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万元“古董废品”、被“美国大兵”600万杀猪,大妈们加入反诈狙击战

500

诈骗,一个熟悉又遥远的词汇。

被骗这件事,对当今的年轻人来说,遥远得像是回到2000年初的考古;但它却又并没有因社会发展而真正消失。

相反,手机上时不时窜进来的骚扰、诈骗短信;伪装成“高富帅”、“白富美”的杀猪盘骗局;“在家也能挣钱”的刷单诈骗等各种骗术依然活跃在我们的生活里,稍不留神,就会踩坑。

而在几乎所有的骗局里,老年人都是最容易受骗的那一类。

他们大多存下多年积蓄,防范意识又不足,如同拿着金玉的小孩子,引来骗子觊觎,想方设法把他们的金玉“夺走”。

当骗子把骗术和互联网结合起来,对互联网不甚明白的老年人更是容易被骗子牵着鼻子走,而为了对抗这些针对老年人的诈骗,蓝马甲行动,和社会各界一起,帮助老年人学习手机使用知识,和防诈骗教育,希望让老年人最终“会用手机、敢用手机”。

本期显微故事聚焦老年人的反诈狙击战,他们之中:

有人是热心肠的北京大妈,多年来持续宣传反诈理念和方法,给受骗(或疑似受骗)的街坊邻居出主意,帮他们防诈,在看到蓝马甲时,她忍不住笑,“我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事啊,我要加入这里,以后把这件事做得更好”;

有人是在岗十多年的基层民警,挨家挨户上门宣传防诈骗重要性,每周在社区举行防诈骗宣讲活动,后来,辖区居民但凡心里疑惑害怕被骗,马上就会找他询问:“赵警官,我应该怎么办?”

有人是为老年人答疑解惑的客服,从线上教老年人如何使用手机,在老年人反诈联盟里,她们从一个一个的答疑做起,形成防止老人被骗的一道线上线下合力的护城河……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文 | 小北

编辑 | 卓然

骗子步步为营,无处不在

57岁的王秀华是个非常时髦的老太太。

年轻的时,王秀华是劳模,退休了也闲不住,自己在社区报了插花和合唱团,还参与了京剧队、话剧社,到处去演出,每天都很忙碌。

有次,王秀华和队友去演出。开演前对方请她们吃饭,十几位老太太齐了之后,主办方就开始发材料,讲最近他们有一支理财特别好,一个团队凑5万块,每月能给他们返2000,还能到现场砸金蛋。

对方显然很了解老年人“害怕老无所依”的心态,告诉他们每个月定时发放的现金,既稳定,在需要的时候也能救急。

王秀华一听这话就笑了,她先生是警察,经常在家里和她科普各种骗术,她一听就知道这是个骗子。

王秀华马上就怼回去了,“咱们队里的老太太都不缺这么2000块,就算缺,咱们每人凑个300、500,也马上就凑齐了。演出就是演出,不要整这些虚的。”

王秀华想想就知道,他们的钱都是从最开始老太太们给的5万里出的,这个机构又没听说过,拿什么保证后续资金的稳定性?

但王秀华一人心里门儿清不行,同队去演出的有两位老太太,就没抵挡住诱惑,他们买了这个“投资”,花了好几万,但2年过去了,她们买投资的钱到现在都没回本。

后来,那家机构上了理财黑名单,这钱大概率也是要不回来了。

王秀华后来决定:再有演出,无论如何也不能要这种“拉投资”的,不能让老太太们辛苦大半辈子的钱打了水漂。

针对老年人的骗局的骗局很多,因为老年人手里有多年的积蓄、用于养老的存款,防范意识又比较低,很容易成为骗子们行骗成功的对象,且骗局的花样层出不穷。

为此,王秀华加入了“北京大妈有话说”宣传队优秀队员,而后多次参与北京大妈有话说组织的为老爱老公益活动、文艺活动。

500

图 | 王秀华参观蓝马甲反诈展

还有次,王秀华听说家附近一位80岁大爷在看电视购物的时候,被介绍了一个古董瓷盘,说是仅此一个,得4万块。

那大爷一听,嘿,4万买个古董,值!马上打电话买了。

最后这个瓷盘到手一看,嚯,大是真的大,直径得一尺半,但拿去一鉴定:假的!

