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薪2/3、转行、“送外卖”……“双减”下的教培众生相 | 调查

文 | Mia

校外教育培训赛道凉透了。

此前已有征兆:年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点名”在线教育,年中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针对教培行业监管的“双减”文件正式落地。当天,“培训龙头股”新东方的股价暴跌50%,一天蒸发了400亿港元的市值,同时也创造了最大单日跌幅的历史记录,较今年2月高点跌去近 90%,好未来则跌去近 95%,新东方、高途、好未来三家头部在线教育公司的市值蒸发超5700亿元。

500

豪华公海游轮出海补课、教培机构转型书店与老师转型服务员、别墅抓捕教师、孝感扫黄打非办加入打击校外培训机构任务……谣言、段子和新闻同时在网上迅速流传。身处其中的从业者,又是如何看待其中冷暖,有着什么样的未来打算?

降薪2/3、砍业务线、转行、“送外卖”……教培行业众生相

“最近大家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想好找什么新工作没?人心惶惶。我再着急,领导比我着急,也比不上俞敏洪老师着急。”申远毕业后做的是金融,后因对金融行业的厌倦,对教育和孩子们的喜爱而加入了新东方,负责教初中英语。他正是此次的重点被打击对象。据了解,此次双减重点波及的主要是K12教培,例如在出国部的娜娜就感觉自己所在的部门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政策从三月份已经开始有所影响。最近带给他直接的冲击是教师资格证审查变严,不能排新课,特别闲,因此直到11月考资格证为止,这几个月他都会降薪2/3至1/2。另外他观察到,还有部分课程种类消失。公司联系了他,问要不要转岗销售。

“我其实还好啦,我也不是一毕业就干的这个,像那些真的一毕业就干这个,干了十年的老师,一下让他们转行,他们是真不知道干啥。大概的方向我问了一下,大家第一种是按兵不动,等学校安排。第二种是去考编制,进公立学校。最后一种就是转行,因为新东方的年轻老师其实比较多,刚毕业工作一两年,这个不行去干别的,可能占一大部分。”

申远猜测目前可能“顶风作案”的同行会减少,但还会有“接私活的老师,不给中间商赚差价”,家长缴费变少,老师赚得更多,但客源无法稳定,中间存在的风险是老师水平等。但他认为,教培行业不会真正消失。“只要还有人在生孩子,就总有教育焦虑和学习需求。特别是今年毕业班那一批。”在他看来,线下机构有更大的转型缓冲空间,真正受影响的是去年融资如火如荼的线上教育平台,“可能会直接死掉”。

500

仿佛验证着他这一说法,双减次日,高途集团创始人、CEO 陈向东定下了裁员13 个地方中心上万人的指标,1/3 的人离开。27日,好未来确定裁员。

娱乐独角兽咨询了猿辅导、学而思网校等多家头部平台,几乎均对采访三缄其口。有平台员工签署了保密协议,禁止私自与媒体接触。娱乐独角兽从其他渠道获知,某头部在线教育平台已经砍掉了部分业务线。焦虑在平台员工中弥漫,他们普遍关注着政策后续会引发怎样的发酵。他们日常调侃:“我就上个班,怎么还和黄赌毒挂钩了?”

500

如果说巨头们还有朝素质教育、其他赛道转型的缓冲时间,空间和资金,更难的是一些游走在边缘的中小机构。35岁的老查办了一家社区小型机构,其客户以熟人、朋友、邻居为主,都是双双需要加班的父母,每天收费接送十几个孩子上下学,此外还雇佣了一名南美国家的外教(欧美国家较贵),晚上顺便教教孩子们英语,定位介于托儿所与少儿培训之间。去年由于疫情冲击,中小学全面停课转为线上,对他带来致命一击,让他发愁的除了教培机构的资质,还有每个月固定六七万的成本,包括器材,房租,人工等等。万般无奈下,他做了一个社群,让原本请来给孩子们做营养餐的阿姨做起了大锅饭,自己和老婆穿梭在写字楼间送外卖盒饭,以求弥补损失。

