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一期观棋有语46中,苏师傅对文宣外宣工作探讨,以及个人分析

听到最新一期观棋有语46中,苏师傅对文宣外宣工作探讨,个人也有一些想法,写出来抛砖引玉

大体分为下面4点:

1. 和平时期,文宣的工作目的

2. 文宣的真正功夫,在文宣的外面

3. 如何做,论广义文宣的思路

4. 总结

    

一、和平时期,文宣工作的目的

这里只谈和平时期,国与国之间的文宣工作目的。战争时期的文宣是另一套操作思路,不在今天讨论范围内。

文宣工作面对的对象,基本3块:

别国政治官僚、别国知识分子、别国平民老百姓

对于别国政治官僚、知识分子,我们通过组织学术研讨会,组织个部级、市级交流活动,可以在相应层次做到一定的文宣交流活动。

但是,我们文宣的核心发力点,应当是别国平民老百姓

文宣工作的目的是,和平时期,使B国国民对A国产生好感,从而使B国对A国抹黑、歪曲的新闻、文化宣传,丧失杀伤力,或者减弱杀伤力。

简单点说,就是和平时期,B国国民,根本不在乎B国媒体对A国的新闻报道上的恶意扭曲,A国的文宣就是成功的。

B国媒体,对A国事情报道是真的,B国国民不在乎,对A国事情报道是假的,B国国民更不在乎。

以上,就达到了A国文宣的目的 ,那就是和平时期,影响B国国民对其的心理认知,使B国无论如何报道A国,都无法整体影响A国在B国国民中的好感认知

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国与国之间的文宣工作,是建立在互相控制不了,也影响不了对方的电视台、报纸、杂志期刊、广播电视台、网络新闻平台的基础之上,

既然我们无法控制上述媒体设施,那么别人说什么,怎么说,我们也是没法控制和影响的。

这是客观事实。

我们在报刊杂志或者视频节目里,发表义正言辞的反驳,也仅仅是表明一个态度,对影响该国国民对我国的好感态度,实际上没有太多作用。

所以,文宣工作围绕的核心是,和平时期,改变B国多数平民对A国的心理认知,通过这种心理认知带来的好感和亲切感,使B国的政治官僚和知识分子,对A国的大多数负面报道,都丧失杀伤力或减弱其杀伤力

一句话来概括,文宣工作的最高境界就是,在和平时期,让B国国民(第3块工作对象)喜欢A国的能力。

举个例子,如果B人,使A人喜欢上了自己,那么不论B自身有何缺点,或者别人如何在A面前诋毁B,A内心都一定会从最大善意的角度包容B,理解B,这就是B在面对A时,具有的天然优势,和平时期的文宣工作恰恰要追求这种优势。

      

二、文宣的真正功夫,在文宣的外面,怎么让别人喜欢你的国家

“如果方向定位错误,越努力,越坚持,则离成功越远。”

目前,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文宣外宣是非常成功的,一个美国,另一个日本。

某种意义上,日本比美国的文宣还要强。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日本可没有五眼联盟壮其声势帮其扩散,也没有英文这个国际语言助其扩散(日本也不说英语),更没有全球军事基地依附政治军事加持,进行强势文化输出。

但是,我们发现日本的文化符号、价值观,不止在东亚地区传播,在欧洲、美国、南美、俄罗斯、甚至ISIS内部都有着一定的传播性。

我们通常意义上的文宣,基本都是拍一些视频,写一些文章,搞一些广播,组一些活动,以期改善别国国民对我们的整体观感,增加认同。

有用吗? 有用。 但是往往事倍功半。事情做了许多,钱花了不少,人累个半死,收效甚微。

有人说,我们没有掌握国际舆论话语权,这是原因之一,但绝不是根本原因。

文宣分为里子和面子,面子就是媒体电视台,网络平台,新闻报道,受众面等等。

而我认为,文宣的里子,可不是这些。

文化娱乐产品,民生民用产品,科技民生产品,消费电子产品,这些才是文宣的里子。

文宣这件事,可以反过来想。

试想一下,一个人从小是看着美国的电影,听着美国的流行歌曲,玩着美国开发的游戏,用着美国写的操作系统和软件,那么长大后,这个人对美国必然产生某种好感和亲切感。即使美国出现丑闻,也不会影响这种好感和亲切感。

