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见光股价跌停,古井贡酒外购基酒传闻待解

500

文丨刘白 编辑丨百进

来源丨正经社(ID:zhengjingshe)

商战的残酷性,足以颠覆历史。曾几何时,“西不入川,东不入皖”给了川酒和徽酒十足的尊重。到如今,五粮液带头的川酒,抱团杀向各地;徽酒,却栽在了古井贡酒这只“领头羊”身上。

业绩下滑、外拓不利以及无法自圆的“年份酒”故事,唱衰和质疑声中,古井贡酒疲惫难行。

01

业绩见光股价跌停

根据4月29日晚间发布的财报信息,古井贡酒2020年营业收入为102.92亿元,归属净利润为18.55亿元,分别同比下降1.20%、11.58%。

对比同行来看,古井贡酒已然成为百亿营收俱乐部中“最差的学生”。略为超前的是同样成绩不好的“民酒代表”顺鑫农业,营收跌幅为1.01%。

关于业绩波动,古井贡酒给出了一连串的解释——“疫情影响造成的不确定性”、“企业管理失职”、“企业体制缺乏活性”以及“人才不够用”等等。总结起来就是,酒卖得不好都是我的问题,我想改,但你们别着急。

《正经社》消费分析师梳理获悉,市场不是没有给过古井贡酒时间。2016年至今的5年时间里,其营收增幅一直不稳定,分别为14.54%、15.81%、24.65%、19.93%以及-1.20%。净利润增幅也跟随营收,呈现倒V字走势,同期分别为15.94%、38.46%、47.57%、23.73%以及-11.58%。

可以看到,所谓的疫情影响只是一个恰逢其时的挡箭牌,古井贡酒的业绩自2019年开始就已经出现了疲软。而这是否能通过其对管理、体制以及人才培养的优化所有改善呢?短时间内也是无法得到答案的。

一个无法解决问题的答案显然是投资者们忍受不了的。4月30日早盘,古井贡酒大幅低开5%,随后在五分钟之内封跌停板直至收盘。截至当天收盘,股价报收227.33元,总市值1145亿元。自此,古井贡酒市值已较年初触及的高点跌去23%。

500

02

再造行动遭遇重挫

作为白酒“老八大”里的座上宾,古井贡酒走到今天这样的窘境,令人唏嘘的同时也让人好奇,它是怎么把自己作到“卖不动”的?

2019年,刚刚跨入“百亿俱乐部”的古井贡酒对即将到来的区域挤压式竞争全然没有察觉,反倒是制定了“五年营收(2020年-2024年)达到200亿”的目标,喊出了未来5年再造一个新古井的口号。

也是那一年,贵州茅台股价破千、市值突破万亿。一切看起来,都是抹杀白酒黄金期消退论的有利证据。但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茅台热仅仅带动了酱酒热,区域酒企、尤其是非酱酒品牌则按部就班地进入到了存量竞争的“白银时代”。古井贡酒是后者。

2020年的疫情是让其清醒过来的一击重锤。刚刚夸下海口的古井贡酒在2020年一季度便迎来了营收同比下跌10.55%、归属净利润下跌18.71%的双重打击。结局我们都知道了,2020年的古井贡酒陷入原地踏步的艰难局面。

或许是对200亿元目标尚存一丝希冀,古井贡酒把砝码压在了收购扩大规模的天平上。2020年底,古井贡酒打出了“收购酒企+募集资金”组合拳,先是出台50亿元技改再融资预案,接着又宣布拟收购明光酒业。

逻辑上来讲,在存量竞争时代,收购是一条扩大规模的有效路径。但古井贡酒收购光明酒业的生意并没有被业界看好。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正经社》消费分析师,明光酒业本身位于安徽本地,且品牌势能在行业内也属于边缘位置。古井贡酒收购明光酒业,只能是体量上的增长,对于省内外的竞争力提升意义都不大。

类似的收购还有古井贡酒在2016年收购的黄鹤楼酒业。根据此前收购的约定,2017年-2020年黄鹤楼酒业营收规模须达到8.05亿元、10.06亿元、13.08亿元、17亿元。前面三年,黄鹤楼酒均已踩线完成业绩承诺,而2020年,黄鹤楼酒业含税收入只有5.83亿元,同比下降55.27%,严重腰斩。由此直接导致其业绩考核期顺延一年。

黄鹤楼酒业没能兑现的11多亿元的业绩空白,正是古井贡酒没能如期完成年度营收目标的症结所在。根据公开资料,此前古井贡酒计划在2020年实现营收116亿元(实际营收102.92亿元)。

03

外购基酒传闻待解

收购无望,只能自强。古井贡酒的算盘是想靠着“年份原浆”出圈。《正经社》消费分析师查阅资料了解到,“年份原浆”这一商标早于2009年就被古井贡酒申请了商标注册,在“年份酒”火热的当下,包括贵州茅台、贵州醇、洋河股份在内的众多酒企都看上了这块蛋糕。

但由于业内对于“年份酒”并没有可参考的标准,因此,各酒企都是自说自话地营销,市场更是乱象丛生。古井贡酒作为“年份原浆”的元老,则在这场热浪中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早在2012年,就有消息曝出,古井贡酒外购大量食用酒精勾兑成品酒。彼时,古井贡酒就辩解称,公司只是使用食用酒精勾调低端白酒,“年份原浆”属于高端白酒,与此无关。

2020年开始,古井贡酒开始披露各系列基酒产量。数据显示,其2020年年份原浆、古井贡酒、黄鹤楼酒业的生产量分别为3.98万吨、2.23万吨、0.55万吨,共计6.76万吨。同时其他酒生产量为1.61万吨,整体产能为8.37万吨。这与2019年定调的9.38万吨实际生产量有所出入。

对于外购基酒以及实际产量的口径差异,古井贡酒并没有对外解释。不过,与未散开的谜团同时走入大众视野的还有古井贡酒火急火燎要扩产的项目。

2020年底,古井贡酒计划募资50亿元,总投资89亿元,欲进行原酒生产能力的提升。根据媒体报道口径,该项目5年后达产时,公司整体成品酒产能将在目前11.5万吨(目前设计产能)的基础上增加13万吨,达到24.5万吨。

有意思的是,与产能扩张的野心相比,古井贡酒2017年至2019年产能利用率仅为70.87%、72.43%和81.57%。一边是贪多的产能设计,一边是下滑的营收,不免让人担心,古井贡酒会否最终落个贪多嚼不烂的结局。抑或是,如此着急地想提升产能,又是为了掩饰些什么呢?【《正经社》出品】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 百进·校对|然然


声明:文章仅供参考,勿作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喜欢文章的朋友请关注《正经社》,我们将对上市公司持续进行价值发现与风险警示

转载正经社任一原创文章,均请完整保留文首和文尾的版权信息,否则视为侵权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