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点儿啥】美国人开始苦读《1984》,忘了当年怎么说别国的吗?

各位好,我是观察者网的董佳宁。美国比较乱套,成天勾心斗角,特朗普社交账号被封以来,事情还是挺热闹。我觉得还是有些东西可以讲的。首先是各平台的跟进。推特之后,众多公司都开始不客气了,TikTok、油管、谷歌、Reddit,制裁几乎都是长期的、永久的,最短也会持续一周以上。也就是说,1月20拜登就职之前,特朗普和粉丝们的网络联系,基本上被切断了。川皇再想通过网络,高效地召集人马“进京勤王”,来一次“夺门之变”,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对特朗普都如此,对他的支持者,封杀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国会山事件之后,推特就开始陆续封禁川粉们的账号。只用了5天,就让7万多个账号消失。美国人正生活在前所未有的言论审查之下。

支持者们自然是继续抗争,找到了一个一向标榜言论自由的平台,Parler。但很快,苹果与谷歌要求Parler限期整改,否则会将其从应用商店下架。随后,亚马逊停止为其提供云服务。Parler的CEO马特之前还表示,他不会屈服于有政治动机的公司,不会屈服于扼杀“言论自由”的专制主义者,现在却无奈地告诉用户,谷歌、苹果、亚马逊三大巨头出手后,其他供应商不愿为其提供云服务,网站只能关停。

言论自由的阵地又沦陷了,川粉们沦为难民。一番颠沛流离之后,他们最终选择了Telegram。对,就是之前香港暴徒喜欢用的那个,有加密通讯功能,恐怖分子用过都说好。最新的消息是,在Telegram上,他们计划1月20号冲击各州的议会大楼,将革命的火苗推向全国,不过也有人呼吁重点进攻,在拜登的就职典礼的同时,制造一个声势浩大的示威活动。

这次的事件很难让人不联想起去年夏天,那时,推特关闭了17万个账号。他们说,这些账号都“与中国政府有关”,“传播有利于中国共产党的地缘政治言论”,散播宣传中国政府抗疫表现的虚假信息,违反了平台的政策。他们对这些账号做了全方位跟踪,认定其中2万多个账号发布内容,共发推35万次,其他15万个账号则协助扩散。

更早之前,香港暴乱期间,类似的事件也经常发生,手法理由都相似,先是扣个“有官方背景”的帽子,然后说他们引战,“扰乱香港政治秩序”。相关推文下,总能看见许多人弹冠相庆,要么大谈清理“虚假信息”必要性,要么赞扬推特为公众创造“安全空间”。没有人想到言论自由,也没有人对这些举措产生质疑。但如今,当相同的事情发生在美国人身上时,舆论的风向却变了。

这几天,《1984》登上了亚马逊畅销排行榜榜首。在中文互联网,这本书已经家喻户晓了,很多人都读过,“反乌托邦圣经”,意识形态斗争的经典,民主国家外宣部门的最爱。但美国人民显然对它不够熟悉,现在出了问题,才倒车回去补课。小特朗普声泪俱下地控诉,“我们正生活在奥威尔的1984,在美利坚,言论自由不复存在,它死于科技巨头,剩下的只有被审查过的自由。”

《1984》中译本有一句经典的推介语,很多人都听过,是这样说的,“越多人看《1984》,自由就多一分保障。”美国人民深谙此理,1984销量火爆的背后,是他们在个人权利领域缺乏安全感。他们需要一个象征,一本“圣经”,一座“灯塔”,来表达对言论自由遭到侵害的不满,来舒缓个体面对互联网巨头时的恐惧,来指引他们走向不被奴役之路。

美国的欧洲盟友们也感到了相似的不安。默克尔看来,永久封禁一名总统的账号是有问题的。她的发言人说,“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可以受干预,但要遵循法律规定,并在法律界定的框架内,而不是根据社交媒体平台管理层的决定。”法国财政部长也说,“对数字世界的监管不能由数字寡头来完成。”他们代表了大部分欧洲国家的立场,欧洲没有大型互联网企业,对网络空间主权有着较高的敏感度。

