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侵袭全球背后,是不曾被听见的太平洋

500

编者按

这个星期,爆发于各地的极端高温成为全球媒体头版头条,也让“气候变化”的话题讨论热度被推上了新的高度。尽管对于气候变化的解释和科普已经持续多年,但事实上,世界为应对这场危机而投入的精力和给出的回应,长期以来一直远远不够。

气候危机下的小岛屿国家,就是其中一个极为重要,但却长久乏人问津的问题,它们中的大多数散落于广袤太平洋,交通不便,与世隔绝,萨摩亚、图瓦卢、瓦努阿图……这些对于外部世界而言颇显陌生的名字,却是全球气候危机的第一前线。当世界开始意识到极端高温足以夺人性命的时候,太平洋上这些岛屿国家独自面对气候变化带来的生死考验,已经很多年了。

如果鸟瞰广袤的太平洋,大小不一的岛屿宛若镶嵌在蓝色大洋上的璀璨珍珠。长期以来,这些岛屿是“世外桃源”般的存在,海岛旖旎风光、美味海鲜盛宴和格外引人瞩目的潜水或冲浪项目,为这些岛国带来游客与收入。

但在现实中,太平洋岛国远非避世桃源,历史上的殖民、侵略以及近现代的核试验给岛国民众带来的影响沉重而不可估量,直到目前,这里仍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地区之一,而在多种历史包袱仍未真正解决的情况下,太平洋岛国又比世界大多数地区更早也更强烈地直面了气候危机造成的严重威胁。

2021年9月,对全球181国自然灾害事件的评估报告《世界风险报告》在柏林发布,瓦努阿图在全球灾害风险( World Risk Index)最高国家中排名第一,其次是所罗门群岛和汤加。灾害风险最高的15个国家中,有10个是位于不同地区的岛国。该报告涵盖地震、飓风、洪水、干旱及海平面上升等气候现象,科学部分撰稿人Katrin Radtke博士称,气候变化后果已对岛国构成巨大威胁,除极端天气增加外,海平面上升也拉高岛国的风险。

事实上,问题比报告中纸面上看起来还要切近和严峻得多。频发的飓风等自然灾害对这里的大部分经济体造成持续威胁,海洋酸化和珊瑚礁侵蚀正在破坏鱼类种群并影响岛民生计,涨潮和一再爆发的洪水污染了地下水并反复驱离沿海地区岛民,它甚至还阻碍农作物生长。因此,气候变化不仅加剧现有的粮食安全、饮用水不足、移民倾向等问题并危及经济发展,而且还产生新的威胁,眼下,低洼环礁国家甚至在担心,海平面上升会导向自己的主权丧失和最终的无国籍状态。

500

● 太平洋岛屿国家分布地图 / Wikipedia

异常脆弱的经济和社会条件,异常严峻的气候变化威胁,以及各国极为有限的应对能力,种种负面因素的叠加,使得这里的岛民不得不严重依赖国际伙伴关系和合作倡议。1971年成立的太平洋岛国论坛(PIF)迄今已吸收包括澳、新在内的18个成员国和21个对话伙伴。面对生存危机、探寻发展前景,它承载着855万平方公里土地上4280多万人的重托。

7月中旬,PIF召集所有成员国领导人到苏瓦(斐济首都)召开第51届会议,讨论地区共同关心的一系列问题,包括应对气候变化和本地区事务的集体诉求。在太平洋地区,过去的殖民者已经成为今天的援助者,但近年来,美、英、德、法、日、澳、新等国更多地表现为援助表面功夫到位但实际落实三心二意的局面,而受制于历史困境、现实利益冲突和背后大国的不同立场,即使太平洋各岛国之间,也依然矛盾重重。

