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点儿啥】时代的一粒灰,印度人的一座山

各位好,我是观察者网的董佳宁。这几周最触目惊心的新闻,可能就是印度疫情了。从4月15日起,多日的新增都超过30万。偶尔数据会回落到20几万,还是因为假期,统计不完整。进入五月,甚至有几天突破了40万,打破了美国保持的纪录。现在,全印度累积确诊已经突破2000万。

这份数据已经相当恐怖了,可是很可能还是偏低了。《纽约时报》报道,政府和医院隐瞒了大量确诊和死亡数据。很多因新冠去世的人都被登记为“疾病”,也就是不会计入新冠统计数据。世卫专家估算,实际感染人数是官方数字的20倍到30倍,也就是可能有4到6亿人。这不禁让人想到了去年的一篇文章,里面说,群体免疫,是更高级的人道主义。

印度正在经历一次史无前例的挑战。首先是氧气缺乏。4月12日起,全国氧气日均需求量从3800多吨暴涨至6700吨。生产氧气需要制氧机,运输需要特种低温罐车,需要好的道路条件,这些印度都缺。

前方吃紧,后方还有人紧吃。生性“平和”的印度黄牛大量囤积氧气,然后高价卖出。黑市氧气价格一度暴涨六七倍。一瓶10升的氧气瓶,原价380人民币,黑市2500人民币。

时代的一粒灰,成了普通人的一座山。4月21日,马哈拉施特拉邦一家医院,22名患者断氧死亡。4月29日,新德里的医院断氧,25名患者死亡。5月3日,卡纳塔克邦一家公立医院断氧,24名患者死亡。

围绕氧气,整个印度打成了一锅粥。为了氧气配额,从医院到司法机构,都开始了明争暗斗:哈里亚纳邦指责德里窃取了本邦的氧气,北方邦则说德里抢夺氧气配额,德里高等法院说要绞死妨碍氧气供给的官员。很多邦都开始派警察武装押运,并禁止氧气车离开本邦。

我前几天刚刚重看了几遍《一九四二》,着重看了李雪健的几段。资源如此短缺,发生什么样的争夺都是可能的。这种局面是无解的。

《一九四二》里还有一场戏,有人自称研究出了扛饿的药丸。印度甚至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北方邦大祭司兼首席部长(Yogi),想到了一个神奇的办法。他说现在不是缺氧么,于是就在推特上号召,科学家要考虑把氮气转化成氧气。印度用牛尿、牛粪研究药品,也是有不少先例的了。这次的研究更加具有突破性,有望冲击宇宙诺贝尔奖。

火葬场早就不够用了,机器7*24超负荷运转,最后连装尸体的铁架子都被烤化。民众只能在街道上、公园里搭建临时的尸体处理点,自己捡柴、买牛粪焚烧。就这样还是处理不过来。一位在印度的作者记录,他一个朋友,告诉他了一些消息。在德里,人们把多具尸体堆在一起烧,就像纳粹焚尸炉那样。烧完之后,各家的家属们随便扒拉一点灰,当作骨灰带走。

这一切都让人感到无比痛心。我想起了一位以朋友多著称的作家的名言:我记录下这些细碎,是要告诉那些有罪的人们:不是只有死者和病人承受了灾难,我们所有的普通人,都在为这场人祸付出代价。

那么,印度是怎样走到现在这种绝望的局面的呢?这轮疫情爆发,其实早就有伏笔。2020年8月份,两个城市的数据都不对劲,孟买,贫民窟里57%的人抗体阳性,孟买附近有一个城市,浦那,则是52%。

但莫迪政府一直心态稳定,操作细腻。去年9月份,疫情数据出现拐点后,政府就吹起来了。今年年初,情况也还不错。全国单日新增一度还不到一万。日增一万,这个数字我们听起来非常吓人,但已经足以使印度比较振奋了。卫生部门多次表态,政府的封锁卓有成效,人民的口罩佩戴良好,印度已经控制疫情。

中国有一位作家曾经这样“警示”我们:灾难即将结束。朋友们,千万不要跟我谈胜利。记住,不是胜利,而是结束。印度的情况,谈不上胜利,连结束都不算。印度却又出现了一系列大型集会。

这些集会大约有三种。第一类是选举。今年不是印度的大选年,但有地方议会的选举。其中比较关键的是西孟加拉邦,这是执政党人民党少数没有控制的邦之一。今年为了完成“统一”大业,莫迪和人民党在这里下了血本,举办了一系列竞选集会。效果怎么样呢,经过两个多月的集会,4月末,这个邦病例激增,单日甚至接近两万例。

第二类是体育赛事。世界上比较知名的赛事,像五大联赛、NBA,都是停摆过一段时间,之后比赛恢复,但是要空场。印度呢?今年3月中旬,古吉拉特邦的板球比赛,涌进了13万观众。