老太爷后来自己挽尊,“我看看有没有人要,低价出手”,结果压根卖不出去,放家里也占地儿,4万多相当于买了个废品。

还有一次,王秀华在胡同里看到同小区的老太太,带着一个陌生男的往家走。

她上去打了个招呼,两人的神情都不大对,老太太面色着急,陌生男性则有点慌乱。她就问:宋姨,这是怎么啦?

老太太不说话,被问得急了,才说,“你不用管了,我还有事。”但就是不说。

王秀华心里警报拉响了,不问老太太,马上问那年轻男性,“你是谁?”对方自称是宋老太太儿子的朋友,来说点事。

但再问下去,对方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王秀华说,“宋姨,咱先不急,有什么事咱先联系上你儿子,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500

宋老太太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要是带着这个人直接回家,对方年轻力壮的,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那男性眼看事情不好,马上借口自己有事,跑了。

王秀华这才跟宋老太太讲,“宋姨,您别什么人都往家里带,多危险呐。他说他是你儿子朋友就信呐,先打个电话核实嘛,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王秀华这并非危言耸听,2020年,北京市发生大量涉老理财纠纷案件,刑事案件占比40%,老年人的财务损失非常严重。

而在刑事案件之外,还存在着保健品诈骗、电信诈骗、旅游诈骗、房产诈骗等各种各样的诈骗形式。

老年人的防诈骗教育,任重而道远。

找个老伴,600多万没了!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骗子的诈骗手段更是层出不穷。

赵成峰是上海浦东的一位社区民警,对像他这样的基层民警来说,“被骗”这种案件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他们经常会接到居民报案:

“警察,我被人骗钱了,我该怎么办?”

不久之前,赵成峰所在的所里收到一位中年女性的报案。她在网上交友时认识了一位美国大兵,双方非常聊得来,都有意进一步发展。

那位女性前后给对方打了600多万,打算去美国和对方见面时,却发现再也联系不上对方了。随后,她发现不对劲,报了警。

这600多万几乎是她的全部积蓄,有她特意存的买房的钱,也有她从此前买的理财中特意取出来的钱,她是真心把对方当成未来老伴看的,所以毫不藏私,但没想到遇上了骗子。

立案后,所里开始调查,一个多月后,他们抓获了犯案者:对方根本就不是美国大兵,是个黑人,甚至他都不在美国,就在中国国内,骗款后来也被逐渐追缴了回来。

500

图 | 赵成峰日常在社区与居民交流

但大部分欠款是很难追缴回来的。

赵成峰还曾经手过一桩老年人理财被骗的案件。那位老年人投资股票,在网络上认识一位同好后,彼此互相推荐股票,小赚了一笔。

后来对方推荐了一个投资项目,老人也没多想,直接投了,没想到那是一个类似于P2P的项目,很快暴雷,他一下子损失了30多万。

赵成峰朋友的太太,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从前也是知识分子,现在年纪大了,骗子骗她纸币放进药水里,涮一涮就能变成人民币。也不知骗子怎么讲的,她竟然信了,被骗去了18万。

骗局的多样性、骗子能言善辩的话术,都让被骗这件事变得寻常。况且,现在有些骗子也逐渐成了团伙,内部有专门的骗人话术,和针对专门的人群的骗人手段。

500

图 | 江西省蓝马甲志愿者在学习如何帮助老年人预防诈骗

在前端,他们会无孔不入地渗透老年人的日常生活;在后端,他们利用互联网反侦察,所有的信息都通过信息交换机隐藏自己的真实地址,再把信息交换机放去国外,一旦事情有变,他们马上就可以销毁账户信息。这使得侦查工作变得复杂。

更重要的是,很多老年人即使被骗,也不肯报警,只当“花钱买了教训”。

《中老年互联网生活研究报告》曾显示:如果把被骗广泛定义为钱财、感情、谣言、虚假宣传等多方面,老年人表示在互联网上受骗(或疑似受骗)的比例为67.3%,而被骗后,68.3%的老人不会寻求帮助。