气候灾难——来自太平洋的简述

或许这样一个时间表能够说明过去几年里,太平洋岛国民众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2015年,热带气旋Pam致瓦努阿图首都维拉港90%房屋被毁,数个村落被毁掉,死亡44人。2016年,南半球有纪录以来最强热带气旋Winston致使4万座住房遭破坏,周边岛国共35万人受灾、估算造成14亿美元的损失。2017年,Donna致瓦努阿图Torba省多座建筑被毁,农作物遭受重大破坏,水源受到污染,湍急水流将维拉港机场主建筑冲垮。也是2017年,另一场热带气旋Cook又对瓦努的果树和农作物造成重大损害。

2018年,Gita致受灾严重的汤加2人死亡、41人受伤,周围受灾国损失共计2.5亿美元。2020年,Harold对所罗门群岛、瓦努阿图、斐济和汤加造成广泛破坏,共30人死亡,仅在瓦努阿图就席卷北部和中部岛屿,最高阵风时速230公里,电话和互联网中断、电力设施瘫痪。同一年,Yasa又导致受灾最严重的斐济损失约2.5亿美元,2,141座房屋完全被毁。

这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名字,每一个都代表着一场肆虐的热带气旋,除了Winston,分别发生在2015年和2020年的Pam与Harold也都达到了5级最强热带气旋标准。

500

● 艾姬格雷酒店今年7月近照,已第二次修缮完成 / 世界说

当气候灾难变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经济只能一直困在重建和被毁的死循环里。在我如今生活的岛国萨摩亚,其地标性建筑的命运足以说明过去十年岛上是何等风雨飘摇:这间始建于1933年的艾姬格雷酒店俯瞰阿皮亚海港,是二战期间美军最喜欢逗留的地方,也是好莱坞经典人物“血腥玛丽”的灵感萌发之地。2012年,飓风Evan直扑阿皮亚,在摧毁全市供电和供水系统的同时,也摧毁了艾姬格雷酒店。2016年8月,酒店耗资4000万美元终于完成重建,但仅过了不到两年,2018年来临的Gita就再一次摧毁了它。

打击远未结束,甚至还有可能在今年刷新记录。今年3月、4月,瓦努阿图先后经历极端降雨、洪水、龙卷风和热带风暴。5月20日,热带气旋Gina光临,Shefa省灾害多发地Prima受洪水威胁,首都维拉港机场遭洪水侵袭,泛滥的河流冲走木薯和库马拉等农作物,大风将香蕉和卷心菜连根拔起。Leketem村Robert Yakis先生对此忧心忡忡,他的庄稼被泥砂碎石覆盖一米多厚,木薯腐烂无收。

今年5月,域内发达国家新西兰观测到日均气温较往年高2-4度,几十个观测地创下高温纪录。超级频繁的偏北气流、海面持续高温以及气候变化的共同影响,形成系列恶劣天气。海洋热浪导致帝王鲑(King Salmon)养殖场关闭,其首席执行官Grant Rosewarne称,出现1,200多吨死鱼,120人失业,年度净亏损达5,600万新元。

500

● 今年5月瓦努阿图Prima河岸洪灾 / 瓦努阿图《每日邮报》

5月27日,瓦努阿图成为第一个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的太平洋地区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总理Bob Loughman称,政府将斥资12亿美元专注缓解气候变化造成的影响。最近几年,受海平面上升威胁,瓦政府更加重视环保和温室气体减排问题。本次该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希望借此提高国民觉悟,加强防灾减灾建设,同时,这也是一份发给全世界的紧急呼吁,希望能够借此争取较大规模的经济援助。

有关调研数字显示,2012年太平洋岛屿地区GDP总额的3.8%被用于自然灾害后续工作,2016年这一数字已飙升到15.6%。气候变化正在增加太平洋热带气旋的波动性和不可预测性,灾后重建费用无处消化只能增加。基里巴斯、图瓦卢等太平洋岛国对推动碳排放贡献最小,但他们成了气候危机无路可逃的第一批受害者。

国际会议——岛国的期盼与现实

长期生活在气候危机之下的太平洋各岛国共同面对着一项异常艰巨的任务——为了保住自己的生活和生命,这些身处最不发达地区的国家,要去说服那些全球最发达国家约束其排放行为,并因气候危机所造成的影响,要求其对岛国的生计提供支持。

