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陆一线城市最低薪资、中位数薪资水平,比对岸差那么多?

深圳最低工资,2015年3月上涨到2030元,到今天(2021年11月)是2200元,六年半的时间涨幅仅有8.37%,虽然有贸易战和疫情的因素,但这个速度还是慢了,上海今年7月已经率先把最低薪资调整到2590元,深圳估计也要上调了,今年不上调明年也该调了。

500

不过即使调整之后,跟台湾2022年1月1日开始实行的25250元新台币(按照4.35汇率相当于5805元)最低薪资还是差距很大,看2030年一线城市最低薪资水平能不能超过5000元。

当然这里我再说一下,如果看一线城市的中位数工资水平,以及最低工资水平,会发现和台湾差距很大,要远大于人均GDP和台湾的差距。

以深圳为例子,2020年工资中位数是6432元,而台湾2019年中位数就有49.8万新台币(按照4.35汇率折算为每个月9540元人民币左右)。

但是我们又日常感觉,一线城市的中产岗位的薪资水平是高于台湾的中产的,尤其是越高级的岗位高出越多,像外企大中华区总部集中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地方,而不是在台北,尤其像互联网公司的校招薪资更是吊打对岸。

但为什么一线城市中位数薪资水平却又比对岸差那么多,这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是因为中国大陆一线城市的劳动力市场是向全中国14亿人开放的,最边远落后贫穷地区的人都可以自由的到一线城市工作,这和台湾严格限制外来底层劳动力的数量是有很大不同的。

如果台湾劳动力市场向全中国大陆开放,就冲着5800元人民币的底薪,肯定会有不少人过去打工,那么中位数薪资也会被大幅拉低。

我前几天贴过深圳2021年9月份,10月份拍摄的餐饮业的工资,普遍也就是三四千元左右的水平,其实并没有比内地城市好多少,其原因就是因为劳动力这个要素在整个中国大陆是自由流动的。

因此一线城市的中位数薪资和最低薪资水平,并不只是代表了这个城市的发展水平,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全中国大陆的发展水平。

说白了,我们现在人均一万美元的发展水平还是不够的,还得继续把蛋糕做大。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