第三类是宗教集会。著名的大壶节。据报道,总计有上亿人在几乎没有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先后涌入了恒河里。北部城市赫尔德瓦尔人数最多,4月12日起,有200万人在附近的恒河里集体沐浴。现场的信徒们还表示,“恒河母亲能从疫情中拯救我们。”庆典后,赫尔德瓦尔的确诊病例从几十激增到了1000多例。恒河边上的酒店就地改成了隔离区。

放任这么多人聚集,莫迪政府难道不知道风险吗?知道,但莫迪的基本盘之一就是印度教徒,他更知道得罪信徒的风险,换句话说,更在乎选票有没有风险。疫情不等人,选举也是不等人的呀。因此明明能事先阻止,印度政府却拒绝取消这个庆典。

在疫情没有控制好的情况下,政府官员居然如此松懈、麻木,无动于衷。我又想起了那位中国作家的话:过去皇帝有“永不叙用”之法,对有如此重大过错的官员,且给国家和百姓带来如此重大的灾难,这个法子,至少适用,并且已算最轻。我想,让他们回家当当老百姓吧,或许那时才会懂得百姓。

病毒的变种也在大量出现。去年全印度已发现240种变异毒株、7000多种变异。印度这么多的集会,也给病毒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有几个变种已经脱颖而出,影响最广的叫“双突变株”,或者叫“双重突变病毒”。不过这个名字不准确,它不止有两个突变,而是有13个。它拥有更强大的传染性和更强的免疫逃逸能力。就是说,给人打的疫苗保护效力会下降,免疫力弱的很可能仍然会被感染。

并且,变异病毒已经扩散到邻国尼泊尔。尼泊尔五月第一个星期,确诊病例增加了137%,其中就有这种印度变异的身影。大家戏称珠峰是“护国神山”,但现在珠峰也不安全了。最新的消息,尼泊尔那一边珠峰大本营已经有17人确诊。而前段时间,重庆也出现了几例这种变异的患者。他们从印度出发,经由尼泊尔,飞到重庆,感染很可能是发生在印度境内。

印度的疫情已经处在极其危险的状态,造成目前现状的元凶是糟糕的基层治理能力。中央政府连准确的数据都无法获得,这意味着中央政府对基层失去掌控。而且也不仅仅是疫情数据,多年以来印度的经济数据,比如说GDP和人口,就一直计算不准。

这也不难理解,长期以来印度就是散装的。可以理解成一堆土邦,强行被捏到了一块。如何把一群基本交流都成问题的人,聚集在一起做同一件事,就成了一个永恒的难题。

莫迪上任后,定下来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凝聚。他用的手段是印度教民族主义,翻译翻译就是宗教狂热加山寨法西斯,这确实有一定的动员效果。可是现在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把人都动员起来去集会了。

莫迪遭到了自己动员能力的反噬。你越强调用宗教凝聚人民,人民就越要去过这个大壶节。越去过节,感染人数越多。这件事情有答案吗?如果说有的话,答案很可能在恒河里。

所以这真的是体制问题,选举政治,无法保证选上来的人能为国家负责,无法保证能真真正正地为人民负责。让我们再一次重复作者发出的“警示”:早期失误,尽管有各种客观理由,但对于百姓来说,所有的客观和所有的理由,都是人命。

就现状来看,即便是把莫迪政权推翻了,也很难说印度就有救了。基于印度有限的检测水平,以及基层的混乱程度,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预期。比如说,印度始终无法建立群体免疫,大量感染病例让病毒快速突变,造成更大规模的感染和死亡。印度经济有没有可能崩溃,会不会产生难民?会不会向周边国家涌入。届时就不是印度一国的灾难了,全世界都可能出现新一轮蔓延。

我国最近援助印度的力度已经很大了。自4月以来,向印度提供了超过5000台呼吸机、2万多台制氧机、超过2000万个口罩,以及约3800吨药品。另外,还有4万台制氧机在赶制中,要不了多久就能交付了。

我知道印度部分官员、网民,即便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对中国出言不逊。可是我们不得不这样做。首先是出于人道主义,其次,为了维护我国边境的和平,以及邻国、友邦的安全,也要控制印度的疫情。往大了说,只有解决了印度疫情,我国的一带一路项目才能继续展开。为了与东南亚各国达成经济上的深度合作,印度始终是绕不过去的。

对于我国来说,还有一点值得警惕,那就是印度军方。按理来说,国内乱成这样,中央应该抽调人力物力救灾。但印度边境部队,自去年与解放军脱离接触后,并没有完全撤离。有很多部队仍然停留在边境附近,修建军事设施。

去年我们已经看到了,莫迪当局一旦内部矛盾无法处理,或者选票拉不着了,就会在边境碰瓷。到了今年,印军的规模和后勤能力,相比去年同期将会上升。更要命的是,他们很可能增加了一种武器:病毒。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