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沉沦:暗杀集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增广贤文》

  他自小受教于激进学者,但最终却变成日本务实、渐进式改革的倡导者,他是日本宪政的制造者,同时又是天皇不可或缺的朋友,他反对军权肆虐,可他偏偏又对他国领土流着口水。

  他是忠诚的、爱国的,同时也是自私而贪婪的化身,他青年时学习刺杀,勇猛冒失,最终年老时也葬身于一位刺客的屠龙之手,哀鸣可悲。他就是伊藤博文。

  对近代日本的认知,如果避开伊藤博文,是没法想象的。但比较奇怪,目前市面上的伊藤博文的传记并不多,堪称优秀者就更少了,伊藤之雄的《伊藤博文:近代日本奠基人》,是学界公然的此一主题的扛鼎之作。

500

  虹口赴义

  1932年4月29日早晨,细雨迷离,上海虹口公园,一派喜庆之气,全上海的日本人汇聚于此,庆祝日本在淞沪之战中取得胜利。谄媚的汉奸从各地舞场、学校和剧院挑选出来的十几个中国美女,是唯一允许在会场自由走动的中国人,除此外,全是身着盛装的日本人和少量的朝鲜人。

  11点40分左右,所有日军头目演说完毕,全场齐唱日本国歌,就在这时,肃穆的讲台突然迸发一声巨响,一颗掩藏在台子底下的定时炸弹爆炸了,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将整个讲台炸碎,正唱国歌的近20名日军头目血肉横飞,“祝捷”大会秒变丧事会。

500

  

  其中指挥淞沪会战、侵华日军总司令白川义则被炸成血人,三天后挂了,日本租界商会会长岗村洋勇七窍流血,当场死亡,其余十几个日本人死的死伤的伤,不一而足,包括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据说他被冲击波抛向了半空,犹如一片风中的落叶,砸至地面后,其右腿血流如注,后不得不戴假肢,终身残废。

500

  

  爆炸后,日本人迅速封锁公园,查出刺客是一位朝鲜义士,24岁的尹奉吉。

  尹出身贫寒,17岁时在家乡办夜校,为贫苦农家子弟提供教育,后愤于日本压迫,投身韩国独立运动,1930年入中国东北、青岛,1932年在上海加入韩人爱国团。

500

  1910年日本正式吞并朝鲜半岛,大量不愿承受亡国之恨的朝鲜人,流亡中国组建反日复国组织,曾先后建立6个大韩国临时政府。1919年这些临时政府合并,正式确定驻扎上海。(至1945年朝鲜半岛光复,曾先后落脚上海、杭州、长沙和柳州等地,1940年起定于重庆)

  这次上海虹口公园爆炸案,正是由大韩国临时政府领袖、独立运动元老金九、安昌浩等人组织,由尹奉吉负责执行。事后,日本人在上海大规模搜捕组织者,其中安昌浩等17名朝鲜抗日义士遭逮捕。1932年5月10日,金九为制止日本疯狂报复,以韩人爱国团首领身份在《申报》刊登公开信,声称对此事负责。

  日本人悬赏60万买金九人头,未果。12月19日,尹奉吉在日本陆军基地遭枪决。

  比较令人感佩的,是整个计划中,包括尹奉吉和安昌浩等17人遭逮捕后,韩国人始终没有供出幕后真正大boss,王亚樵。

  1932年日本入侵上海,国民党十九路军顽强抵抗,打响淞沪战争,但老蒋消极避战,无意支援,国军战败。国民政府被迫签署《淞沪停战协定》,日军大摇大摆留驻吴淞、闸北、江湾引翔港等地,而中国军队反倒被禁止在上海周围驻防。

  日本人在中国的土地庆祝成功侵略中国,令国人义愤难抑。其中,上海斧头帮、暗杀之王、抗日志士王亚樵顿足发誓,“非干掉白川这王八犊子不可”。

  王亚樵,1887年出生于安徽合肥北乡磨店集,父母皆为农民,家里还算殷实,自小打架斗殴、生性顽劣,早年追随孙中山,入同盟会,在合肥组织军政府,宣布独立,曾参与直皖大战。

500

  1913年,他来到上海,推崇无政府主义,预打倒世上一切强权,1921年创建斧头帮,雄霸一方,敢与黄金荣和杜月笙叫板,但与他们不同,他更倾向于为穷人、同乡工友撑腰。他与戴笠、胡宗南义结金兰(后被戴笠所杀),也曾多次针对包括蒋介石、宋子文和汪精卫在内的国民党要人,策划刺杀行动,被称为暗杀大王。

