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卫首个电影NFT《一刹那》拍出428万:“NFT浪潮”席卷影视圈?

文 | Mia

10月9日,苏富比拍卖行的秋季拍卖会上,王家卫的首个电影NFT《花样年华——一剎那》以428.4万港元完成交易,成交价高于预期的300万港元。此NFT为《花样年华》1999年2月13日开机当天拍摄的片段,来自张曼玉和梁朝伟拍摄的第一天。

500

该NFT将仅发行1版,时长为1分钟31秒,合每秒4万元,同时创下王家卫个人作品与亚洲电影NFT作品拍卖价格新高。张国荣在《春光乍泄》中所穿的伤心探戈经典戏服——黄皮衣,也以75.6万港元成交。

NFT正在一次又一次刷新纪录:Twitter 创始人 Jack Dorsey 拍卖人类史上第一条推文,通过 NFT 卖出将近300万美元天价。前沿艺术家Beeple创作的JPG图片文件《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将5000张日常画作拼接在一起,该作品的NFT通过佳士得拍卖行以6900万美元的天价卖出。

500

摇滚乐队林肯公园成员Mike Shinoda通过NFT出售了一段75秒的音乐(并配了一幅艺术动画),拍卖价为4个以太坊(约合6600美元)。艺术家克里斯·托雷斯(Chris Torres)创作的著名GIF 表情图Nyan Cat的NFT版本也以6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

NFT为什么这么香?它又在影视娱乐圈引发了怎样的浪潮?

余文乐、徐静蕾争相收藏,NFT浪潮席卷娱乐圈?

要了解NFT的火爆,首先需要从其概念入手。所谓同质化代币,是指资产之间遵循着相同的规则,并且可以自由分割和交易置换,例如钞票、游戏币、比特币等等。而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其特征为完全独特且唯一,并且不能分割、彼此之间不能自由交换。

其诞生最早可以追溯到2017年,Larva Labs公司开发的像素头像生成器生成的一万多个各式不同的CryptoPunks加密朋克头像,此后,Crypto Cats公司推出一款名为“密码猫”(CryptocKitties)的游戏,玩家可以通过一串代码创造出一只“密码猫”数字形象,每只都独一无二,稀有猫咪被炒作到数十万美元。

与IP天然适配,NFT可以被应用于游戏、音乐、图像、盲盒、艺术品在内的一切数字化载体,上述特征,决定了它十分适宜于影视、艺术领域。其交易门槛并不高,能够防止盗版,保护作品的“独一无二性”,不同于过往艺术品交易的“不可追踪”,NFT可进入二级市场的各种平台,再一次进行流通,而在每次交易中,艺术家都能凭此获利,增加所有权的可交易价值。

奢侈品牌纷纷拥抱NFT,以求吸引Z 世代消费者,维护自身稀缺性。例如Burberry与游戏公司合作,在其游戏中推出限量版的 Blanko NFT 虚拟公仔,Louis Vuitton推出NFT冒险游戏,Gucci推出NFT电影短片。

NBA允许球迷在NBA Top Shot平台上购买、出售特定的、官方认证的精彩片段NFT,如詹姆斯一个灌篮精彩片段在该平台上以2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500

同“炒鞋”“炒币”一样,这是一场属于富人的游戏,NFT不仅被用于收藏、投资,更是标榜潮流形象的社交货币,多个明星亦加入其中。余文乐手里一度有79个NFT作品,价值超千万美金。其中一个像素头像,余文乐斥资近300万人民币。姚明创立的葡萄酒庄园推出全新的葡萄酒品牌及其限量版NFT收藏品。NBA球星库里,豪掷55个以太坊(约18万美金)把一只猿猴头头像收入囊中。徐静蕾Instagram头像是一张NFT小熊头像。Opensea(NFT交易平台)账户显示,徐静蕾拥有795个NFT作品,属于高端玩家。

随着2021年成为“NFT元年”,多部电影与NFT融合,令其热度进一步走高。IP拥有了新的流通市场,开辟了新的创作空间。

500

9月24日,全球首部NFT电影《ZERO CONTACT》在 NFT 平台 VUELE 首映,在 OpenSea 上进行拍卖。该片由奥斯卡影帝安东尼·霍普金斯主演,在四天拍卖中获得93,435 美元票房。每个NFT获得者都有机会通过ZERO CONTACT被编辑到电影中,收到电影海报的签名数字艺术作品、电影的“制作”、REMO x Dcsan 的加密生成艺术和 VUELE“金票”。其他将发行的收藏内容还有幕后花絮、未收录镜头、奖励功能、独家问答/采访、收藏品等。