小岛屿国家联盟(AOSIS)、最不发达国家集团(LDC),G77……一系列不发达国家的国际联合体应运而生,然而,即使是在这些最不发达国家已经面临生死存亡关头的情况下,他们的声音依然难被听见。

2021年11月召开的COP26上,小岛屿国家联盟代表曾直言不讳地提出,小岛屿国家不断被要求为了国际共识而妥协,“这不是让我们对文字作出让步,而是让我们对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生计和我们的未来作出让步。”然而,最终COP26依然没能达成就不发达国家要求建立的损失与损害资金机制落实到具体条款的目标。

500

● 2018年热带气旋Gita肆虐后的萨摩亚Aleisa地区的蔬菜大棚 / 世界说

在气候相关发声渠道接连受阻的情况下,太平洋岛国的呼吁努力已经外溢到几乎全部国际会议。今年2月23日,太平洋区域环境组织秘书处(SPREP)主办会议,议题为“通往27届国际气候变化大会(COP27)之路——太平洋地区与COP26主席国的对话”。太平洋小岛发展中国家(PSIDS)主席、萨摩亚总理菲娅梅敦促COP27主席国埃及优先与本地区有关方面接触,确保同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进行对话,定期跟踪COP26援助资金的落实情况。2月24日,菲娅梅还在国际劳工组织(ILO)电视论坛上讲话,强调创造体面就业是气候行动的核心,愿同处前沿的岛国团结一致,应对气候变化对农林、渔业和旅游业的影响,与国际组织一道实现与生存密切相关并对环境、经济和气候最低影响的愿景。

6月的新加坡亚洲安全峰会(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斐济国防部长Inia Seruiratu表示,气候变化威胁太平洋岛国繁荣的希望和梦想,岛国已敦促先进工业化国家采取更多措施应对气候变化。目前岛国正经历多角度自然灾害的袭击,气候变化对太平洋地区的威胁比军事紧张局势更加突出。

6月25日,英联邦领导人基加利会议闭幕,32个小岛国(不足150万人口国家)再次在会上呼吁加强全球对海洋和气候变化行动的支持。会上议题包括共同的气候雄心、为气候和海洋行动融资以及在新冠大流行之后重建可持续的绿色和蓝色经济等问题。会议发布的第六条领导人声明提到:“我们认识到全球粮食、能源和气候不安全的影响,同意英联邦秘书处加强对这些问题的关注,并采取行动支持英联邦成员国。”然而,仍有学者质疑,卢旺达基加利会议冗长的公报缺乏行动时间表。

此前,瓦努阿图已发起一项运动,要求国际法院 (ICJAO)就气候变化对人权的影响提供咨询意见。7月8日,20多艘学生船只组成船队,在苏瓦海岸拉起许多旗帜,倡议本地区领导人关注拟提交国际法院的议案。学生代表Vishal Prasad表示,“创可贴”式的解决方案已经落后,岛民每天都在面对气候变化对住房、食物、水、环境、卫生设施、医疗保健和生计的影响,他们需要全球性解决方案!一旦国际法院介入,《巴黎气候协定》将被更好地执行,人权将被作为气候问题的重要因素得到回应,经历严重气候危机的岛民将受到重视,所有工作都将得到提速。

500

● 苏瓦海岸的学生船队抗议活动 / RNZ

单个国家虽不能直面国际法院,但《联合国宪章》允许联合国大会、安全理事会或联合国认可的机构就争议法律问题征求国际法院的意见。据悉,全球范围内,该倡议已获得130个国家1,500多个民间团体的支持。

也在6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谈判年间会第56届附属机构会议(SB56)在德国波恩落下帷幕,小岛屿国家联盟代表在会上仍然一再指出,当前的对话“缺乏方向”,并未在实质上推动任何进展,也使得在半年后即将举行的COP27会议上达成如前所述的损失与损害资金机制的任务看上去仍然希望渺茫。正如代表小岛屿国家联盟在闭幕会议上发言的安提瓜和巴布达代表所说:“气候危机正在迅速酿成一场灾难,然而目前相关进程的进展是与现实脱节的。”

地区共同体——可望而不可即?