  1932年日寇入侵上海,王亚樵不顾老蒋不抵抗的软弱政策,成立“铁血锄奸团”,专事刺杀汉奸日寇。日军上海虹口公园“祝捷”,王亚樵与十九路军最高长官陈铭枢商议,必须实施一次刺杀行动,但鉴于日本人禁止中国人参加,遂将刺杀行动交由朝鲜抗日义士具体实施。

  王亚樵派弟弟王述樵送给安昌浩、金九等人两枚体积小、携带方便、威力大的定时炸弹,同时送去四万元活动经费。两枚炸弹,被分别安放于特制的水瓶和饭盒,由乔装为日本人的尹奉吉顺利带入会场,并成功引爆。

  炸弹引爆之前,尹奉吉清楚自己难逃一死,写好了遗书,并将手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一块6块钱的手表解下,送给了金九:“再过一小时,这块表对我就没用了!”金九泣不成声。

500

  冰城枪声

  1909年10月18日,刚刚辞去韩国统监职位的伊藤博文,与各级日本高官,抵达中国大连。第二天,在欢迎会上,对着大连的官民,这位曾力主吞并朝鲜半岛、推动甲午战争、谋夺中国领土的近代日本政坛元老,大发慈悲地说:

  “我热切希望清国的各种改革获得成功,如果不幸以失败告终,将会对远东的和平产生巨大的影响。日本政府如果无法直接协助清国成功改革,也应该提供间接性的帮助。”

  20日,这番以东亚改革成功者、领导者自居的“关爱”言论过后,伊藤一行前往旅顺走访日俄战争遗迹。

500

  他好像完全无视这是中国领土,也不关心日俄战争对无辜的中国人造成了多大伤害。在参观“二百三高地”时,他随性作诗一首,祭奠在此死去的18000名日本军士:

  “久闻二百三高地,一万八千埋骨山。今日登临无限感,空看岭上白云还。”

  尔后,伊藤乘火车离去,于10月26日上午,抵达中国哈尔滨火车站,这是他这趟旅行的终点,也是他68年人生的终点。

  大约9点30分左右,一个矮个子年轻人,像是“从俄国仪仗队的两腿间钻出来一样”,自人群中冲出,迅速接近伊藤,连开数枪。为了防止击错目标,他还向伊藤左右的日本人射出四发子弹。

  伊藤身中三枪,其中两颗击穿了他的肺部。弥留之际,他问:“我中了三弹,是什么人干的?”

  身边工作人员告知:“众人制服刺客时,听他用俄语高喊了三声‘高丽亚乌拉’(朝鲜万岁),应该是伪装成日侨的朝鲜民族主义者。”

  伊藤再也做不出诗了,虚弱地骂道:“杀我?马鹿(ばか,糊涂、笨蛋)。”

  上午10点,伊藤抢救无效死亡。

  杀死伊藤的刺客为安重根,算是尹奉吉的前辈,与金九相差3岁,同属抗日、争取独立的朝鲜半岛革命志士,他杀死伊藤后,被当场抓获,于第二年就义。

500

  这次刺杀的后果,远比上海虹口公园爆炸案影响深远,一举改变了中日韩三地的历史走向,因为相对白川义则,伊藤博文显然要重要得多。

  1841年10月16日,伊藤出生于山口县光市(长州藩),幼名利助,父亲林十藏,普通农民,并不富裕,后在伊藤武兵卫家做长工。武兵卫80虚岁无子,收十藏为养子,利助随父,改姓伊藤。

  伊藤出生前一年,中英爆发鸦片战争,英国人用船舰利炮轰开了古老中国的大门,12岁那年,佩里船队驶入浦贺,日本的国门也被西方人强行撬开了。

  15岁那年,伊藤作为“手付”(随从),与同辈三十四五人,被长州藩派去宫田遭军营。在这儿 ,他结识了“作事吟味役”来原良藏。来原非常喜欢伊藤,教他阅读《孙子兵法》、《三国演义》,还亲授他剑术,最重要的是他把伊藤引荐给了长州藩的名师吉田松阴。

  吉田松阴曾冒着杀头风险登上美国“黑船”,提出要去国外学习,被不知所措的美国人婉拒。他门下弟子遍天下,培养了高杉晋作、伊藤博文等后来倒幕、明治维新人才。伊藤跟着吉田学了外语,还学了练兵、炮术,以及怎么暗杀,还被推荐到东京学习“时势”。

  在东京,他结识了山县有朋(日本近代陆军本部部长,两任日本首相,日本军国主义关键人物),回到长州藩后,他又被来原良藏托付给了自己的大舅哥木户孝允(明治维新三杰之一,又名桂小五郎)作随从,有机会前往江户学习,在江户他又结识了井上馨(明治大正两朝元老,伊藤后来最重要的同事)。

