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养老医疗双轨制是普遍现象,相比之下中国的罕有主动实施并轨的国家

【本文来自《公务员退休金比企业的高指的是:公务员不交社保,退休金却比按月交社保的高》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说早不算早,毕竟全国统筹养老医疗都快20年,但说多么晚、进而暗示什么优待公务员之类也是扯淡,毕竟初衷不是优待公务员,毕竟还是很快就主动终结了这一双轨制,你去看看欧美日韩或者巴西印度之类的公务员退休金方案,再来评价我国的公务员养老金制度改革。

大约10年前首次关注这个问题,起因是看到韩国国民养老金计划平均金额是1600元人民币,而当时中国的城镇职工养老金平均好像是1500元人民币,惊诧于韩国数字相对人均GDP之低,就考证一下,结果发现他们也是双轨制,公务员退休金很高,再搜素就发现这几乎是普遍的,很多非常非常夸张,比如巴西居然还在为当年军政府的高级军官发放10万美元计的退休金,而且哪怕他死亡了只要老婆没有改嫁、女儿没有出嫁,居然老婆女儿也可以继续领取(所以巴西有这么一帮女人,男人经常换,就是不结婚)。

再进一步核实,发现因为公务员投票率高,他们几乎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一针对公务员的优待,不管民众有多大的意见,除非发生剧烈的内斗(比如台湾取消了军公教的十八趴,因为军公教是国民党的铁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我们的改变,真的可以算很快很早。

另外,中国社会统筹养老保险是90年代中期实施的,那时候是中国财政占国民经济比重最低的时候(当时的说法是两个危险:财政占GDP的比重之低,中央财政占全国财政的比重之低,所以90年代中期中国实行了财税改革),政府作为雇主,没有能力支付这部分成本,所以没有缴纳,公务员当然也就无法缴纳。归根到底,中国95年前后开始的养老双轨制,不是公务员主观不交,也不是对他们的优待,只是因应当时财政能力的变通之举。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