那么,在互联网平台的审查权力方面,美国国内过去有相关的讨论吗?答案是,有。2016年12月,大选刚刚结束,特朗普还没正式就位,已经开始推特治国。当时,《纽约时报》就曾暗示,推特有权封禁特朗普的账号,并完善言论审查机制,建立”举报系统“。

这位预言家可不是瞎编的啊,它的依据是宪法。美国宪法中,与言论自由有关的第一修正案,只对美国政府有约束力,推特等私人公司没有义务遵循。他们封禁特朗普的账号,是完全合法合规的。《纽约时报》的建议很快引发了争论,一些NGO不干了,审查了总统的言论,是不是也会审查个人的言论?这不就是妨碍思想和表达自由吗?

争论不仅发生在民众间,平台巨头之间也有分歧,至少是表面上有分歧。去年5月,特朗普发推控诉邮寄选票,被推特打上“事实待核查”(fact-check)的标签。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这次站了他,说私人公司不应成为“事实的仲裁者”,不应该插手干预政治问题。脸书和推特不同,从不会审查公开贴文。言外之意就是说,我们和友商可不一样啊,我们本分、不作恶,不参与政治,不仲裁事实。

可惜DC的政客们不买账,推特和脸书是不是一丘之貉,大家都清楚。11月份中旬,参议院有关社交媒体平台的听证会,扎克伯格还是被叫上了,一起接受质询的,还有推特的CE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共和党认为他们针对保守派,专门夹共和党人;民主党则认为他们对“虚假信息”处理不够,应该加大力度。听证会上,两党都借题发挥,夹了不少私货,但也产生了共识:应该开展更多的听证会,对大型科技公司、社交媒体平台加强监管。


这样的结论无疑是太晚了。此前,“阿拉伯之春”、乌克兰危机等事件中,都能看见推特、脸书等平台的身影。一方面,这些平台表现出了强大的政治动员能力,是当局的眼中钉,“民主斗士”们的心头好;另一方面,平台本身深度参与言论审查,根据自身的政治立场封禁账号,屏蔽言论。其中已经有许多值得注意的问题,但美国政客们视若无睹,缺乏有力的行动。直到2016、2020两次总统大选,这个问题才得到关注。特朗普通过推特直抵底层,平台的公共属性逐渐凸显。这次的事件不仅是推特卸磨杀驴,利用特朗普赚足流量后一脚踢掉,更是美式双标在忽悠别国的同时,把自己也忽悠瘸了。

这次的事件的感官冲击力十分强烈,互联网寡头们充分展示了他们的权力。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一个国家的总统全面丧失了媒体影响力。

这种制裁虽然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但它没有经过审判,没有论证,也没有任何法律根据。只要他们认为“符合公共利益”,就可以直接行动。本质上,他们只是基于企业自己的立场、价值观、利益,甚至是企业老板的个人偏好。有些情况下,甚至是在执行这种任务的编辑的个人偏好。这种《1984》里的场景,特朗普现在享受到了。

这不禁让人想到了黄渤的电影《杀生》。当所有人都认为你是个疯子的时候,你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疯,就不重要了。现在的特朗普,在美国精英阶层眼里,就是一个疯子,华尔街的大资本、华盛顿的政客和大公司,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特朗普赶紧消失。

特朗普的支持者暴力冲击国会,这已经是“从来未有事,竟出大清朝”,没想到反对特朗普的人也一样,他们也在不断突破美国政治的下限,刷新人们对美国的认知。

接下来的问题是,下台后,特朗普会受到清算吗?像韩国那样。现在看来,有相当的可能性。虽然美国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但我们也要知道,美国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特朗普这样的总统。

传统媒体早就将特朗普打入另册,让他成了一个福柯所说的“不正常的人”。过去这几年里,特朗普一直在和传统媒体的fake news战斗,揭露美国媒体的虚伪,武器是社交媒体。但现在,连这仅有的武器,也被剥夺了。

媒体在围堵,华盛顿的政客们当然也不闲着,他们在忙着弹劾特朗普。这已经是第二次弹劾,罪名是煽动叛乱,目前在众议院已经通过。虽然未必最后能够完成,但弹劾一个即将卸任的总统,意图何在呢?

