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我们争论的并不是母乳和配方奶粉哪个更好

今天我上观网摸鱼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窗口,讲的是跨国在发展中国家展开营销,通过夸大宣传,让大量母亲放弃母乳喂养,以此获得巨额利润的事情。

在新闻评论区里,很多读者朋友就“配方奶粉”和“母乳”孰优孰劣广泛的交换了意见,这些讨论是有意义的。看到朋友们的兴趣所在,笔者决定做一回“文抄公”,跟大家讲讲母乳与配方奶粉。

母乳喂养好

长话短说,先放主旨:

喂养婴儿,6个月前尽量母乳,如果母乳不够就奶粉。6个月后需要加辅食和奶粉,母亲的泌乳量再好也不能一直母乳。7~24 月龄婴幼儿应继续母乳喂养,并可持续到 2 岁或以上。其他医学原因导致的特例详见后文。

母乳是婴儿天然的最好的食品,对婴儿的健康生长发育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一个健康的母亲可提供足月儿正常生长到 6 个月所需要的营养素、能量和液体量。母乳不仅可预防婴幼儿呼吸道、胃肠道感染,还可降低婴幼儿患中耳炎、鼻窦炎、喘息的发生风险。母乳喂养还可带来降低婴幼儿未来患肥胖症、糖尿病的风险。目前市售的任何一个品牌的配方奶粉,只要是供0~6个月婴儿使用的,都在追求“高仿”母乳。

所以,当母亲的奶水充足的时候,母乳哺养是首选。除非母婴存在不宜母乳喂养的医学问题或其他家庭、社会因素。当婴儿成长至6个月以后,母乳无法满足孩子的成长需要,母亲奶水再好也要给孩子添加辅食并逐步帮孩子断奶。在此阶段,经过科学调配的配方奶粉是一个可以考虑的辅食方向。

奶粉,存在即合理

母亲一方的哺乳禁忌主要有:母亲患有艾滋病、巨细胞病毒、梅毒、乙肝、肺结核等传染疾病;接受影响乳汁质量的肿瘤放化疗;患有其他应当停止哺乳的严重疾病,如慢性肾炎、糖尿病、恶性肿瘤、精神病、癫痫或心功能不全等。母亲患有无法自控的精神疾病,或是正在吸毒、酗酒,也是禁止母乳喂养的医学原因之一。

婴儿一方导致不得母乳喂养的主要原因有:婴儿怀疑或明确诊断为遗传代谢性疾病,如半乳糖血症、苯丙酮尿症等,正常饮食病情会恶化。婴儿是出生体重小于2500克或孕周小于37周的早产儿,消化系统无法正常吸收母乳;婴儿乳糖不耐受或是对蛋白质过敏等。这些婴儿需要食用配方奶粉冲泡的奶水。

因为健康、社会及家庭等因素无法纯母乳喂养的婴幼儿,需要使用母乳代用品。目前,最符合医学要求的母乳代用品是“配方奶粉”。自1915年人们开始在牛奶粉添加胡萝卜素以来,世界人民的配方奶事业始终走在“一直在模仿(母乳),从来没超越”的道路上

配方奶至今在成分上仍然较母乳存在缺陷,也无法提供母乳喂养时母婴肌肤接触所带来的亲密感。但是,只要选择正规品牌配方奶粉,按照说明书进行冲泡调配,配方奶粉还是可以满足婴儿成长的需要的。婴儿周岁以后即可通过正常进食补充营养,无需迷信广告食用配方奶粉至大龄(如3岁左右)。

母乳与奶粉的谜思

焦虑的“母乳派”

如今,一些网友对母乳或奶粉有着两极化的偏激观点。“母乳派”表现出人作为个体在飞速变化的现代社会在大量自己不能理解的信息中随波逐流、不断异化、不断客体化的焦虑,总是过分担心大企业有阴谋。

其实,“母乳派”的常见阴谋,所谓“试用装”能让婴儿养成口味,从此对某品牌的奶粉上瘾,从笔者在医院新生儿科的观察看,根本不存在。新生儿尚没有形成人格,动物本能占主导,“好汉不吃眼前亏”是一个古老的典故。很多家长送孩子入院的时候抹着眼泪说“我家孩子只吃某品牌的奶粉,别的牌子都不吃,医院没有这个牌子的奶粉,孩子会不会饿肚子?”护士妹妹听惯了婴儿啼哭,很快就能让婴儿改变口味。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婴儿配方奶粉含有低档宠物食品含有的“诱食剂”或是成瘾成分。婴儿确实对初次品尝的食物有好感,有时甚至会影响终身的饮食习惯。比如说第一口辅食是米粉的小朋友长大后会喜欢碳水化合物,第一口辅食是蔬菜汁的小朋友长大后会喜欢吃青菜——母乳喂养降低孩子成年后高血压、糖尿病的风险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很多婴儿的辅食并不健康。但是,婴儿更换配方奶粉品牌其实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

啊,笔者突然觉得国家卫生计生委提出新生儿黄疸蓝光照射治疗今后尽量改为门诊日间治疗的安排真是太明智了,可以让许多宝宝不必跟父母分开住新生儿监护室。

更焦虑的“奶粉派”

“奶粉派”经常跟我国不成熟的女权思想挂钩,毕竟配方奶粉是一项解放了现代女性的革命性发明。我国的产假是8个月,正好婴儿在6个月开始可以告别母乳,放母亲们回归社会。在我国当前的女权环境下,确实是奶断的越早,女性越能保留一份自己的独立空间。当前,女性的独立人格和事业追求往往要为家庭做出牺牲。于是很多对自己今后身份和地位比较迷茫的女性,坚称奶粉喂养就是好。

500

某卫视台2018年春晚的这个小品再加一句“还要喂奶,奶粉钱如何如何”就更爆点了,如今很多半吊子“独立女性”抵制哺乳、抵制生育。今天笔者刚看见一个公众号谣言,说女性生育一个孩子会缩短11年的寿命。啊,照此理论,生育了9位子女并享年81周岁的英国维多利亚女王要是不生育,能活到180岁。

另外,精神小资(我国基本没有真正的小资)不甘心自己的劳苦大众身份,执意要通过消费某些产品或文化把自己和其他劳苦大众区分开来,也是强调“奶粉制胜论”的“奶粉派”的主力。他们承担的养育子女的精神负担比较重,寄期望靠自己的经济优势帮孩子赢在起跑线,对配方奶粉的各种神奇宣传比较感冒。

由于2008年国产奶粉的那档子烂事,婴儿配方奶粉成为了我国政治波普的一大题材。尽管现在国产奶粉质检抽查合格率已经好于进口品牌——甚至这条新闻也成了解构的对象。自然,这些思潮必须把婴儿配方奶粉摆在一个较高的位置上,开阔了智商税的征收范围。这些焦虑的根源,反应出一批为我国的经济发展和创新做出贡献的劳动者,尽管拥有了相当的经济地位,但是仍没有获得他们认为足够的获得感。毕竟地球资源太紧张,现有生产力条件中国普通劳动者对标美国“上中产”比较困难。

 

在很多时候,网络上的争论反应的并不是什么学术争议,而是一个群体广泛的心理焦虑。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