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点儿啥】禁止销售纸人纸马,就能解决“封建迷信”吗?

各位好,我是董佳宁。最近山西司法厅发布了个《殡葬管理条例(草案)》,说是要禁止生产和销售封建迷信的丧葬用品,包括纸人、纸马、纸房、冥币等等。现在还在征求意见,不过已经有网友坐不住了,说这个决定违背祖宗啊。烧个纸就封建迷信了?这帽子可不小。上坟烧报纸,糊弄鬼,上坟烧冥币,就是糊弄人?

实际上,对于殡葬行业的管理一直存在,毕竟埋葬和祭奠都不是随便的事。国务院也有《殡葬管理条例》,其中第十七条提到,禁止制造、销售封建迷信的丧葬用品。各地也都有相关的地方法规,基本大同小异,所以山西的这次并不是什么新规。

而关于烧纸是否属于封建迷信,这个要掰开来说,封建指的是社会关系,迷信指的是社会文化。我们先说前者。

封建,毫无疑问,在当代不具备现实基础。就社会关系而言,殡葬业已经非常产业化了,其中最突出的矛盾就是土地,说白了就是,死人和活人抢地盘。建国后,在公墓制基础上,我国开启了殡葬改革,核心就是推广火化。而火化的好处也很直接:减少耕地占用,节省木材消耗。

中国每年有900多万人去世,土葬用地按4平米,火葬按1平米算的话,那每年能省下2700万平米,也就是4万多亩地。而且墓地一般是长久性占地,每年都要递增。如今少数地方还有土葬,像中西部,还有一些农村地区,大部分地方,火葬已经是主流,很多都是强制性的。不过就算这样,土地仍然不够用。

我国地少人多,凡事就怕平均。尤其是东部地区,人口密集,城镇化率较高。一般在城市附近,政府会规划出几片墓地用地,面积固定,数量有限,先到先得。这就意味着墓地迟早都会占满,只能再向外扩展。根据2015年的数据,上海的墓穴使用率接近70%。到2040年,墓穴缺口将达到385万。

需求持续稳定,供给一直有限,催生出了很多天价墓地。比如在2016年,上海墓地价格超过房价4倍 ,高端墓地一座30万。那边的人死不起,这边的也不安生,阴阳两隔,互相闹心。不过,我们毕竟地方大,再怎么说,总归是有地方入土的。就像就业一样,一线城市留不下,可以去新一线,新一线不行,还有二三线,实在没得选,回十八线县城,甚至农村。

相比之下,香港的选择就没那么多了。香港的火化率超过90%,但地方还是不够用。在九龙有个墓地山,整座山密密麻麻全是墓碑,不由得让人想起劏tāng房、笼屋。有位英国摄影师曾经拍过一组作品,从上空看,这种墓地山就像梯田一样,旁边还有住宅楼,非常震撼。但就是这种墓,想葬还不一定葬的起。

香港的墓地分为四档,第一档叫婆罗门,啊不对,第一档是永久公墓,28万港币;要是嫌贵,可以选择第二档,分期付款,首付2.8万港币,有效期十年,后面每十年要续费2万;最便宜的第三档,2万港币,也是十年,但不可续期,如果到期了没人管,可能就扬了。最后一种叫金塔墓地,14万港币,不限期,面积只有一平米。

一平米也不小了,香港还有骨灰龛,就是那种专门存放骨灰的地方,像中药店的抽屉,每个只有小盒子那么大。买不起墓地的,骨灰就一直在这种龛里放着,这个小盒才是你永远的家。但就是这种小盒,价格也不低,私营的要几十万,数量还不够用。所以有的人直接就把骨灰供放在家里,为香港鬼片丰富了不少素材。

香港寸土寸金,又有丁屋政策,新地不好开发。应该说香港坟地产,就是畸形房地产的一部分,既有综合治理的问题,也有地理条件限制。总之就是一个很可悲的事实,活着没地儿呆,死了没地儿放。

不过香港也有一些创新,比如政府安排免费渡轮,鼓励大家进行海葬。有的玩的比较朋克,通过高温高压,把骨灰制作成晶石,可以摆放、携带。香港还有一家公司,建了个AR系统,打造AR墓地。有虚拟墓碑,可以用点燃的蜡烛、鲜花来装饰,扫墓的话再也不用爬山涉水,直接点点手机就行了。

