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战争的本质是文化的定义权之争

关于苏州和服cos这件事情,我再多说几句。

500

首先,从舆论角度来说,这个视频被放出来,本质上就不是拿来“弘扬爱国主义”的,这点懂的人都应当懂,毕竟如此表达爱国主义,观感会很糟糕,起到的反作用远大于正作用。

与其说这个视频是用来表达国人对于勃起不能的扶桑之国的愤怒的话,倒不如说是用来执行嘲讽国内“极端民族主义”、“小粉红的战狼精神”的背刺。

所以,对待这件事情,本身就不要过于较真,较真你就输了。也不要用二元对立地方式去评判警察和女孩到底哪个有道理,评判你就吵起来了。这种骚操作,这种骚套路,无感、无念、无执。

你跟我搞二元对立,我就给你讲讲格局。

那如何讲格局?

我个人的看法是辩证地看待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的关系。其逻辑基点是我在《从希伯索斯想说却没说出的那句MMP来看吴晓波的精英主义尬舞》一文中提到的思想文化演化的“开放性”与“封闭性”的辩证统一。

在公知时代,我们自身文化的封闭性受到了极大的破坏,因此所谓的民族主义情绪,所谓的大国沙文主义情绪会急剧爆发。但凡是皆有度,急剧爆发的副作用,就是中华文化本身优良的包容性被一些极端的声音给冲击。

要么极端地精外,要么极端地精内。这与当事人身上贴着“爱国”与“恨国”的标签无关。

“精”本质上是一种静态理念对于其行为的束缚,是在法西斯式的意识形态符号的指令下行动思考。

500

这与你精什么没关系,你精得太死,那就是丧失了开放性,陷入了一种固步自封的小圈子文化中难以自拔。

因此,文化层面的提纯,并不会因为你贴上了某种政治正确的标签而变得合理。拿开标签,看到封闭性与开放性之间相互辩证统一的本质,那么提纯主义自然就G了。

一个长久演化且具备生命力的文化,既不会是固步自封,也不会是崇洋媚外的。一定是具有其固有的文化定力,但也不拒绝吸收外来文化的优点,用其推动自身文化的持续演化。

回到这件事情本身,一个COSER,一件和服,一个二次元癖好,在一个日本风情街,拍几张照片。

这些事情非要跟不爱国联系在一起,甚至以薛定谔的“寻衅滋事罪”带走,着实有点蠢。

蠢在于:

1)二次元这种人畜无害的生物,只图活在自己内心的幽夜净土里,一不能召唤奥兹给全场挂雷,二也没有强有力的社交能力拉一万个达达利亚跟其打感电反应。

二次元宅男腐女们,本来就是社恐而内向,真要从文化入侵的角度去收拾,还真轮不到他们,资本比他们可怕一万倍---这也是马孟起嘲讽的角度。

2)寻衅滋事罪的随意使用,会在舆论层面给老百姓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很难用所谓的理性劝导去消除,毕竟普通百姓与政府公权力之间天然是不对等的。如果我们的公务人员不能摆出“为人民服务”的态度,仅仅是展现出“公权力的傲慢与明学”,那么对于安定民心来说,一定会是巨大无比的灾难。

3)正因为第二条的缺失,这使得我们政府的舆论工作更加难做,而那些表面打着“民生”,实际上就是玩“民粹”的媒体大V就有了惬意发挥的空间。譬如我们熟悉的“马孟起”同学,这不就阴阳怪气了起来吗?还是以一种自以为成熟理性,实则中二无比的方式。

500

那么该如何去看待外来文化?特别是在鹰酱频繁放狗咬人的当下,我们该如何处理好“地缘冲突”与“文化交流”之间的关系?

要理清楚文化战的根本是什么,是那些“文化让路者”们心中简单粗暴的文化标签之间的硬碰撞?

我个人的看法是:非也,文化战的本质是文化的定义权、话语权之争!

其实质为:我基于自身文化的视角,对你的文化进行解释,然后再将此种改良后的解释,反向输出到你的国家。

文化的定义权,就如同马孟起定义高超武器一般,不否定高超存在的意义,但就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定义高超,并且将这种概念反向输出给你。

这是典型的商业逻辑,本质是将理念注入符号,然后用符号去传递理念。

而我们所谓的“文化提纯行为”“文化让路者”们之情绪所寄托的,也不过是单纯的文化符号罢了。

这本质上是一种文化自卑心理,自卑使人成为非黑即白二极管,自卑使人丧失辩证与通达,而这也就顺其自然地让人彻底地失去了“斗争”的能力。

作为一名老二次元,所谓的日本动漫所呈现的文化输出,恰恰不是文化提纯者脑中那种四处给人推销和服的做法,而是将各国文化通过其独特的“萌元素”的处理,最终以一种很日式动漫的方式再反向呈现给受众。

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亚瑟王为什么是个女孩?