老年人自己哑巴吃黄连,骗子的手段愈来愈高,这在无形中助长了骗子的猖獗。这时候,从源头上抓好老年人的防诈骗教育,就显得尤为必要。

今年3月,在国家反诈中心、工信部反诈中心的指导下,由支付宝发起、各界共同参与的公益志愿者活动——蓝马甲,开始试运营。

500

图 | 蓝马甲行动启动仪式

他们协同基层警察、社区居民,为老年人开设专业课程,教老年人如何使用智能手机,防范网络诈骗,科普投资理财的安全教育,帮助老年人解决手机“不会用、不敢用”的问题。

王秀华也加入了蓝马甲宣传队,为老人防骗公益事业添砖加瓦,积极传递正能量。

赵成峰则会一户一户地走访他所在辖区的居民,向他们科普网络诈骗的相关知识。在和蓝马甲合作后,他们每周会在社区开展防诈骗的课程。

500

图 | 民警在给老人们普及反诈知识

如果居民遇到了拿捏不准的事,赵成峰会让他们直接联系警察。赵成峰所在的辖区,有5000多位居民(不含外来人口及外国人),其中2/3都有赵成峰的微信,遇到不决,会直接在微信上联系他。

这样持续的宣传,对老年人防诈骗意识的提升是有用的。

有一次,一位老人接到电话,说儿子因欠款25万被绑架,必须汇款才能保证儿子安全。老人吓坏了,给赵警官打电话,同时很怕儿子出事,踉跄着去银行要给“绑匪”打钱。

赵警官察觉事情不对,赶紧找到老人把他拦了下来,同时想方设法联系老人儿子(其子在外工作,电话打不通),最终确认老人儿子没事,阻止了老人被骗。

王秀华则很早以前就像一个“蓝马甲人”。

在加入蓝马甲做志愿者之前,她就总爱和身边的老年人一起分享手机使用的技巧,科普骗子们的招数。

“我们老年人也有自己的群,平时我就跟大家讲,有什么拿不准的事发群里大家一起看看,一起出出主意,三个臭皮匠还顶一个诸葛亮呢。要是我们想不明白,就找我们家那位(警察),让他看看这事儿从政策、法律法规上讲行不行得通;实在不行,我们也能去妇联找律师咨询啊。”

500

图 | 王秀华参观蓝马甲防骗展

王秀华一点都不希望身边的老头老太太受骗,“很多人上当就是因为这事儿他不懂,不懂就容易糊涂,咱帮他捋明白了,他知道了,了解了,自己就不会上当了。”

这和蓝马甲做的事,异曲同工。所以当王秀华加入蓝马甲时,她自己也忍不住戏称,“在没套上蓝马甲之前,我就是这么做的,套上这身衣服,我以后得做的更好了。”

事实上,蓝马甲所宣讲的体系化、具体化的防诈骗知识,对王秀华而言也受益匪浅。

在蓝马甲在社区的启动仪式上,王秀华在现场看到了一个体验室,里面有着关于防诈骗的各种档案资料,包括骗子常用的话术、词汇;现场还有一个电话亭,可以接通听骗子的各种话术。

王秀华在现场拍了照,把那些系统的话术拿回去给社区的老朋友看。

“我们平时讨论还是说我们遇到的,但它(蓝马甲)全都系统地整理好了,你听完之后,下次再听这样的言语,你就会不由自主地提高警惕了。”

老人反诈里的“互联网温度”


在整个防范老人被骗的努力中,基层民警的宣讲让老人提高防诈骗的警戒心,同一社区居民间的互帮互助、互诫互防,以更柔性的方式帮助老年人识别骗子的手段,从而让老年人学会反诈知识。

但是,仅仅是来自线下的力量是不够的,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当下,老年人的反诈教育,还需要从线上着眼,为老年人的财产安全,加一层“防盗锁”。

吴太太特别喜欢玩支付宝上的一个游戏——蚂蚁探险,这是一个通关小游戏,可以自己选择目的地,操纵小人走向目的地。

而在去往目的地的过程中,游戏小人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安全怪物”,比如泄露隐私的信息、跟踪小人的陌生人、打电话自称权威机构要小人打款的“专业人士”。

通过这个小游戏,吴太太了解了很多关于防诈骗的知识,她把所有的关卡都玩了,心中对那些骗局、话术已耳熟能详。

但她仍觉得不尽兴,打电话跟支付宝说,“我好喜欢你们这个游戏,学到了很多防诈知识,但就是题目太少了,我已经全部做完了,你们快出一些新的题目吧。”