  伊藤早年跟着吉田松阴,运气不可谓不好,他从老师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思想为“尊王攘夷”,这里的“王”是指天皇,而不是藩主,同时学会了无需对天皇言听计从、反倒应该“教育”天皇了解天下大势的思想。这为他后来废藩置县、构想天皇有限涉足政治的明治宪法奠定了基础。

  比较有意思的,是后来被刺客杀死的伊藤,早年也因为受“尊王攘夷”思想影响,参与过烧毁英国公使馆、刺杀塙次郎的行动。

  后来,来原良藏自杀、吉田松阴被处决,伊藤与井上馨等五人,违背幕府禁止前往海外的规定,由长州藩主毛利敬亲出钱,前往英国学习。

  五人从横滨港出发,数日后抵达上海,再乘轮船前往伦敦。他们不懂英语,还被误认为是水手,而船上并无水手专用厕所,据说上厕所,只能双腿横跨在船侧横木、屁股对准大海,为防止被巨浪卷走,还需一人用绳子拴住身体,另一头拴在船柱上。

  总之非常囧,但当他们甫一抵达伦敦,见到无数军舰、蒸汽船、帆船后,他们立马就改变了“攘夷”的想法,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井底之蛙”,西方人先进太多了,根本不可能攘住,只有虚心学习才对。

  所以半年后,当听说长州藩与美英军舰开战,伊藤和井上罄两人心急如焚,当即决定暂停学业,哪怕砍头也要尽快回日本,劝解日本人放弃抵抗西方人。

  爱国、开放、务实,回到国内的伊藤,后来又多次争取到去西欧和美国学习的机会,最终成为近代日本奠基人,其最重要的贡献是他依据德国宪法模型,为日本制定了《大日本帝国宪法》(明治宪法),令日本在保留天皇制的基础上走上宪政之路。

  被誉为日本战后对伊藤博文研究最为彻底全面的学者伊藤之雄的著作《伊藤博文:近代日本奠基人》提到,伊藤堪称近代日本奠基人,他的死亡至少造成了三个重大影响:

  (1)令日本加快了采取高压路线吞并韩国的步伐;(2)打断了伊藤晚年考虑帮助清廷引进宪政的计划;(3)最重要的是让明治宪法错过了进一步修改和完善的机会,从而留下致命祸根——未能平衡和压制日本军部权限,致使日本无可避免地走向军国主义。(日本具体如何滑入军国主义的,可参考血钻文章《这才是日本帝国的真面目》)

  伊藤晚年已经意识到此问题,有心推出相关法令,进一步完善宪法,但他一死,日本再无人有魄力有能力推动修宪。

  但话说回来,伊藤之死绝非偶然,跟22年后上海虹口的爆炸案一样,其根源皆为日本人贪婪的扩张欲望和野蛮的入侵战争。

  伊藤本人,虽希望日本走限制政府权力的宪政之路、口口声声和平主义、大言不惭帮清廷改革,却也不耽误他大力推动和支持吞并韩国、侵略中国的邪恶战争。

  事实上,日本在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中取得的胜利,都被认为乃伊藤推动的宪政改革的成果。

  所以说,不是安重根将伊藤杀死导致了日本军国主义滥觞,进而引发了后面的中日战争和太平洋战争,实乃伊藤或日本人的贪婪和野蛮,反噬自身,进而给周边乃至世界带去了数不尽的灾难和痛苦。这点,必须说清楚。

  伊藤被枪杀之前一天,他乘坐的火车,自旅顺抵达长春。这位为日本崛起忙活了一辈子、近耄耋之年的老者,望着车窗仔细观望中国的大好河山(当时被日本人叫做满洲),写下他人生的绝笔汉诗:

  “万里平原南满洲,风光阔远一天秋。当年战迹留余愤,更使行人牵暗愁。”

  其实日本人不会懂,于中国人而言,伊藤所谓暗愁、余愤,绝无诗意,实乃望着他国领土嘴角流出的哈喇子。我这么说,绝非故意栽赃日本人颇为敬重的伊藤。看完下一节就可知道了。

500

  春帆河豚

  1895年3月21日下午4点,日本马关,愁容满面的李鸿章,结束了与伊藤博文就甲午战败后清廷如何赔偿的第三次谈判。一行人走出谈判地春帆楼,乘轿子返回驿馆。

  但就在李鸿章轿子快抵达驿馆时,一个日本男子突然从人群蹿出来,众人未及反应,他朝李鸿章开了一枪。李左颊中弹,血流如注,当场昏厥过去。现场乱作一团,围观人群四散逃窜,行刺者趁乱混入人群,躲进了路边的一家店铺。

