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当年烽火里-朝鲜战争的三次转折

1950年到1953年的朝鲜战争(含抗美援朝阶段)的战争形势实际发生了三次颠覆性的转折,使战争形势发生了逆转。分别是第一次仁川登陆,第二次二次战役,第三次五次战役。

500

1950年6到8月战况

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形势是一边倒的,北朝鲜始终压着南朝鲜,战线一直向南推进,即使美军先遣部队加入后,也没有改变,到7月底南朝鲜军和美军被一直逼退到釜山、大邱的环形防御圈,朝鲜人民军已占领朝鲜半岛90%的土地和控制了92%的人口,不过他们也是强弩之末了,防御圈内的“联合国军”什么也不缺,兵力还是进攻方的2倍。

第一次逆转发生了9月15日,麦克阿瑟精心策划的仁川登陆一启动,7.5万联合国军从朝鲜半岛的蜂腰部上岸,没有防备的朝鲜军队被截断在南方,朝鲜北部兵力空虚,战局瞬时急转直下,朝鲜由胜转败。

500

1950年9到11月战况

第二次是二次战役,在第一次战役志愿军给了美军和南朝鲜军一个突然打击后,接着就隐遁了,还把抓到的俘虏很多都放了,同时放出风声,说没粮没弹了,运输线也被切断了,部队要撤了,还扔了枪支和物资,戏演得很足,这实际是针对麦克阿瑟的特点做的骄敌和诱敌之计。

麦克阿瑟真的上当了,对中国的兵力和战斗力都严重估计不足,开始了圣诞节攻势,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11月25日西线,11月27日东线志愿军突然发动全面攻势,长津湖、松骨峰的故事没有人不知道吧,此役歼敌3.6万人,解放了朝鲜北半部除襄阳外的全部地区,将战线推至“三八线”。

此战把联合国军打得魂都没有了,1950年12月16日,杜鲁门总统发表广播讲话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开始进行国内动员,扩军100万,总兵力从250万扩充到350万,其中陆军扩大到150万人20个师。而在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前,陆军只有59.1万人10个师。

并且做了要给中国扔原子弹的准备,重创后麦克阿瑟要求扩大战争,最大限度增兵、对中国大陆直接进行攻击,使用国民党部队参与战争等,直到美国陆军参谋长柯林斯视察朝鲜前线后发现美军实力并没有真正受损,只是士气低落才开始缓解美国的严重不自信。可以说这次战役是朝鲜战争(抗美援朝)的定局之战,此战美国南朝鲜方面由胜转败。

500

1950年11月到1951年1月战况

从1950年12月31日第三次战役起,战线不是往南推了吗,最远到了37线?怎么到53年7月27日停战协定签订,不但比二次战役占的地盘还少,还失去了朝鲜中部东海岸一侧很大的一块地呢?这种局面是怎样形成的,实际也有一个转折,转折点就是五次战役。虽然军迷们都知道,180师,后勤不济、铁原阻击等,但是对五次战役在朝鲜战争中所处的地位作用认识还是模糊的。

500

五次战役一阶段

要说五次战役,简单先说下四次战役,此战是个坚守防御加运动防御战,主要作用在为制止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南朝鲜军发动的攻势,争取时间掩护后续兵团到达,进行反击准备。通过迟滞和消耗敌人,掩护了新入朝的19兵团3个军,3兵团3个军,还有47军,这些部队已经换装了苏式武器,又都是生力军,加上已经重新整补的9兵团3个军,一线一共11个军,还有4个炮兵师,还有朝鲜人民军4个军团(相当于军,1、2、3、5),一线兵力70万,后面还有在修整的38、42、47军,兵力空前强大,雄厚的兵力,齐整的武器,让高层产生了将敌人推入大海的冲动,虽然彭总反对速胜论,为此专门进京,但是时也运也,现在手头这么壮,也激起了他更大的雄心,按照他和主席的思路,“战争准备长期,尽量争取短期”。

在五次战役的讨论会上了,彭总不顾邓华、洪学智的意见-将敌人放进来打,制定了向南进攻,准备消灭敌人5个师(含美军3个师)的计划。

这是五次战役的由来。五次战役一阶段,从1951年4月22日起到29日结束,正好是7天,为什么是7天,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后勤能力到此时并没有改善,反而部队大量增加,战线大大推进,难度是越来越大,4月8日,敌机向我三登库区投掷大量燃烧弹,一次就烧毁了84节火车皮的物资,其中有粮食287万斤,豆油33万斤,单衣和衬衣40万套,胶鞋19万双,后方供应的物资只有百分之六七十能到前线,其余的都在途中被炸毁了。