500

图 | 在蓝马甲启动仪式上,相关人士指导老人如何识别手机骗局

对那些当地较少进行防诈科普的人来说,互联网依然是能够消弭物理距离的有效办法。

当防诈变成一条游戏旅途,更多的人接触防诈骗知识、提高防诈骗警戒,便成为一种可能。

此外,如果在转账过程中,出现接收账户存在安全风险的,支付宝也会进行安全提醒、拦截,或电话提示风险。

黄先生急用钱时,下载了一个贷款app,打算借3万块钱。

但是,当他填好资料后,却被提示需要缴纳担保费,而后又提示他的信息存在问题,系统冻结,要他缴纳“解冻费”,前后一共交了5000多元。

但两笔款项打过去之后,对方依然没有放款,以账户存在问题为由,让他继续转账5000元。

黄先生用支付宝付这5000元时,收到了支付宝“对方账户有异常”的提醒,而后,他发现他和对方的聊天记录逐渐消失,黄先生这才恍然大悟,自己上当了!颇为庆幸另外5000块还没有打出去。

在老年人接触互联网的过程中,事前的教育和事中的安全防范,依然是十分必要的。

500

图 | 支付宝客服言伍(左一)正在给一位阿姨分享手机使用技巧

但这一整个体系对老年人来说,往往是陌生的,当他们收到信息发现资金变动时,他们挂心的往往是两点:

“我的钱去哪了?”

“当手机弹出消息来让我操作各种按钮(同意/不同意)时,我到底应该点哪一个?”

“老年人对账户、资金的变动特别敏感,如果他账户里的钱出去了,他不知道去向,他就会打电话询问,一来如果涉及到诈骗,我们会联动公安帮助老人;二来,如果是手机使用的问题,我们也会解决他们的疑惑。”

支付宝为此为老年人开设了一条“暖洋洋热线”,当后台识别到打电话来的人是老年人时,支付宝就会优先由人工客服接待对方,为他们提供手机使用,和防诈骗的帮助。

500

图 | 暖洋洋热线的客服小姐姐

事实上,当我们把中国大地上更广阔的空间纳入考虑之后,会发现仍有大部分的老人是不了解互联网、不会使用手机的。

在暖洋洋热线每天所接到的2000多人的咨询里,大部分是老年人来电询问手机的操作问题。

他们不懂互联网的常用语言,无法理解“设置”、“桌面”这些词是什么意思,也就更难了解自己在某个界面,应该做什么样的动作。

有一次,一位客服在远程指导老人使用手机时,告诉他:“现在,请返回桌面。”

电话那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老人才道:“我现在已经坐到桌子旁边了,下一步要做什么?”客服沉默了。

从此以后,“返回桌面”这个词组成了一个“禁语”。这个老年人无法理解的词汇,此后再也没有出现在他们和老年人通话的过程中。

500

500

图 | 暖洋洋支线客服内部传阅文件《怎么和老人好好说话》

对老年人而言,进入数字化社会的过程无疑是坎坷的,因为数字世界里的一切东西,都和他们前40、50年的经历与认知不符。

这样的隔阂使他们在数字时代面前胆怯,不敢进入,不敢尝试,同样,很多骗局也是基于老年人对互联网不懂,才敢去骗他们。

后记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60岁及以上人口超过2.6亿。

时代汹涌向前,但这样大的老年人群体,却不应该成为被时代抛弃的那一部分。

怎么才能让老年人更好地进入数字化时代?线上和线下的结合或许是最有效的方式。

这种结合并不仅仅是关乎老年人防诈和他们的财产安全,还包括以更便捷的方式触达更广泛的人群,让更多的人学会使用手机:

手机的按键究竟是什么意思;

当进入一个陌生的界面时,应该选择什么按键继续或退出;

信息传递后,需要选择的同意或不同意,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的钱去了哪里;

以及,最为重要的,如何保障他们在网络世界中的财产安全。

蓝马甲行动自今年3月中旬试运行以来,在各地政府部门、公安、反诈中心及其他志愿者组织指导、协同下,已在全国开展2000多场进社区、驻点等志愿服务,累计志愿服务超过10万人

500

图 | 蓝马甲志愿者进入社区普及反诈知识

今年内,蓝马甲行动还将陆续在杭州、上海、南京、武汉、郑州等数十余个城市开展超过5000场进社区讲座,并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形式,有效覆盖5000万人次。

从线上而言,互联网的力量跨越了物理距离的障碍,将信息无差别地传递到网络所在的地方,让缺失身边触手可及的力量的人,能通过互联网获取知识、答疑解惑;

而在线下,社区、居委会形成的共同学习、相互讨论的氛围,也让老年人在进入数字时代时不再感到孤独:身边的大家都在学习进入数字时代,我不是一个人。

只有这样,只有这样线上线下的结合,让老人在真实世界里有依靠,他们进入数字世界,才有桥梁。

 进入【显微故事】,关注发生在任何行业一线的故事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