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人的真理报办砸了!还有这种好事?

01

前几天,某南方系的遗老遗少发文哀叹,他们当初办报突破了真理报的办报模式,还赢得了奥巴马的点赞,可惜功亏一篑了。

这样的哀嚎是不是和某些公知怒斥年轻人愚昧,让他们二十年启蒙失败的声音高度一致?

首先这些人真的是想把中国的媒体都办成真理报的模样。

其次我们应该感到高兴,这群人最后失败了。否则恐怕叙利亚伊拉克的昨天就是中国的今天。

在此,徐记又要回忆起曾经公知笑某蜀的对美哀求名言:请美国温柔地使用我们。

500

02

《真理报》是什么报纸?

这是一份苏共的机关党报,也是一份为苏联解体做出巨大贡献的媒体。在苏联解体前夕,这份《真理报》是冲在最前面,颜色革命最响亮的吹鼓手。他作为苏共机关党报却带头否定社会主义,否定苏联,否定列宁,否定苏联坚持的意识形态,则是变身成了自由主义的裹尸布,为苏联送上了最后葬礼唢呐。

苏联的真理报为苏联埋上的第一波土就是历史虚无主义。《真理报》等所谓的苏共权威媒体开始大范围散播列宁是德国间谍、斯大林是沙皇间谍、列宁好女色,斯大林是疯子等可怕的历史虚无主义内容。甚至连斯大林的精神状况有问题都能成为这类媒体的重要报道内容。

500

历史虚无主义的铺垫过后,就是对意识形态认识的真刀真枪了。在后来拿了西方无数奖项,自称要为自由奋斗终身的时任苏共意识形态领域一把手的雅科夫列夫的安排下,《真理报》在1989年甚至开始直接否定苏联体制合理性,全面否定苏联存在的意义,认为苏联的存在已经和时代脱节。这种认识很快被当做有一股思潮传遍全苏联,为苏联解体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当时的《真理报》也以革新自居,名义上是要推行改革实际上却是在拆解苏联意识形态的内核。最终他们似乎真的成功了,可进一步发展的现实显示他们也真的失败了。

狡兔死走狗烹。《真理报》在苏联解体后,并没有获得叶利钦等寡头政治家的欢心。

1991年8月22日,叶利钦下令苏共解散,包括《真理报》报社在内的所有共产党资产收归联邦政府。叶利钦的命令并未受到来自《真理报》编辑、记者们的反抗,这些人在几个星期后就注册开办了一份新的报纸,名字仍叫《真理报》。

几个月后,报纸的主编直接将报社卖给了希腊财团集团,继任的总编将报纸的注册商标、获得的列宁勋章和注册证书交给了新主人。

然而之后编辑部却发生了严重分裂,造成在1991年以前就加入《真理报》的记者90%辞职。这些记者另外创建了一份同名报纸,也叫《真理报》,但不久就迫于政府压力关闭。

现在俄罗斯还存在一份真理报和真理在线,但是和当时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翻江倒海的模样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500

03

就是这样一份报纸,南方系的遗老遗少们甚至将对其模式的突破而欢欣鼓舞,证明,这群人甚至想要走的比《真理报》更前面。至于到底要走到哪里去?全盘西化可能都不够,答案也许要到美国纽约那些外卖“总统”和“地下室”政治家等丧家之犬身上去寻找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南方系列的媒体确实带起过改革之风,也有促进社会发展的进步作用。但是到了21世纪的头十年,特别是 他们中的某些人在公开喊出做世界媒体,不能只代表一国的利益等自由主义的涂脂抹粉后,很快这些媒体展示出来的内容要么是对西方新自由主义的皈依者狂热,要么就是对西方价值观奴化和驯服状态。

对于这种情况,有些人仍然打着改革的旗号,甚至公开在国家级媒体发表观点认为积极引入国际资本来改造媒体是大胆改革。

对应这种观点,有一个黑色幽默的故事。当时到处搞发钱慈善的陈光标曾经发起对纽约时报的收购。纽约时报不应该也欢迎资本投资吗?新闻自由的美国不应该鼓励媒体自由交易吗?可是陈光标即便开出天价,纽约时报的回复始终是NO。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主要职能是华尔街大佬们的喉舌,是民主自由联盟的吹鼓手,怎么能向人民币低头?

500

用幼稚形容当初这群人,恐怕已经是最大的善意了。曾经有人和我说XX周末已经被敲断了脊梁,我只是简单回问了一句:是MADE IN USA的那根吗?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