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点儿啥】拜登上任,会面临怎样的“劫难”?

各位好,我是观察者网的董佳宁。拜登已经宣誓就职了,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但他接手的局势不容乐观:美利坚国势衰微,灯塔变暗。川皇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其选民逞匹夫之勇,为非作乱。又恰逢大疫之年,民生凋敝,债台高筑,内外交困,此乃大厦将倾之际。拜登能否救美国于水火呢?这期节目我们就来算算命,看看他要经历什么磨难。

这第一重磨难来自国内:新冠疫情。目前,美国累计病例高达2500万,全球第一,最近每天都是十几二十万地这么涨。至于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40万。第二是印度,也超过了1000万。变异病毒也出现了,传播能力有所增强。未来几周,美国的形势局势会更加严峻。

摘:一个国家的形象,不是自我粉饰、家丑不外扬就能塑造和维护的。对人民负责、对国际负责,闻过则改,有错必纠,开放开明,才是负责任国家的形象。

新冠病毒还溜进了国会。国会议员是高危群体,经常出席各种集会。从去年三月至今,至少61人确诊,国会总共才535名议员,感染率超过十分之一,高于全国水平。共和党患病人数更多,是民主党的2倍多。再加上国会山和平示威事件,大部分示威者都没戴口罩,又是一次传播事件,已有6人检出新冠阳性。

疫苗接种也是困难重重,最大的问题是产能。在2020年底,2000万人已经接种完第一剂了,一个月后,也就是今年1月底2月初,打第二剂。但说好的第二剂数量不够,缺了800万剂,多个州的州长都在斥责联邦政府说谎。

另外还有卫生系统缺乏资金支持,人力不足,接种点建设迟缓,老年人接种缓慢,总之种种问题。毫无疑问,疫情是拜登上任后的头等大事。

拜登急啊,上任前承诺,疫苗接种要加快,上任后100天,必须打完1亿剂,TMD我都烦死了!就现状来看,很难做到。想做到也有可能,得加钱。其实拜登也承诺了要加钱,放水1.9万亿美元,重启经济。

这就是拜登的第二重劫难:民生凋敝。去年1月,美国还没爆发疫情时,失业率只有3.6%。但4月份就破了纪录,达到14.7%。领失业救济的人数超2000万,比历史上任何一次金融危机都多。预计全年GDP下降2%左右。

金融市场的反应很直接,一个月内,股市连续4次熔断。美国政府反应很快,共批准了两波疫情纾困法案,就是发钱,总值近4万亿。同时美联储心领神会,开起无限量化宽松。简单来讲,央行印钱买国债,左手印钱右手花。

在大水漫灌之下,资本市场有了起色,熊市迅速扭转为牛市。企业有了钱,恢复了部分生产,失业率降至7%左右。但无底线印钞必然导致通货膨胀,美元是全球性货币,美元通胀是输出性的,而别国都是输入性的。

目前美国瞄准的就是我国,一旦我国央行跟随美联储大规模放水,金融泡沫就会吹起来。一旦炸裂,就是经济危机。那将与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破裂类似,值得我们警惕。

从宏观经济上看,虽然拜登接手的局势不容乐观,但也并非一地鸡毛,国家的金融系统还在运转,不像08年次级贷危机那么惨。眼下亟待解决的是分配问题。新冠疫情加剧了贫富差距,富人苦恼股市赚的不够多,穷人抱怨食物不够吃。

去年年底,芝加哥大学联合圣母大学做了个研究,他们发现,约12%的人口已经陷入贫困。八分之一的家庭缺少食物,挨饿的人有5400万。感恩节前夕,得州出现了历史性的一幕:万人驾车领救济。经济困难还助长了犯罪,超市商店“零元购”频发。相比之下,有钱人的财富急速膨胀。从去年3月到12月,亿万富翁们的财产,共增加了1万亿。

拜登上台就能解决问题吗?很难。民主党是喜欢征税和提高最低工资的,共和党经常说他们“劫富济贫”。但实际效果又是另一回事,富人有形形色色的避税手段,放血的往往是中产阶级。纽约时报就爆料过,特朗普15年里,有10年没纳税,还有两年只交了750美元。中产阶级逃不掉,该交多少交多少,提最低工资跟他们也没关系。