由于双方在三八线附近已经反复拉锯了4次,形成了300里无粮区,所以志愿军还是“米袋攻势”、“礼拜攻势”,7天左右前线就无粮无弹了。而美军在李奇微入朝后已经掌握了我军的作战规律和后勤能力,采用“磁性战术”,每天晚上后退20~30公里,就是志愿军脚程追击的距离,白天开始火力反扑,反复杀伤我人员,到7天左右开始反击。

一阶段我军3个兵团本来想来个左(9兵团)右(19兵团)战役包抄,中间3兵团平推,结果19、3兵团打的都不理想,只有19兵团主力63军有些亮点,战线虽然向前推进了几十公里,但是没有形成战役包围,歼灭敌人并不多。

我军于是转移兵力,到东线做文章,决定第3、第9兵团隐蔽东移,和人民军一起实施第二阶段作战。计划首先集中兵力歼灭县里地区南朝鲜军第3、第5、第7、第9师,尔后视情况再歼南朝鲜军首都师和第11师(就是想打弱敌,南朝鲜的6个师)。

以第19兵团和人民军第1军团在汉城东西地区渡江佯动,第39军主力南渡昭阳江,掩护第3、第9兵团东移。战役于5月16日发起,给南朝鲜的3个师造成了重大杀伤,算部分完成了战役目标,但是机械化的美军增援迅速,20日,美军第3师就堵住战役缺口,再次将战线拉平。

我军遂于21日结束第二阶段作战。注意:战役从发起到结束才5天,我军已经粮弹将尽,尽显疲态,为了保有一定的战斗力,遂停。到此为止五次战役虽然战果不圆满但是也没有大的问题,最艰难的时刻就在后面。

500

五次战役二阶段

中朝军队为争取主力集结休整,总结作战经验,造成尔后有利态势,决定主力北移"三八线"南北地区。为掩护主力转移和休整,各兵团留1个师至1个军的兵力,进行运动防御,迟滞敌人前进。

但是没有料到的是美军的反攻来的那么快那么猛,国内以前的文章总是对李奇微高看一眼,说他发现了志愿军的短板,实际李奇微打仗谨慎有余,他设定的战术的确在防守上让中朝方面很难受,但是主动性不足,而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是个“牤子”,也就是猛人,他不但在后面发明了“范弗里特弹药量”,还在朝鲜把美军二战中惯用的“特遣队”战术又复活了,即以装甲部队为主组织快速的混合部队突入对手纵深,捕捉敌后退部队的方法。

23日晨,"联合国军"集中4个军13个师的兵力,主要沿汉城至涟川(左翼)、春川至华川(中部)、洪川至麟蹄公路(右路),多路向北推进。

而志愿军总部撤退规定的撤退时间点是从5月23日晚起各部统一北移,只让担任3兵团预备队的39军于22日晚提前北移,但3兵团却令15军也于22日晚提前北移,结果15军于当晚立即脱离了阵地后,让开了洪川至麟蹄公路,因此美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便令兵力不足1个连(仅有4辆坦克、1个排工兵和11个人的情报侦察分队)的纽曼支队先行出发,在3个小时内,沿洪川-麟蹄公路向志愿军纵深穿插20余公里,于5月24日16时30分到达昭阳江南岸。

突入中朝军突出部(即东部战线上的大凹陷),切断中朝军退路,捕捉突出部内的志愿军第9兵团(20、27、12)和朝鲜人民军(2、3、5)主力,共计6个军的兵力,2个小时之后,盖尔哈特装甲支队主力也到达。

但此时志愿军已经反应过来了,志愿军第27军迅速调整部署,截断公路,阻止了盖尔哈特装甲支队进一步向纵深穿插的企图;同时由于美军突入兵力不足,无法控制洪川-麟蹄公路沿途要点,志愿军第12军主力于当日晚越过该公路,顺利转移;志愿军第20军则在当日早晨已转移至麟蹄以西地区;捕捉志愿军第9兵团的企图失败。直到美第2师主力到达之后,美军才于27日占领麟蹄,而此时朝鲜人民军的三个军团也已安全转移,美军切断朝鲜人民军退路的企图也宣告失败,东线部队算安全了。

500

五次战役转移阶段

但是从中我们看出,中朝军队由于对"联合国军"迅速实施全线反扑估计不足,转移的组织计划不够周密,担任运动防御的部队,有的尚未进入防御地区,有的虽已进入但未很好控制要点与公路,组织有效的交替掩护,以致全线出现多处空隙,使"联合国军"的"特遣队"得以乘隙而入,就是被用我们自己经常用的穿插战术给反噬了,当然咱们的穿插一直是脚板,他们是铁脚板。

