一下,《隐入尘烟》在抖音上能通过短视频传播起来,恰恰是因为它其中一些田园牧歌式的段落让大家体会到了一种让人向往的慢生活。比如它讲了四季轮回的种地过程,讲了孵小鸡的过程,讲了盖房子的过程。我是农村来的,我看着都觉得展现挺细腻的。城市里的人可能觉得这就完全是没见过的西洋景,很开眼界。有点像《山海情》的火爆,大家最喜欢《山海情》哪段?就是种蘑菇的那段,我在看的时候就感觉把我带进去了,跟着金滩村的这些农民一起,希望能把蘑菇种成,能卖个好价钱。所以我总觉得《隐入尘烟》的市场和它真正要表达的最有力量的东西是有点错位的。

500

谭飞:反正我觉得《隐入尘烟》挺神奇的,可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很难复制的。

李星文:应该是一个奇迹神话,总归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的叫好又叫座的这一类影片。但是取法乎上,仅得乎中,也一定会出现叫好不叫座和好、座都不叫的这种片子。尽量避免因为主题先行而造成既不叫好也不叫座的情况,可能会是一个更好的创作状态。

谭飞:可能有一种作品是伪现实主义,用现实的旗帜,其实不是现实主义,这是要规避的。第二个,不能为了拍现实主义拍现实主义,但凡没有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加上比较合适的演员,仓促地拍部片子,大家也不一定喜欢。第三个,也不要太迷信于自我判断,一定要做一些调研,我觉得现实主义不调研就可能会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像有一些题材可能比较小众,那是导演的一个诉求,但不要对票房成绩有过高的期待值,可能心里更容易平衡一些。

李星文:对,反正现实主义剧情片的最高标杆目前看就是《我不是药神》,那么在它底下像《奇迹》、《人生大事》这些也都不错,反正关键是质量好吧,能叫座那更好了,首先是要叫好。

谭飞:还是要保持一些巧妙的锐度,直击痛点,但是要巧妙。

李星文:好,这期就到这,谢谢谭老师。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