用我国当代年轻人举个例子。

我们现在的80后,90后,当年可是看着日本动画,听着日本歌曲,玩着日本开发的游戏,当时用着日本生产的随身听,这些人在成长期,日本和美国的文娱产品成为其生活的一部分,自然长大以后就会对日本美国产生某种好感和亲切感。

这批人长大,成为社会中坚力量,也自然会出现友美友日,亲美亲日,精美精日,这三类程度不一样群体。

大胆设想下,如果一个东欧初中生(东欧普遍反华),上学的时候,玩着中国公司开发的游戏,看着中国拍出的动画片,最爱听的是中国传过来的流行歌曲,用着中国公司生产制造设计的科技民生产品,那么当他长大了,这个人还会对中国产生反感吗?

这个人会关心会在乎CNN、BBC,报道我国疆、藏、港、台之类的事吗? 显然不会。

就像,我们报道美国人关塔那摩虐囚,报道日本歧视冲绳人之类的负面报道,即使这些报道是真的,也不会改变大多数年轻人对美国、日本的好感度。

有人说,这是因为美国和日本收入较高,是发达国家,才会产生亲切感和好感,但是摩纳哥、瑞士是世界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年轻人对其有亲切感吗?显然没有。

所以,这才文宣的最高境界,通过文娱产品和消费电子产品,从价值观层面,细腻的改变别国群体对本国的认知,即使出现了该国的负面新闻,该群体也会从最大善意角度看待这件事情,或者直接忽略这类事情。

当这一代人,逐渐进入企业、事业、机关单位成为中坚力量,其学生时代,因接受美日文化产品、科技民生产品对其价值观潜移默化的影响,为美日带来巨大的战略收益。

我们可以一边喊着日本鬼子、美国鬼子,一边又对美日的各类产品趋之若鹜,甘之如饴,这就是文宣里子带来的力量。

年轻人、学生他们不关心政治,他们喜欢的是好玩、有趣、新奇的轻文化

我国一提文宣就是毛笔字、围棋/象棋、武术、剪纸之类的,这些东西连我国的年轻人都很难吸引到,又如何吸引外国的年轻人?

日本推广自己的忍者、茶道、将棋、和服,通过动漫、电影、小说的形式这种轻文化,潜移默化的就推进到别国年轻人的精神娱乐文化活动中了

我们为什么不能毛笔字、围棋/象棋、武术、剪纸等等这类传统文俗,融入到文娱和工业产品中,吸引别国的年轻人?

俄罗斯RT电视台,文宣内容很有新意,里面的花样和心思也颇多,但是从根本上改变了别国年轻人对俄罗斯的态度和感觉了吗?

没有。

因为俄罗斯没有足够的文娱产品、民生民用产品、科技民生产品推给世界各国老百姓,世界各国老百姓除了通过该国媒体了解俄罗斯,就基本没有别的渠道了,

同样,我们的文宣也遇到同样的问题,虽然我们生产了全球八九成轻工产品。

请注意,一件产品是Made in China 和 一件产品是中国的牌子China brand,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就像一部日本动漫,制作上可以外包给中国、韩国、越南做,但是看它的人对其的认知是“这是一部非常有意思精彩的日本动画”

就像一部华为手机,可以是越南制造的、印度制造的,但是用它的人对其的认知是“这是一部中国非常先进好用的手机”

其中背后的细微差别,带来的文宣的战略利益,和对国家形象的塑造与认知,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们的外宣工作为什么难做?

原因之一就是像华为这样,在民生消费领域,能打入西方高端市场、也能进入亚非拉第三世界的中国品牌产品太少了。

西方世界平民老百姓,亚非拉第三世界平民老百姓,能够了解中国的渠道太少了,可不媒体说什么就信什么吗

如果我们能够有100个,200个华为这样的品牌,让别国老百姓能通过产品了解中国,那CNN/BBC之流几篇黑粉文章,阴间滤镜还能有什么杀伤力?