此前传奇影业宣布将于9月22日推出其即将公映的电影《沙丘》主题系列NFT收藏品《Dune:FutureArtifacts》(沙丘:未来神器)。

9月30日,海纳星云旗下 IP 数字衍生品发行平台丸卡上线,推出电影《封神三部曲》首批 NFT 数字藏品并限量发售 400 枚,在产品冷启动的情况下,上线仅 24 分钟,400 枚数字藏品全部售罄。

以往传统电影往往需要面临盗录、网盘盗版链接等困境,而NFT的特性决定了“只有购买者才能真正拥有这部电影”,不难看出,NFT不仅改变了传统的电影发行方式、融资方式,强化了知识产权保护,还改变了观众的互动参与方式。

阿里腾讯大厂入局NFT:元宇宙想象?风口还是泡沫?

当前,作为一种新技术,NFT仍然处于初期发展的概念阶段,充满想象空间,但鱼龙混杂,泡沫丛生。国内NFT产品不可二次交易,而海外的NFT产品,大多基于架构在区块链公链上。我国明确规定,严禁虚拟货币炒作。国内用户仅可收藏、展示已购买的NFT数字藏品,不可转手交易,更不可自行推出NFT。

有专家认为,NFT的出现将加速实物资产安全、高效、低成本上链和数字化,在数字时代利用区块链技术去表明数字物品的权属,从而进一步完善价值互联网体系,推进数字世界的基础设施的建设。

随着几个月之前,元宇宙概念第一股 Roblox 上市,元宇宙概念备受追捧,而NFT被视为通往元宇宙的“关键钥匙”,因而热度也随之水涨船高。NFT能够支撑元宇宙的经济体系,元宇宙参与者可以根据在元宇宙的时间、金钱、内容贡献等获得奖励。凭借区块链技术,确保数字资产的不可复制,保障元宇宙内经济系统、元宇宙社区稳定运行。

腾讯和阿里等大厂入局NFT,更多地是风口赛道的战略布局,主要立足于对文化IP的保护和收藏概念,同时有意识地规避风险,基于自家公司打造的至信链、蚂蚁链的联盟链,无法进行二次交易,但仍不失积极探索意义,受到网民热烈追捧。

腾讯推出NFT交易平台“幻核”App,已上线的有声《十三邀》数字艺术收藏品NFT和万华镜数字民族图鉴瞬间售空,专门强调了“幻核”目前所售NFT均不可二手交易,不可转让赠送。2021 年 8 月 10 日,腾讯音乐开启首批数字藏品(胡彦斌《和尚》20 周年纪念黑胶 NFT)预约活动,成为中国首个发行数字藏品 NFT 的音乐平台,限量发售 2001 张,预约人数高达八万人。

500

阿里巴巴推出了专门用于 NFT 艺术的交易市场,展示了星球大战插图和西明珠塔的绘画的NFT。蚂蚁链粉丝粒陆续推出敦煌飞天、丰子恺漫画、公益画作、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湖南博物院馆藏T型帛画等10余款数字藏品。另外,阿里影业潮玩业务品牌锦鲤拿趣联合追光动画推出《白蛇2:青蛇劫起》数字艺术藏品。

乱象难以避免。iBox、UMX等中小NFT交易平台,采用定价发行、盲盒发行、拍卖等模式来出售不同类型的NFT作品。以“数字火炬”为例,尽管设立了严苛的转赠条件,仍被视为期货,相较于几十元的发行价,黄牛疯狂炒作稀有编号,生成器“抢到就是赚到”,二手平台上的交易价格通常都是十倍以上甚至过百倍。

更有甚者,有数字火炬在拍卖平台上的标价高达314.9万。初始售价为“10个支付宝积分+9块9”的敦煌飞天NFT,最高价格也被炒到了150万元。两者均因违规被关闭交易。

目前全球加密资产的总市值已超2万亿美元。据 Nonfungible 数据,今年二季度,NFT 市场交易额达 7.54 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同比增幅高达 3453%,环比增长也达到 48%。今年的交易数量并未突破2018年的峰值,但交易额最高却增长了10亿倍,这多少折射出“疯狂投资逐利”的非理性心态。

与此同时,全球NFT交易所的管理还比较混乱,原生资产无法确权,NFT价格边界无法确定。交易手续费跨度也极大,从2%到20%都有,尚未建立起统一的行业标准。

大量粗制滥造的数字艺术品进入,投机炒作,违背了NFT的本质。“这就像一场击鼓传花,看谁会成为最后一个接盘侠。”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