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点儿啥】中国人,后来者,不能吃海鲜!

听说过一阵要不让吃海鲜了,我得抓紧吃上几口。“我们对海鲜贪得无厌的胃口,正在耗尽世界各地的鱼类资源”。说这话的是一位旅游博主。他还说,现在过度捕捞非常严重,海洋环境被破坏,最后得出结论:中国人,你要少吃。

我先来介绍一下这位旅游博主,11岁移民美国,华裔,酷爱吃海鲜。总在微博晒各种美食照片,很多品种一般人都没听说过,比如智利帝王蟹、摩洛哥红虾,看上去十分高级。

他几年前还有一条微博,完整的文字大家可以看屏幕,大意是这样说的:光吃龙虾还不过瘾,我们又跟着一位当地人,拍摄他是怎么捉龙虾。他仔细查看珊瑚中的各狭缝,不久就发现一只大龙虾。用鱼枪射穿龙虾,因为太大差点没能从狭缝拿出来!好刺激!

确实好刺激。轮到自己就是一起吃,一起唱;对别人就是铁血十八星陆军,不吃海鲜。中国是一个渔业大国,那么中国到底捕捞了多少,又吃了多少,生产了多少呢?

2018年,全球水产品产量1.8亿吨,中国占了35%。人均上,全球每年人均供应20公斤,中国是这个数的两倍多。但是要注意,中国的水产品,77%是养殖。按总量算的话,比世界其他地区加起来还要高。而很多发达国家正好反过来,挪威有65%来自于野生捕捞,日本是83%,美国是91%。在吃海鲜这件事上,一个比一个狠。

1960年代的时候,中国的水产品消费,只占世界的十分之一。随着水产养殖技术获得突破,从1985年开始,养殖量超过捕捞量,并且差距越来越大。2018年,中国水产养殖规模6457万吨,总量和占比都是世界第一,也是主要渔业国家里,唯一一个养殖量超过捕捞量的。可以说,中国人吃的海鲜,几乎是凭借技术进步和自身努力,一步一个脚印养出来的。

咱自己吃自己的,还不行吗?不行,那位旅游博主又说了,谁让“我们”是后来者呢。这就很奇怪了,一开始我们吃不起,后来自己养,这也不行了?那已经养了的算怎么处理呢?给我们下了最后通牒,说啥不让我们俩养鳖,说这事要不答应,就把我们那王八捞出来挨个放血。

而且这位博主以“我们”的名义,号召中国人少吃海鲜,给其他国家做个榜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位老兄应该是美国籍。那这个“我们”的概念是什么呢?我们美国人?这样好像是通的:我们美国要少捕捞,给其它国家做出榜样——这才是“老大哥”的风范么。

但是看他的意思,好像又不是“我们”,好像是“你们”。“我们”不包括“我”,“我们”特指“我们”里面除了“我”的“你们”。“我”以前属于“我们”,后来“我”属于“他们”。“我”从“我们”这里来,到“他们”那里去。“我们”真正的含义是“我”和“他们”。“我们”来晚了,“我”没来晚。“你们”作为“我们”中的一部分,应该向“我”和“他们”学习。

前两天,又有一个科普作者发视频说,“日本不倒核废水,我们也不应吃海鲜!”这位科普作者把人称代词就分区得比较明确了:2011年,她曾在微博晒出捕鱼的照片,因为照片有点血腥,有网友在评论里抗议,她当即回复了四个字:管你球事。

“球”这个字用的好,大家都是地球人,都在关心地球上的事,关心地球上海洋的事。不管是先来者还是后来者。后来者不好当啊,吃肉毁林,吃鱼毁海。排放毁大气,不能算历史。

先来者地位高,先到先得,“不计前嫌”。从历史来看,全球鱼类消费的主力是日本、美国和欧洲。1960年代,这三大市场的鱼类消费量占全球47%,一半都被他们吃了,其中有不少是进口的。1976 年,欧美日的进口额占全球的76%,还都是好东西,以价格较高的物种为主。我们还在吸小龙虾里的调料的时候,人家已经拿龙虾肉当饭吃了。所以我建议大家把这条视频转给你身边的人,让朋友知道,当有人用那些奇怪理由干预你吃美食的时候,该怎样应对。

而在捕捞这个问题上,有些国家可谓臭名昭著。这几年,日本闹过不少鱼荒事件,比如蓝鳍金枪鱼濒危,就跟日本息息相关。不过他们最有名的是捕鲸,著名纪录片《海豚湾》里就有很多描述。顺便说一句,海豚也是鲸鱼的一种。1986年,《全球禁止捕鲸公约》通过,禁止商业捕鲸。日本说我不做商业,我做“研究”,然后全球捕杀鲸鱼的三分之一,就被他们“研究”掉了。