500

中部的部队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此时中部的3兵团,手头只有1个60军,其它部队要么先撤了,要么配置给其它兵团了,突在最前面的是180师,本来说好的23日晚一起撤,结果右邻63军部队提前撤了,也没有打招呼,左翼15军也走了,部队又要掩护全兵团伤员的转移,又不能走,上级的电台又坏了,各种事遇到一起, 5月28日,全师分散突围,总减员7644人。

实际的3兵团比这还惨,据不完全统计,3兵团3个军的担架团除部分伤亡外,全部跑散,12军,60军通讯器材大部损失,全兵团遗弃重伤员共约6000余人。在转移阶段中,志愿军共有2万人失踪,其中第3兵团1.6万,部队信心发生动摇,逃亡,投降的到处都有,这些在国内此阶段志愿军总部和主席等往来的电报中都有体现,美方则宣称5月下旬俘虏我方1.7万人(占志愿军被俘总数的80%以上)。

500

西线还好,美军在这里的反击从20号开始,因为当然我军的战线完整,这边战线突进又短,也顺利撤退了。但是咱们撤了,美军可不让,他们没有什么7天作战的限制,他们的目标是“堪萨斯线”,为了保障“堪萨斯线”,在“堪萨斯线”前建立一条警戒线,即“怀俄明线”,这就需要打铁原、金化两地。

500

63军军长傅崇碧

先说说铁原的地理位置,铁原位于朝鲜的中北部,与金化、平康构成铁三角,是汉城至平壤铁路的必经之地,也是几条重要公路的交汇地,这里山峰耸立,山岭连绵。是战争中屯集、转运物资的重要战略交通枢钮,也是攻击敌人遏制对手进攻态势的战略要地,美军的目标是占领铁三角地区的底边。

彭总和国内已经意识到五次战役的失败,正在制定新的防御战略,后面的三道防御阵地正在构建,此时需要拖住美军进攻的步伐,于是有了铁原阻击战,的确通过63军的牺牲,基本达到了战略目的,计划拖敌人10到15天,实际拖了13天,到6月10日我军放弃铁原,宣布结束五次战役,美军在6月11日占领了铁原和金化。如今的朝鲜和韩国虽然都有铁原和金化郡,但是当时咱们守卫的地方如今都在韩国,看过纪录片《铁在烧》的,都知道是在韩国拍摄的。

500

彭总在朝鲜

1953年6月5日斯大林给毛泽东和彭德怀发报:“彭德怀同志谈到英美军队有较高的士气,而中国军队中则出现了'严重的右倾情绪’。

我认为,这是由于你们采取的先是稍稍向前推进,然后又数次重复后撤的局部性机动作战,给你们的部队造成中国人和朝鲜人力量弱小的印象,而给英美军队造成他们强大的印象。我担心,这种情况可能破坏中朝军队的士气。”

此时金日成赶到北京,表示要结束战争,毛泽东请他到莫斯科去,6月5日毛泽东致电斯大林,说金日成和高岗要见斯大林谈“财政问题,在前线直接采取军事行动的问题,敌人有在我后方沿海一带登陆危险的问题”。6月7日又建议在苏的林彪也参加会谈。6月13日斯大林同意停战。

后来,毛主席总结此次战役时说“各级领导都有一定的责任,但又不能负全部的责任”,并且还少有地自责说:“是打急了、打大了、打远了。”

500

红线是五次战役开始位置,绿线是结束位置

虽然在官方文章中都没有承认五次战役失败。但是从战役的发起位置和结束位置来说。战役结束时,中朝方面不但没有前进,反而后退,从我军最看重的歼灭敌人有生力量来说,根本没有打疼美军,反而被敌人兜在后面追,至于我方公布的歼敌数量,因为和对方公布数量相差太大,就不列出分析了,因为在没有官方新公布数据站脚的情况下,是说不清的。

网上有人把此次战役归结为彭总四大败仗之一,并说是彭总承认的,依据是《彭德怀自述》,我那本翻烂的《彭德怀自述》书中并没有找到出处,欢迎也看过原书的朋友探讨。据徐焰老师说是1958年彭总承认的,可能是内部会议吧,笔者也没有找到原文。

五次战役实际是两个转折,既是官方说的运动战到阵地战的转折,也是不提的中朝方面由相对优势到相对劣势的转折,双方达到相对均势是51年底的事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