500

但观众被萌到了啊,所以很多人只识fate里的阿尔托莉雅,却不识历史上那个真正的亚瑟王。

同样的道理,《真三国无双》系列里展现的三国一点都不地道,活脱脱一股战国无双的换皮MOD,但奈何人家光荣会编故事啊,譬如人人都知道张飞有个女儿,关羽也有个女儿,但人家小日本就逮着这么一两个细节,运用其ACG产业强大的产能,活脱脱给你搞出一个张星彩与关银屏来,丰富了广大宅男的业余生活。

500

类似的,在他国文化的基础上进行二创的操作在日漫中屡见不鲜。以各国神话历史背景为基础的Fate可以说是其集大成者。

500

通过强大的文化产业的量产能力整合全球文化,再对之进行加工,产出符号,向外输出---这是日本ACG产业真正可怕的地方。

而在这个过程中,和服不过是其输出文化符号中的九牛一毛,甚至根本就是一种因为是日本的ACG产业而不得不出现的副产物。

毕竟,阿尔托莉雅穿的是和服?贞德穿的是和服?EVA里的绫波丽穿的是和服?

500

与和服这种表层的因素相比,日本ACG文化真正可怕的是一整套对于他国文化的,基于日漫审美体系的定义输出。

因此,即便你禁止本国人民穿和服,搞cosplay,但以此你却永远无法禁止一个个“张星彩”、“关银屏”、“董白”的出现。

因此,对抗文化侵略的正道,从来都不是将万国拒之门外的自闭,而是用中国优秀的文化产业去对之重新定义。

就这点而言,我就不得不提提米哈游这家公司了。

500

虽然氪金媚宅为其带来了一些负面评价,但抛开这层皮,我看到的是一台初具雏形的文化输出机器。

从崩坏3最初以EVA为蓝图,到现在完全超越EVA,甚至开始重新延展与定义EVA这部神作的内核。

而当我在“阿波卡利斯如是说”中看到米哈游尝试以奥托的视角去再塑尼采的哲学世界时,我瞬间意识到了这家“内容公司”在文化输出层面可怕的潜力。

500

而对于原神,我看到的是更为直观的,对于他国历史文化的再塑造。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又试图对于这些他国文化进行上面提到的二创,譬如在稻妻中对于“永恒”的反叛,恰如其份地批判了日本文化中那种对于“极意”的病态执著,将中国文化中“道可道,非恒常道”的唯物辩证的思维导入。

而即将到来的须弥部分内容,米哈游将古波斯与阿拉伯帝国的诸多文化元素整理,对于“梵天一梦”、“极致理性主义”的展示,甚至妮露老婆的尖角头饰与古埃及的丰收女神的关联,都让人充满期待。

500

不得不说,对于日漫为何能够风靡全球,作为二次元宅男起家的米哈游很懂,也将之发扬光大,最终形成了工业化的量产能力。

很多人仅仅把米哈游火爆全球解读为一个商业成功案例,却忽略了其本身也是中国文化产业在游戏产业领域逐渐成型的标杆。

其中的核心是:

在工业化的量产模式下,能够通过米宇宙中,对于多元的全球文化进行整合与二创

其成因在于:

1)有着自己核心的世界观作为封闭性的底色

2)在封闭性之下,不盲目排他,而是将不同文化融入其中,进行二创加工,由此展现出开放性

3)封闭性与开放性的辩证统一,最终形成有特色有感染力的米宇宙

这是日本ACG产业成功的秘诀,但米哈游显然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此种套路玩出了中国特色。

可以说,米哈游很好地实践且印证了我对“文化斗争”的一些理论剖析,而从文化复兴的角度来看,它又恰恰是一个非常良性的案例。

向左,可以提点那些“文化提纯者”,给他们示范示范什么叫做真正的文化输出;向右,可以让黑暗降临在某些换皮蹭国风热度的动物大厂,告诉他们不认真做内容没有前途。

而在此番格局之下,再反观这件发生在苏州日本风情街的,略有几分荒唐的事情,顿时一切尽在无言中。

总之,我确实不喜欢这种不带脑子的“民族主义”情结,这是单纯的菜。

这种操作就像下WOW副本时,你完全不按照击杀BOSS的顺序,拉着全场的怪一顿乱A。虽然你的的确确也是在打BOSS,但这样的行为往往并不能为团队带来最终的胜利,反而会提前造成团灭。

斗争需要方法,怼人需要脑子,否则就始终只能作为被被马孟起之流嘲讽的玩物。讲真,被马孟起嘲讽,还不如去必胜客披萨点高呼“异世相遇,尽享社死”的好。

最后说说马孟起同志,大家都在质疑“寻衅滋事罪”能不能如此使用,人畜无害的二次元该不该这么被对待的时候,就你跑出来把问题上升到了“公权力在资本主义面前低头,转身欺负小老百姓”这么一个话题上。真是二次元屁都不懂,但拱火的工作却一点都不能落下啊!

对此,我送孟起同志一段话:

欲买桂花同载酒,荒泷天下第一斗。

月落督啼霜满天,马超已过万重山。

戏雕!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