北欧国家捕鲸也是历史悠久,1985年以后,挪威、丹麦、冰岛加起来的量,快赶上日本了,不愧是“围鲸”人。美国当年也是捕鲸大户,在1853年一年,美国就捕杀了八千头鲸鱼,创造了1100万美元的收入。而美国的北方邻居加拿大,也十分热爱海洋动物。加拿大海豹特别多,每年都有海豹捕猎季,猎人往往会手持木棒,对准海豹,一棒子打死,然后直接剥皮。

像鲸鱼、海豹这种生物,能不能捕杀,捕杀量怎么控制,都是科学问题。就像刚刚说的,因为加拿大捕杀海豹这事,跟欧洲闹了矛盾,欧洲禁止进口加拿大的海豹肉。于是海豹又多了起来。可是海豹多了起来,又影响了其它物种的存量,鳕鱼数量开始减少。那把鳕鱼给吃濒危了谁负责呢?

吃狗肉,野蛮;吃鹅肝,文明。杀海豹,残忍,海豹吃了好多鱼,就当没听见。吃这件事,总是看起来简单,可是又纠缠着很多其它因素。先来者的优势,就是掌握话语权。美国人吃鱼,往往只吃鱼肚子那一段的肉,其它的,鱼头、鱼尾、鱼肚,统统扔掉。这不是浪费吗?是,又不是,全取决于你是“我们”还是“他们”。

中国在近些年,已经意识到过度捕捞的危害,就是不能一股脑都捞完,所以这几年休渔期越来越严格。从去年起,长江干流支流实施十年禁渔计划,并且不定期投放鱼苗。现在还流行“海洋牧场”概念,通过在近海投放人工鱼礁、改造滩涂,培养适宜环境,吸引鱼群主动过来。除此之外,中国还开发了很多海洋黑科技,比如帮挪威建造的智能深海渔场,一次可以养150万条三文鱼,好吃又环保。当然,这些鱼很多都用来满足中国吃货了。

我们说回到吃。如今,我们对自己的水产品已经很熟悉了,光螃蟹就有阳澄湖、固城湖、辽宁盘锦等多个著名品牌地。很多人吃烧烤,必点蒜蓉粉丝扇贝。现在欧洲杯踢得火热,也是海鲜消费爆发的季节,街边到处是红彤彤的小龙虾遗骸。可以说,吃海鲜已经是城市生活的一环。

但我们吃的海鲜或者河鲜,仍然以小型化品类为主。一般会辅以粉丝、重调味料或其他肉类,来弥补肉质的不足。在拿海鲜当饭吃的道路上,还任重道远。所谓的波士顿大龙虾,澳洲大龙虾,大部分人都没吃过。多数还只是在网络,看看吃播,过过干瘾。

而在吃上,发达国家不仅吃得多,还能吃出品味,吃出花。我的叔叔于勒大家都读过,法国人吃牡蛎,或者说吸牡蛎,可以吸得文雅、高贵。但让憨豆先生去吃,只能全倒别人包里,好浪费。

实际上,中国早就有高端水产养殖。举个例子,鱼子酱,大家都听说过,但吃过的应该不多。正宗鱼子酱用的是鲟鱼,野生数量已经很少了,因此非常珍贵。浙江有一家公司,鲟龙科技,采用人工养殖,规模曾经做到了全球最大,市场占有率35%,一公斤卖两万。但这个东西更对欧美人胃口,所以鲟龙公司做的鱼子酱,90%都出口了。

其实无论是鱼子酱,还是波龙澳龙,国内的市场份额都不大。偶尔尝尝鲜还行,经常吃,那得是什么家族?归根结底,我们现在吃得起海鲜,但远远没达到吃得好。

过度捕捞是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解决的方式,应该是加强人工养殖技术,促进全球合作。也可以从自己做起,少吃海鲜。而不是劝人少吃,或者甩锅给别的国家。就好像我身边的事情,也是这样。我偶尔会碰到有人劝我不要开车,低碳。别人还好,有些人,已经开了十几年二十年车了,我就不痛快了。我都低碳了这么多年了,你让我高碳几年吧行不行?何况你现在还在开大排量油车,我开的是纯电。

好了,现在是夜里9点多,我要去吃夜宵了,我看就是海鲜。今天是加更一期,希望大家能多给我点点赞。我的节目周四晚上,周日上午更新。最后还有一些旅游博主的风光美图,请大家好好欣赏。我们下期再见。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