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不拔的香港老板单独请我吃饭……他想要干嘛?

前不久,我跳槽进一家高档红酒公司做销售。

在这之前,我在另一家公司卖酒,一直是销售头牌。

500

所以我很快被现在这家公司挖墙脚过来了。

500

做得了这一行,经常要和中产、富豪打交道,自然外表要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一身行头打扮也非常重要。

平常在办公室我们销售也经常会交流下衣服品牌、当下潮流等等。

与这整个氛围格格不入的便是我们的销售总监Hank。

我时常都怀疑Hank是怎么当上销售总监的。

他半秃的头发常常油腻而布满头屑,衣服总是邋遢而老土,从头到尾散发着落魄中年单身男的气息。(绝对没有歧视单身男的意思毕竟我自己也是。)

Hank这个形象到底是要怎么卖酒出去??

500

如果你猜测Hank是因为家里有矿,平时就靠家族人脉资源买酒刷单即可,你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Hank还是个生活非常拮据的人。

我猜他的家庭背景也不过和你我无异。

听同事八卦,Hank能安稳坐在这个位置是因为年轻时和公司boss一起打拼下这家公司,在市场上站稳脚跟。

当年更是对boss有救命之恩。

如果说Hank有什么亮点,我想了半天,只能憋出两个字:好人。

500

Hank平时做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但非常关心下属,对每个人都非常nice。

毕竟他极度倚靠我们这些下属多拉单提高部门业绩。

这其中对我又是格外好,毕竟我是销售达人。

上个月,我成功卖出一款贵价酒,Hank喜上眉梢,时不时都用那慈祥的眼神盯着我,看得我起鸡皮疙瘩。

终于有一天,Hank不再满足于用眼神传达他对我的爱意。

他轻轻走到我的工位旁,表示要请我吃饭。

此话一出,我们整个部门都为之震动。

为什么大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因为Hank的节俭吝啬不仅在我们部门出名,连其他部门的人都有所耳闻。

他每个月费用开销都相当严格,各方面能省则省,请人吃饭这种事情完全是天方夜谭。

我们有时和客户出去吃饭应酬,他会提醒我们把没动筷子的菜肴或者糕点打包回来给他,而他会用来做lunch省下一顿半顿饭钱。

听说他还会为了省下交通费而从公司走路回家。

没人知道Hank为什么会如此拮据。

Hank是个谜。

谜一样的Hank要请我吃饭成为了同事们茶余饭后的劲爆八卦话题,大家纷纷讨论他会请我吃什么。

主流民意徘徊在三十来块的双拼盒饭和二十多块钱的云吞河粉,奢华的自助餐一早被排除在外。

到了那天中午,Hank让我在座位上等他喊我,于是我边刷手机边等他的召唤。

大概十分钟后,同事一脸面色古怪地过来找我,说我上司让我去茶水间。

我说你怎么面色这么奇怪啊,没事吧?

同事还是一脸便秘样,说你自己去了就知道了。

500

来到茶水间后,我看到Hank正在用不知哪里找来的小电热锅煮面,目测是清水挂面。

500

电热锅示意图

他的旁边放着两个小碗,是公司的公用碗,平常布满油垢和灰尘也没人洗过。

他招手让我过去,笑着说第一次下面,技术不太好,面都糊底了。

我颤巍巍地走过去,隐约看到锅底确实有些黑色不明物体。

我问:“Hank,你请我吃面?”

Hank一口别扭青涩的普通话,说:“是啊,下面给你吃,第一次下面没想到是给了你哦。”

茶水间还有另外两个妹子同事背对着我们在吃饭。

看着她们不停抖动的背影,我可以想象她们压抑笑成了什么样子。

我眼睁睁看着Hank用应该是离职同事留下的筷子,把面条夹进了公用碗。

我只能保佑Hank有把碗洗干净些。

于是,我们一人捧着一碗清水面,就着酱油和榨菜,坐在茶水间开始默默吃起来。

500

销售达人如我,面对这么奇怪的上司竟然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Hank问起我从哪里学的酒知识,打破了诡异的安静。

聊到酒,我总算轻松了不少,话匣子忍不住就开了。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和Hank单独聊天,没想到他对酒以及酒商的了解如此之深,这真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半个小时聊下来,竟然是受益匪浅。

Hank让我不要客气,强行把电热锅里剩下的面夹给了我。

勉强咽下一碗的我盛情难却。

500

我看他紧接着把糊底的面刮起来盛进了自己碗里。

我没忍住按住他的手,提醒他糊的东西吃了致癌。

但Hank只是满不在乎地继续吃。

他对自己的第一次下厨非常满意,自认为厨艺可以打满分。

我只能尬笑应对。

不得不说,Hank是我见过最奇怪的上司,甚至是我见过最奇怪的人了。

但很难得的是,这个邋遢男人又让人讨厌不起来,怪哉!

-END-

关注我,就不会错过每一次在香港的体验:戳这里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