        

三、如何做,论广义文宣的思路

说到如何做文宣的思路,就来谈谈美日当年是如何做的。

2个字,D版

现在80后,90后,是最清楚20年前,他们是如何玩到美国和日本的游戏,看到美日的电影电视剧,听到美日的歌曲。那个时候10元钱1张光盘,包含10个单机游戏,是最幸福的事情。

美国win操作系统、word/office是如何在我国市场生根的?

那就是MS默认下的盗版。

80后90后,都曾经直接、或间接接触过日本动漫,途经就是D版。b站当初也是靠D版上传做起来的。

关于如何做,无非就是三点:产品、区域、手段

文化娱乐产品,民生民用产品,科技民生产品,消费电子产品这四类产品里,后几项近几年也就出来一个华为。

举个例子,产品是如何影响一国平民老百姓,对某国国家形象认知的,例子意思到位就行。

在非洲、南美、中东,最受当地武装欢迎的汽车,就是日本产丰田皮卡,

而也是在这些地区,中国制造产品出现最多的地方就是当地杂货铺。

假如你是一个非洲小孩,在你懵懂无知、形成价值观的时期,日本给你印象是结实、厚重、技术复杂的日本丰田皮卡,美国给你的印象是,美元是最值钱的货币,而中国给你的印象是能造杂货铺小商品的国家,

那么你会对中美日三个国家,有什么样的认知呢?

由此,可不要小瞧中美日这种第一印象的塑造,带来的直观认知不同,未来对国家好感度、亲切度和认识度的塑造,在没有其他更多渠道了解更多信息的情况下,第一印象就是认知。

俄罗斯吃亏在没产品,我们吃亏在有产品没品牌。

再来说说,文娱产品的区域和手段

我们应当把文娱重点放在第三世界亚非拉区域,前提是我们有足够大量的文娱产品能够大量输出。

手段很多,FTP/BT/磁链/线下D版光盘/CD/VCD/DVD等等

另外,在西方高端市场发布文娱产品,我们一定要自己的软/硬发布平台,建立渠道,就像日本有PS4/5,美国人还推出了Xbox

音频节目中,苏师傅举得游戏公司的例子,相信他们的游戏发布平台应该是外国平台(Steam/Epic/anroid应用商店/ios商店之类的)

如果未来我们的游戏被西方审查部门重点关注了,平台公司直接把游戏公司直接封杀了,也不是不可能。

tiktok、华为就是例子

最后,再来举个爆论的例子:

我们的8090后,当年了解三国历史,第一次通过cctv的三国演义电视剧,第二次则是通过日本光荣公司制作的游戏三国志和日本KOEI制作的三国无双

为了拉近我们同中东年轻人距离,为什么我们游戏公司不能制作一款当年阿拉伯人同西方罗马帝国斗争的历史?并且把我们的历史观、价值观、世界观融入进去。

美国人准备做使命召唤抗美援朝那段历史,为什么我们游戏公司不能做个当年印第安人同西方殖民者冲突争斗的百年历史的游戏呢?

当然文宣工作不会因为一款游戏决定胜负,但是文宣工作正是由无数个这类的点,汇聚成面,代表我们的一种价值观

我认为,至少,我们应该为第三世界亚非拉的年轻人提供一种新的价值观的选择。谁说,这个世界就只有西方美日一种价值观呢?

                                      

四、总结

文宣外宣的里子是,文化娱乐产品,民生民用产品,科技民生产品,消费电子产品。

文宣外宣的面子是,电视台、报纸、杂志期刊、广播电视台、网络新闻平台这类媒体设施。

里子站住了,面子才能推得动,没有里子的面子,那是打肿脸充胖子。

民生民用产品,科技民生产品,消费电子产品这些产品,想在品牌、质量、口碑上赶上美日,暂时很难。

我们搞文宣的主要抓手,就是文化娱乐产品。

我们的游戏、电影、电视剧、小说、音乐、小人书、学习视频等等,通过线上D版分享形式、或者线下D版光盘售卖形式,在广大亚非拉第三世界买不起高价娱乐的年轻人中输出。

工业化时代,第三世界的年轻人也有精神需求,为他们提供廉价娱乐,从而潜移默化的影响亚非拉第三世界年轻人对China的认知,以柔性对冲欧美通过控制世界媒体设施对我们的硬性负面宣传。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