500

  不省人事的李鸿章,被随行人员抬回驿馆,由随行医生抢救,幸好子弹未击中要害,仅留在了左眼下一寸的位置,捡回一条老命。

  73岁的李苏醒过来后,非常镇定,不忘嘱咐随员保留被血染红的官服、叮嘱不能洗掉那衣服上的斑斑血迹。他认为,这次受伤或许可以在屈辱的谈判过程中换回一点筹码:“此血可以报国矣。”

  李鸿章受伤后,日方非常紧张,多次关心,天皇派来御医、皇后据说亲自手织绷带,尤其伊藤博文,简直气得顿足捶胸。他大骂刺客添乱,声称“这一事件的发生比战场上一两个师团的溃败还要严重!”

  他担心中方以此为据大谈条件,同时害怕当时反应强烈的西洋各国插手,坐收渔翁之利,当然更怕李拂袖而去、罢议回国。

  实际上,日方虽然表面咄咄逼人,一再威胁如果条件谈不拢就要再次起兵,甚至夺取京师,但其实当时的日本国小力薄,经不起再三折腾,不可能举兵深入中国内地,更别说长期占领了。唯清廷胆小怕事,无能据理力争罢了。

  刺杀李鸿章的凶手,名叫小山六之助,21岁,是日本右翼团体“神刀馆”成员 。此一团体不希望中日停战,不愿意看见中日议和。显然,这一想法,与日本政府预通过谈判逼迫清政府签订不平等条约获取最大利益的意图,大相径庭。

500

  3月28日,伊藤再次亲自来到驿所看望李鸿章,并带来了好消息:天皇下令停战。李不禁大喜,自以为这一枪总算没有白挨。

  但是4月17日双方通过多轮谈判签下的《马关条约》,依然堪称近代史上对中国伤害最大、侮辱最强的不平等条约:承认朝鲜独立、割让辽东半岛、台湾、澎湖列岛,赔偿2亿两白银。

  据说日方原本要求清政府赔偿3亿两白银,被中日砍了点,但其实这一赔款数额依然大大超越日方这次战争所用军费,实际获得了1.5倍的赔偿。

  这次谈判,伊藤充分展现了一个侵略者的贪婪和狡诈。谈判的场所春帆楼,原本为一个叫藤野玄洋于1862年开办的诊所,他死后,其女儿美智子将这改成了一家河豚料理店。

500

  伊藤对这店非常熟悉,当年担任首相时,经常光顾这儿,甚至这家店的名字“春帆楼”也是他依据自己的别号“春亩”而取的。至今春帆楼清日会谈场所仍保留当年会谈布景,是日本指定的文化保护遗迹。

500

500

  伊藤为这次谈判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事先嘱咐不准任何人打扰,各方报纸报道也必须经过新闻检查后方可付印。

  当然最为关键的,是日方完全掌握了中方的电报密码,中方的底牌日方全部知晓,和谈期间,李鸿章与国内总理衙门间的密电,被日方一一截获。

  泄露电报密码这事,要从1886年8月说起。当年清廷北洋舰队寄港日本长崎,期间清廷水兵与当地日本人发生冲突,一个叫吴大五郎的日本人偶然捡到了一个中方人员的小字典。小字典内汉文字纵横两侧标注了数字,日本电信专家判断,这就是清廷电报汉译电本,从中可推断出清廷制造密码的方法。

  甲午战争爆发前夕,日本外相陆奥宗光设下圈套,故意给清廷公使汪凤藻递交了一份汉文政府文书。结果次日,日本电信课就顺利截获公使馆向总理衙门报告该文书的电报。日本电信课依据同样的秘密规律,成功截获甲午战争前清廷公使馆与总理衙门间的密电,以及和谈期间李鸿章与总理衙门间沟通的密电。

  这事,是在伊藤博文死后30年,经由他的遗著《机密日清战争》公之于众的。说实话,侮辱性极强,清廷整个被人当傻子耍。最可气的,是当时发电报费用还极其昂贵,和谈期间,李鸿章一行光电报费就花了15000日元。

  掌握了清廷底牌,伊藤在谈判过程中便死咬着各项条件不松口,几乎到了吃肉不吐骨头的地步,尽显贪婪之嘴脸。

  谈判第二轮,伊腾就向李鸿章休战请求提出了四项条件:(1)占领大沽、天津、山海关;(2)接触占领地清军武装;(3)日本控制天津至山海关的铁路;(4)清国承担休战期间的日军费用。