但现实的问题在于,美国的阶级矛盾,已经发展到了威胁稳定的程度。特朗普当选、体制失效、冲击国会山等等,都是表象。反映出的问题是:在长期的不平等发展下,民主制度已然异化,沦为少数人攫取利益的工具。上升通路在逐渐地收口,美国梦遭扼杀,国民意识形态分裂、扭曲。精英阶级如不自我批判,纠正路线,那么早晚将迎来武器的批判。

这种资本主义内生性危机,就是拜登要面对的最大挑战。说完美国的内部问题,再说说国际上的。

首先是美中俄三国的博弈。奥巴马时代,美国的大战略转向,往亚太地区倾斜。美国视我国为威胁,认定我们要挑战国际秩序,取美国霸权而代之。当然,我国没有做世界警察的兴趣。奈何美国佬就是不信,总有一种被害妄想症,来源是冷战思维。或者说,是被苏联吓出PTSD了,导致美国对另一种意识形态,另一种制度,抱有神经质式的恐惧。

这合理吗?但在美国的世界观中,这是可以逻辑自洽的。因为不信国际精神,不信多边主义。只信胜者通吃,有的时候信“双赢”,意思是“我赢两次”。在这种观念下,美国忧心忡忡,生怕一旦在竞争中输给中国,自己就是下一个苏联。这种情绪还和种族主义、民粹主义相结合,并在无良政客的挑动下,全美蔓延,致使反华成为政治正确。

在这种环境下,拜登没得选。而且一直以来,民主党就对中国不友善。但拜登面临的困局是,冷战思维还在,可是冷战时代的工具不好用了。美苏分庭抗礼时,双方划得很清楚,各自有各自的经济系统,交集很少,切割、制裁很容易执行。

但今天,国际资本自由流通,各国贸易往来频繁,基本不存在完全独立的圈子。特朗普制裁、打贸易战,是一种冷战玩法,损人不利己。因为他无法改变一个事实:资本用脚投票。中国这么大一个市场,美国人不参与,自然有别的国家参与,用政治手段干扰贸易,美国企业必然蒙受损失。

当然还有一个选项,拜登可以拉上美国盟友,建立一个“贸易群”,就像TPP那样。但美国就得让利,某些产业的利益,工人群体的利益,财团的利益,都得放弃。代价很大,而且只能惠及很少一部人。希拉里的态度就很有代表性。以前她支持TPP,因为能钳制中国。到自己竞选时,为了赢取更多选票,马上强力反对TPP。所以在经济方面,拜登很难做文章。

除去经济,拜登还可以选择政治手段,拉上欧洲和东亚的盟友,对我国战略挤压。在东亚方向,日韩两国,是美国争取的对象。中日韩三方的关系很微妙,一方面是一衣带水的邻居,经济交流密切。另一方面,在政治上,尤其是在历史遗留问题上,有着很大的分歧。

韩国隔三差五,在慰安妇问题、强征劳工问题上敲打日本。日本不道歉、不赔钱,没关系,法院判决:拍卖日本在韩资产。只要历史问题一天不解决,日韩之间就永无宁日。如果美国要拉拢日韩对抗中国,得先让这两国停下“窝里斗”。


另外,两国下至民间,上至国会,厌恶美国驻军的人数不胜数。美军军纪差不是一两天了,祸害老百姓就罢了,还故意包庇罪犯,常常惹得天怒人怨。指望日韩冲在一线当炮灰,可能性不大。

那么有没有那种,甘愿为了美国,不惜自毁前途,也要找中国麻烦的大国呢?70岁老将莫迪请求出战!我们分析过印度,莫迪老仙有反华需求,为的是转嫁社会矛盾,同时为买办集团输送利益。一有边境摩擦,就要进口武器,那必然要吃回扣,怎么贵怎么来,当官的挣钱嘛,不寒碜。反正精英阶层有机会就移民国外,经济差无所谓,底层贱民死了就死了,血溅不到自己身上。

拜登如果想要找个代理人,印度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只要莫迪老仙一天不下台,他就能在边境继续搞事。甚至有可能拉上日本、澳大利亚一起。但话不能说死,日本和澳大利亚都签了RCEP。面对实打实的利益,也有待价而沽的可能性。

然后是欧洲方向。拜登上任后,肯定会再次拉拢欧盟。那些特朗普时代的关税、制裁、反倾销调查,能停就停。双方关系将有所回暖。美国很可能会拉着欧洲国家,借人权议题对我国发难。尤其是在台湾、香港、新疆和西藏方向上,继续挑动对立。至于力度会有多大,是否会影响到中欧关系,对中欧投资协定的签署,是否有负面影响,这些问题现在很难回答。但是,拜登更善于处理外交问题,至少比特朗普高明,未来我国将承受更大的外交压力。