这个我们其实比较熟悉,前些年大陆也流行过网络祭祀,线上烧纸,节能环保。有人还用区块链技术,开发了以太冥币,不知道能不能解决阴间通胀的问题。

说到烧纸,这个中国人可太执着了,除了冥币、纸人这些传统项目,还有很多奇葩的,比如车房iPhone,按摩椅、游艇、别墅,万物皆可烧,什么是中国人心中的极乐世界?答案就藏在纸扎品里。前一阵还出个地府新冠疫苗的纸扎,生怕阎王爷防控不到位,给地府群体免疫。

不过在人间,这就是管理上的老大难了。今年的清明节,哈尔滨城管局还说过,要让冥纸冥币无处可买、无纸可烧。这个也是出于现实考虑:防火。北方春秋之际气候干燥,如果广大农村每到节日都烧纸,一烧烧一片,那确实处处都是火灾隐情。如果是在城镇区域的话,烟雾不好扩散,又特别容易形成空气污染。这个就和烟花爆竹、秸秆焚烧都是一个道理。

但烟花和秸秆可以靠政策禁止,烧纸还真不好一刀切,因为涉及到文化习俗。祭奠逝去的人有很多方式,中国人最传统的就是烧纸,从唐朝开始就有了。要说它是迷信,确实有镇邪避凶、祈福消灾的一层意思。但它更多是一种社会文化,中国人看重家庭,焚烧纸钱作为一种仪式,能够强化人的信仰,维护宗族团结。

到今天也是一样,每逢清明节、中元节,家里亲戚从各地赶回来,组团去上坟。完事之后吃个饭,聊聊往事,再谈谈大家的近况,最后各奔东西,继续各自的生活。对于当下的人来说,回家上坟就像是一场归乡的心灵之旅,既缅怀逝去的人,也活人之间的一种社交。

同时也说明,烧纸这种习俗之所以还能保留,意味着大家永远需要一种仪式,在情感上连接两个世界。中国文化本来就很讲究实用,没有多少人相信,真的能把钱烧过去。死去元知万事空,古人都懂,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说到底,焚烧纸钱就和其他习俗一样,虽然有点假,但更像是一种彩头,一种心理明示,而不是所谓的迷信。

人活一次,总想留下点念想,《寻梦环游记》里有句台词,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同样,活着的人也不想忘记过去。因此,只要人没发生大变异,祭祀就永远是个刚需,这是人类上万年演化的结果。

因此在对这些习俗进行管理时,就得充分认识到它们的情感价值,避免一刀切。比如城市里禁止燃烧,但在郊区或墓地,专门规划出一片可以烧纸的公共区域,集中供应一定数量的纸质物品,供亲人朋友寄托哀思,并且做好消防措施,防控好风险。

或者模仿南方一些地区,在节日的时候举办特定的庙会活动,多设立些环保的祭祀的形式,而不仅仅是单调的烧纸。这样既能丰富文化生活,还可以用集体活动的形式进行管理。毕竟公权力不介入,就一定会有奇形怪状的“有活力社会团体”介入。

不过大的原则,还是要以现实 为主,优先保障活人的利益。地盘上,先给予活人足够的活动空间。传统民俗自然可以移风易俗,但也要考虑社会的混沌系统,禁止土葬,就要提供相应公共方案,打压天价墓地。不能让现代人基本的社会需求,又一次被资本扭曲。

同时对祭祀活动做好介入管理,尽量避免事故。如果烧纸闹出个火灾,可能当场就去见了祖宗。

总体来看,现代殡葬都在朝着绿色环保的方向发展,甚至与科技结合,赛博白事。1990年代,美国就开发了太空葬礼,直接把骨灰发上天,人在做,天在看。现在SpaceX也接这项业务,价格也不高,据说不到3.5万人民币,比香港便宜。从根源上说,我们身体里的原子都来自太空,来自宇===宙大爆炸,所以骨灰上天才是真正的落叶归根。

不过还是那句话,移风易俗往往要伴随着很高的社会成本,永远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制定政策时,要充分考虑到。我的节目固定是在周四和周日上线,如果加更,一般会放在周二。我们下期再见。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