  李鸿章完全没想到日方会提出如此苛刻的条件,当即抗议。双方僵持不下没有结果。从第三轮谈判开始,李鸿章直接避开了休战议题,跳到了媾和交涉,请日方开和平条约。就是在这时,出现了那场举世震惊的刺杀案,日本天皇这才要求伊藤允诺无条件休战。

  第四轮谈判,陆奥宗光向清廷开出了苛刻的媾和条件。病榻之上的李鸿章对割地赔款提出反论文书。伊藤约见李鸿章儿子李经方,露出明晃晃的獠牙,威胁说,“倘若谈判破裂,征清大总督将率大军出兵清国”。

  进入最后两轮谈判,李鸿章基本处于哀求状了,而知道清廷底牌的伊藤则时刻不忘提醒李鸿章日军正整装待发。

  最后一轮,会谈整整持续了5个小时,李鸿章甚至以朋友之名请求对方给面子,但伊藤不退半步。退出会谈室那一刻,李鸿章向伊藤仍下一句:“没有想到阁下是这样严酷执拗之人。”

  结局

  前面说过,日本走向军国主义,伊藤晚年实际已经预感到了,不仅因为他留下的明治宪法存有漏洞,他自己实际也是军事扩张的积极推动者,獠牙瘆人,贪婪无度。只是他可能没有料到,这样的一个日本,会最终将自己送上毁灭之路,而它生吞下去的那些领土、人口,会让它产生严重的消化不良反应。

  1945年9月2日黎明,日本外务大臣重光葵,与日本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朗,一同遥拜宫城后,启程前往横滨。两人的心情非常沉重,沿途荒凉无比,几无人影,到处是战火烧毁的断壁残垣,偶有一些人在废墟中搜找些什么。

  两人的目的地,是盟军占领的横滨码头停靠的“密苏里号”,任务是代表日本,签署日本战败投降书。前一天还狂风暴雨,可当日却晴空万里,海上风平浪静。两人抵达会场时,已经接近10点,战舰上站满了各国观礼的人,当然还有新闻记者及摄影记者,以及盟军代表麦克阿瑟。

  这一刻,距离1932年上海虹口公园那次爆炸,重光葵失去右腿、成为一名残疾人,已经过去了13年。当年也是他,代表日本,与中国签署了《淞沪停战协定》。

  那时的日本,还是亚洲绝对的土霸王,军队中尽是自伊藤时代以来就被扩张欲念占满了脑袋、骄傲的年轻军官,他们仰仗伊藤制定的宪法漏洞,强势压迫内阁,兼任文官,驱赶杀死任何妨碍他们帝国野心之人,他们要在中国东北建国,想把势力进一步扩展至整个华北,接着控制中国全境,这还不够,他们还想击败美国、英国,接管太平洋中风景秀丽的小岛,抢占东南亚丰富的油田资源。

  但1945年9月的这一天,日本早已不复当年神勇,大部分城市已经沦为废墟,被原子弹袭击后广岛和长崎,更成了人间地狱,大多数人第一次从收音机里听到了天皇暗沉沙哑的声音,却是他宣布日本投降、放弃抵抗的丧气之言。

  当重光葵拄着拐杖,一瘸一拐艰难地爬上甲板时,现场无论盟军还是与他同行的日本军人,竟无一人伸出手拉他一把。对面像在开party有说有笑的盟军,全都像在看笑话一样盯着这丑态一幕。当时插着裤兜,看着重光葵弯着腰签字的麦克阿瑟,在他后来的传记中,也曾特意记录下这一幕。

500

  

  而此刻,距离当年伊藤露出贪婪的嘴脸割去中国领土那会,也过去整整50个春秋了。那一年的伊藤在春帆楼以一派胜利者的姿态,“教育”比他年长17岁的李鸿章该如何治国,彻底失去了信心的李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再深表惭愧。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铭记历史,莫忘屈辱。在伊藤博文的众多对话中,李鸿章有句话说得没错,“日本人给予清国的刺激……终会唤醒中华国人。”

  部分参考资料:

  《伊藤博文:近代日本奠基人》,社科文献出版社,伊藤之雄著

  《清日战争》,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宗泽亚著

  《日本侵华内幕》,解放文艺出版社,重光葵著

  《中国出了个杀人王——上海滩第一枪手王亚樵》,团结出版社,金帛著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血钻故事”(ID:xuezuangushi),专注于硬派历史故事,伴你立足中华,勇闯世界。转载授权请联系“血钻故事”公众号。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