在俄罗斯问题上,拜登的立场,和奥巴马时期相比,不会有太大出入。拜登的儿子亨特,惹出过邮件门,虽然调查不了了之了,但不难看出,拜登一家在乌克兰有经济利益。他很可能会站在乌克兰一侧,加大力度反俄。当然,这也吻合了北约东扩的策略。

但是美俄关系一紧张,中俄就会靠拢。如果拜登想要集中资源对抗中国,那就意味着对俄缓和。而欧洲国家,特别是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一直与俄国八字不合,这些反俄前哨需要美国支持。这三国博弈的门道,够拜登头疼的。

此外还有中东方面,奥巴马任内计划从中东撤军,但因为叙利亚走不掉。现在,颠覆阿萨德政权的计划宣告流产,而且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内战局势有所好转,大部分美军已经撤走。整体来看,美军正在收缩兵力,拜登很可能会像奥巴马一样,将更多兵力撤走,并派往其他热点地区。

在伊朗问题上,拜登很可能重拾伊核协议,这一奥巴马时代的政治遗产。特朗普设置的制裁,估计也要撤除了。但美军仍会在中东维持军事存在,保护盟友的利益。同时继续动用软实力,对什叶派掌权国家和平演变。从长期来看,美国会将大部分资源,向亚太地区倾斜,中东依然重要,但不再是主要目标。


除了政治上的种种挑战外,我比较关心他的健康问题。老人家到今年11月,就年满79周岁了,是美国史上最年长的总统。当年奥巴马,47岁上任,一头浓密的黑发,意气风发。结果8年以后,愁白了头,可见这个岗位压力是非常大的,不知道拜登能否撑得住。之前他就多次被拍到打瞌睡,得到了外号“瞌睡乔”,那可是在竞选之前的一段时间,你怎么睡得着的?你这个年龄段、你这个阶段你睡的着觉?

还经常嘴瓢,有人猜测是老年痴呆,就是阿尔兹海默症。拜登这个年龄患病的风险极高,据统计,75岁老人患病概率为25%。到了85岁,高达40%。有一次演讲,拜登讲完后,没有下台,而是愣在原地,双目无神,发呆了一阵。他妻子一看呢,又掉线了,就上台提醒他,才重新连上。此外,还有讲话讲到一半,找不到演讲稿了。也有笔记写得乱七八糟,不知道怎么念的情况。这些表现很反常。

美国总统得阿兹海默症有先例。里根是83岁确诊的,但73岁时就出现了早期症状。那时正值大选,无暇他顾,没有及时休养,对病情发展不利。与里根相似,拜登在大选期间,也出现了明显的健忘、困惑、失态,和情绪不稳。

不过有人较为乐观。去年十月,美国衰老研究联合会发布报告称,拜登的生存前景远远超过了任期四年。为了了解拜登的健康状况,《华盛顿邮报》还找到过尼尔·卡塞尔(Neal Kassell)医生。拜登80年代做过脑动脉瘤手术,就是他主刀的。他认为,拜登种种奇怪的表现,不是手术副作用,也不是老年痴呆前兆,而是长期口吃。

拜登从小口吃,高中时期经常受人欺负,就是因为这个毛病,还被起了个外号“破折号”。所以话说不利落,也许并非因为年纪太大,脑子转不动,有一次演讲,拜登想引用《独立宣言》中的一句话,“所有男人和女人生来平等”。这句话非常著名,美国人从小念到大,不太可能忘掉。拜登那句话说到“所有男人和女人生来”,然后忘了后面,“平等”这个词硬是接不上,最后只能打圆场:you know, the thing——就内个!知道吧都!听懂掌声!观众一听哦就内个啊!

按2021年,到他们周岁的时候,特朗普75,拜登79,桑德斯80,佩洛西81,两党少壮派议员基本在60岁上下。身居高位的都是老年人,政治风向保守,缺乏活力,思维僵化,深受霸权理论荼毒。

冷战时期,美国非常喜欢用“老人政治”这个词,形容苏联体制僵化、腐败。可是现在,美国居然也迈入了老人政治时代。只是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屠龙少年终成龙,小丑竟是我自己。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