只要弹劾通过,特朗普的卸任总统待遇就会被剥夺,包括特朗普一家人的安保。现在,特朗普还在伊朗的“全球通缉”名单上。如果安保被取消,即便他回到海湖庄园,做富家翁,恐怕也不一定能过上太平日子。虽然特朗普有钱,可以自己雇保镖,但和特勤局提供的安保显然有天壤之别。

这就是说,华盛顿的政客们对特朗普很不放心,不仅要特朗普赶紧下台,而且是要让他连富家翁,都做不成,现在采取的措施,不仅是为了防止特朗普在交接之前搞事情,而且要防止他下台之后,再继续“煽动叛乱”。所以,他们现在就是要把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隔离开。

那清算手段是什么呢?重提通俄门不太现实,此前的尝试都宣告失败,2020年的大选中,有了前车之鉴,俄罗斯等国都躲得远远的,再想碰瓷不太容易。靠谱的方法有两条,第一条,就是这次弹劾的罪名,煽动暴乱,第二条,则是查税。查税,美国相关部门是很专业的,只要查一查,偷税漏税总是会有的。此外,美国媒体之前已经爆料,特朗普的家族企业目前面临债务危机。

之前的节目中,我们说过,特朗普临阵退缩,可能会和曹爽一样,觉得顺利交接之后,“不失为富家翁”。高平陵事变中,曹爽并非没有机会,智囊桓范就出谋划策,让他带着皇帝去许昌,然后挟天子以令诸侯,调集军队,讨伐司马懿,可以稳操胜券。曹爽不从,放弃抵抗,向司马懿投降,结果被夷灭三族,噍类无遗。

这个方法后来有人实践了,效果还不错。南北朝时期,北魏权臣高欢控制朝政,扶立孝武帝。孝武帝元修不甘做傀儡,从都城洛阳逃往关中,投奔宇文泰。高欢无奈,只好另立宗室为帝,北魏就此分裂为东魏、西魏。魏孝武帝出了虎口,又入狼窝,但好歹还是反抗了一下。到高欢的儿子高澄控制东魏的时期,皇帝不甘心做傀儡,企图反抗,高澄知道后,当面怒斥:“陛下何故谋反?”高澄死后,高洋受禅,北魏灭亡,这个企图“谋反”的皇帝也被毒死。

可见,不反抗要死,反抗是有可能死,反正都是个死,与其束手就擒,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毕竟,特朗普的7000万支持者还在,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佛罗里达州有一头海牛,背上出现了英文“TRUMP”。美国人的《史记》功底相当深厚,大美兴,川普王。而且这些支持者,大部分是拥枪自重的红脖子,与建制派势不两立。说不定几天以后,直接“枪在手,跟我走”,1984就倒车回到了1861。

失去了互联网工具,组织社会运动的成本会增加。但反过来看,线下组织也更难监管,搞事能力不容小觑。据美国媒体(Politico)报道,近几天,一些民间武装组织有动作了。他们提出了一个计划,名叫“美国爱国者行动”。这些特朗普支持者,计划于16日、17日,前往华盛顿特区,故地重游,阻止民主党议员进入国会。

持枪的红脖字杀向首都,上一次还要追溯到南北战争时期,导致了美国宪政危机,接下来就是内战。

南方和北方积怨已久,除了意识形态上的不和,还有经济上的纠纷。但总统经常是南方来的,政策利好南方,所以能忍。直到林肯当上总统。他是北方来的,于是南方不干了。散伙,退出联邦,另立中央。北方很气,分裂国家其心可诛,两方谈不拢,只能有请大炮发言。

不过一直以来就有个争议,脱离联邦是否非法?美国人奉为圣物的宪法,写得很模糊,只提到新成立的州可以加入,但没有写能不能退出,后人就有了解释空间。南方提出了契约论:基于共同利益,各州愿意结成联邦,当联邦不保护,反而侵犯各州利益时,自然有权退出。