今年,新的一轮冲击正在到来。从今年春天北京加大严查打击开始,老查开始失眠,医生诊断他患有焦虑症。他每天跑十多公里,把跑步当成一种情绪发泄,整个人瘦了一圈。外卖生意或许需要再次拾起,转行或已势在必行,但他还没有想好新的出路。

资本掉头转向职业教育:乱象、内卷

在半年以前,疫情加速教育线上化,焦虑加大学习欲望,年增长率保持在30%左右,市场规模估计在数千亿左右,K12在线教育被视为一块诱人的大蛋糕。

500

随着风向急转,资本正在加快逃离:2020年在线教育投融资总金额高达539.3亿元。2021年1-5月,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量为48起,已透露金额仅为91.2亿元。据高瓴资本5月17日向美国证监会(SEC)披露的2021一季度持仓报告显示,高瓴资本在2021年一季度大手笔减持教育中概股,好未来的 405.57 万股、一起教育的 464.34 万股均遭清仓。

在双减意见中规定,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这直接堵死了平台们的上市之路。随着K12教育赛道遭受重创,押错赛道们的VC、PE们将目光投向了职业教育领域。2021年1-5月,职业教育成为在线教育中投融资事件数量最多且金额占比最高的领域,共计10起,总金额为42.9亿元。近日,职业教育公司伯乐智才完成千万级人民币Pre-A轮融资,投资方为RKK Fund、蜀阳资本。

500

机构也同样朝这一方向转型求生,年初,作业帮上线成人教育品牌“不凡课堂”;3月,网易有道成立成人教育事业部,字节跳动上线了教师培训的“不倦课堂”;随后,高途课堂在4月下旬宣布成立成人在线教育平台。7月,腾讯入股在线职场教育科技公司秒可科技;7月7日,好未来正式推出轻舟品牌,该业务整合了旗下轻舟考研帮、轻舟考满分、轻舟留学三大子品牌。

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幼年时期有学前教育培训,青少年时期有K12教育培训,成年以后更是面对着各种各样的网红直播带货培训,理财培训,跨境电商培训,商务英语培训,高等学历培训,万事皆可培训,“终身教育”理念贯穿国人终生。智研咨询数据表示,2020 年国内成人教育市场规模达到 11077 亿元。

内卷无处不在。欲先鸡娃,必先自鸡。调查显示,许多参加工作5年以上的职场人都有再度返校读研深造的愿望,不少人一边辅导孩子,一边继续自我职业生涯教育。

继今年5月10日市场监管部门对作业帮、猿辅导处以250万元顶格罚款后,又有校外培训机构被罚,涉及机构达13家。然而,虚假宣传、贩卖焦虑、乱收费、过度营销等问题,不仅存在于K12教育领域,同样也存在于成人教育领域。App Growing 发布的《2020年度移动广告投放分析报告》显示,2020年的广告投放重点行业TOP 6中,教育培训以6%的占比位列第四。

在疯狂的“名校名师”背后是机构居高不下的营销费用和流量焦虑。短视频平台、社交媒体的迅猛发展,为部分资质不规范者提供了舞台。

以前在互联网大厂从事审核,最近被优化裁员的小雨讲述了自己的受骗经过。某日她在抖音上刷到一个专升本包过的广告,一时不及细想就交了8090元,不到一小时,在提问费用是否包括报名费,得到否定回答后,她产生了疑虑要求退款,这时对方开始装傻。她在微博、知乎等多个平台上搜到这家机构——仁仁百科,有不少有同样经历的人讲述了相似经历。随后小雨参考网上建议,依次报警、12345投诉、工商举报、法院起诉一条龙。对方最终在接到起诉后认怂,退款。小雨也从中得到了教训,准备今年乖乖自己学习考试。

事实上,此次双减虽然主要指向K12,但也对整个在线教育行业带来了打击。27日中公教育等多只以职业教育为主营业务的个股跌停。上述市场反应并非短期利空所致,而是对行业长期发展的担忧。或许,不仅是K12,整个教育行业都到了应该停下来反思,规范化的时刻。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