在如此严峻的共同挑战面前,7月在斐济首都苏瓦召开的第51届太平洋岛国论坛(PIF)领导人会议被视为近期逐渐摆脱新冠疫情后PIF历史上最重要的会议。会议由斐济政府承办,太平洋各国能否在未来更进一步地统一采取行动,这次会议的作用举足轻重。

6月7日,PIF现任主席、斐济总理Frank Bainimarama召集帕劳、密克罗尼西亚联邦、萨摩亚、库克群岛领导人和PIF秘书长Henry Puna开会,探讨第51届PIF会议议题。为解决2013年以来PIF秘书长的人选争端,消除去年密克罗尼西亚地区候选人未能胜选而导致其集体退出PIF的疑虑,更加体现PIF的包容性,与会6位领导人达成了《苏瓦协议》,即三个次区域将派人轮流出任PIF秘书长一职。会议同时同意,本届峰会上领导人还将讨论《蓝色太平洋2050年战略》等多项议题。

6月底,澳、新媒体相继确认,作为论坛正式成员和域内大国,澳、新总理Anthony Albanese和Jacina Ardern都将出席在斐济举行的本届PIF领导人会议,但观察员国家的代表将被排除。

PIF有21个观察员国家,包括美国、中国、欧盟、日本、韩国、加拿大、印度、新加坡和英国。据称,改变在峰会期间与观察员国家展开对话的传统的主要原因是希望避免“分心”。

500

● 第51届太平洋岛国论坛(PIF)峰会会场 / 网络

然而,7月11日会议开幕当天,基里巴斯总统Taneti Maamau宣布退出PIF。11日晚上,马绍尔群岛总统David Kabua称,法院尚未撤销去年该国退出PIF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法案,因此他本人不能出席,瑙鲁总统Lionel Aingimea因该国正在经历严重的新冠疫情不能参会。与此同时,库克群岛总理 Mark Brown面临全国大选而滞留本国。这一系列变故在斐济引起一片哗然,人们未曾料到,本次PIF会议始于信任危机。

而在会议开幕以后,人们发现英联邦秘书长Patricia Scotland出席了本次PIF会议。这也许是6月基加利会议的成果之一,但无论如何,Scotland女士的到会,仍然确实违背了此前PIF声称不邀请观察员国家参会的承诺。

7月13日PIF会议期间,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又获准与本地区领导人以视频形式会面。Harris宣布了一系列新的承诺,包括将用于经济发展和海洋复原力的资金增加两倍,任命首位美国驻PIF特使,制定新的“美国-太平洋国家战略”,并建立与盟国澳、新、日、英的“蓝太平洋伙伴计划(PBP)”合作机制等内容。根据有关协议,美国及其盟友将为该地区提供总计21亿美元的发展援助。

发达国家中仅有的两个正式成员国澳、新政府也相继做出美好承诺,新西兰已与萨摩亚政府共同确认,未来的合作事项中将把气候变化问题推到首位,澳大利亚新政府也承认,前任政府忽视了本国应对气候变化的责任,将对岛国应对气候变化提供更多援助。

7月14日,PIF会议闭幕,《蓝色太平洋大陆2050年战略》获批,并将作为未来30年推进太平洋地区主义的总体蓝图。然而,还没有人知道发达国家的援助承诺能够落实多少,而包括地缘政治竞争、国际关系“站队”、地区内部民族和国家利益矛盾等问题在内的阴影,仍然笼罩在太平洋上空。直到目前,基里巴斯仍未启动其回归PIF的计划,地区援助工作仍极为艰巨,而太平洋国家已经必须面对将在几个月后的埃及开幕的COP27——每一次COP会议都被形容为“最后一次机会”,毋庸置疑的是,抓住机会的可能性正在迅速消逝当中。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