但是北方不这么认为,林肯提出:宪法没有赋予脱离联邦的权利,依据是《联邦条例》。这个文件于1777年,由最初的13个州签订,是最早的一部联邦宪法。其中有一条提到,“联邦是永久的联合”。北方把这条解读成了,上船可以,跳船别想。

但是无论如何,美国宪法上,没有白纸黑字地写出,“脱离联邦违法”。所以两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文斗分不出胜负,最后只能走向武斗,兵戎相见,用枪杆子讲理。

这就是美国法治的虚伪性:宪法很重要,但政治更重要。尤其是在关键性的政治问题上,首先不是讲法律,而是讲政治。如果政治与宪法相背离,那就修订宪法。

这几天,民主党就在演这一出,甚至连彭斯也有一份。


彭斯,他越过了特朗普,直接调动国民警卫队。国会遭围攻的时候,国民警卫队姗姗来迟。有人在推特上发图,说“黑命贵”游行时,保卫林肯纪念堂的兵力可是很多的。而国会山只有几名警察,手持警棍,持枪的特勤更少。据CNN披露,这其实是特朗普的安排,他从头到尾都没打算派兵。

后来彭斯亲自联系了军方,国民警卫队才赶来清场。这等于越过总统,私自调兵。

这里还要解释一下,美国的军队和国民警卫队,是两个体系。国民警卫队服从州政府的命令,是各州的私兵,不听命于联邦指挥。但也可以借调,协调好了就行。比如说伊拉克战争,国民警卫队就参加过。不过华盛顿特区是首都,京师重地,有点特殊,这里的国民警卫队相当于禁军,听命于总统,负责保护政府机关。

所以彭斯的操作,情理上说得过去,却不合法理,说严重点越级指挥就是政变,而部队服从彭斯的命令,等同于哗变。

再说说特朗普的老对头南茜·佩洛西,她比彭斯还过分,直接在“核按钮”上做文章。上周,她发了一封公开信,说她和参联会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谈了谈,现在军方保证,会阻止特朗普使用核武。米利是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是军方最高咨询机构的负责人,他代表了军方的态度:反对特朗普。

不过核武器发射权只属于总统,如果米利等高层军官,真的设立了所谓保险措施,也是政变。佩洛西看似给了个很好的理由,“阻止一位精神失常的总统”,但这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反对派私自联系军方,限制总统的军权。

另外,滥用第二十五条修正案也是个问题,佩洛西一直嚷嚷着,要求彭斯启动这个条款,罢免特朗普。我们之前的节目也提到过,按照这条法案,如果总统无法正常履行职务,副总统可以替代总统。但这条法案从未用于政治斗争,都是总统被杀,或者因病离职时,才能启动。在特朗普上台之前,亲民主党的媒体就曾说过,虽然特朗普不靠谱,但可以研究他的精神状态,让彭斯代替他。但这次彭斯拒绝得很干脆,没有配合佩洛西。

佩洛西这几天挺风光的,外界也看到了,她的手段十分老辣,特朗普跟她比就是弟弟。但民主党还有个大麻烦,懂王那7400万支持者怎么办?他们的诉求无法解决,除非走上“未曾设想的道路”。

 

主要参考资料:

1、Francis Fukuyama,Barak Richman,How to Save Democracy From Technology , Foreign Affairs;

2、The Washington Post:These are the platforms that have banned Trump and his allies.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21/01/11/trump-banned-social-media/ ;

3、CNN:Congress finalizes Biden's win after riot disrupts Capitol. https://edition.cnn.com/politics/live-news/congress-electoral-college-vote-count-2021/h_8975f83feb53772b2193130e5cd68ea0 ;

4、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alysis and Interpretation:https://constitution.congress.gov/browse/amendment-1/

5、观察者网相关报道:《纽约时报:推特应完善审查机制 有权封停特朗普账号》、《默克尔就推特“封杀”特朗普账号发声:这是“有问题的”》、《佛州一海牛背上现“特朗普”字样,疑遭刮去背部海藻》等。

6、推特平台账号“Twitter Safety”、“Donald Trump Jr. ”等;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