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我慧:2020武汉GDP“保九望七”,底气在哪里?

大家好,我是王慧,我在观网和你一起走进城市,了解中国。惊心动魄、波澜壮阔的2020被永远定格,如今我们已经站在2021年的起点。在这个回顾过去、展望未来的时刻,如果要我选出一个“2020中国年度城市”的话,那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一票投给武汉。

疫情爆发、封城76天、一季度GDP“断崖式”负增长、10天检测1000万人、洪水泛滥成灾、西方抹黑不断......过去一年,武汉的每一步都异常艰难,然而武汉故事却让人震撼、感动又充满希望。

我们见证了这座英雄的城市,见证了这座城市的英雄人民,也看到了什么叫“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今年年初,全国乃至全球的抗疫物资向武汉集结,最美逆行者无畏出征,千万网友“云上支援”。你是不是建火神山医院时的“云监工”?一会儿担心挖掘机“小蓝”,一会儿关注小叉车“小白”。你有没有参与过“云教学”?在线教武汉人怎么做家乡捐出的青菜。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当时武汉人民看到四川送来的儿菜时,满脸问号,不知所措,这是啥,这咋吃?下一秒,“四川人教湖北人怎么吃儿菜”就冲上了热搜,阅读量3个亿。

这是一座被14亿中国人民紧紧守护过的城市,大家说“武汉别怕,我们和你同在”,“武汉加油”也成为了B站年度弹幕第二名。最终,武汉不负众望,从封城到解封,从解封到如今,逆势重振,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和经济韧性。

从GDP上看,武汉一季度遭到重创,同比下降40.5%;二季度单季打平,恢复至去年同期水平;三季度强势转正,地区生产总值回升幅度快全国6.8个百分点。前三季度,武汉经济总量重回全国前十,目前位居第十位。

从2012年到2019年,全国GDP十强城市就没有变过,都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重庆、苏州、成都、武汉、杭州、天津。每年有所变化的,只是这些城市在先后排位上的微小变动。

但是,魔幻的2020极有可能改变全国十强的阵容,有人“出列”,有人“突围”。

老牌直辖市天津危险了,之前一直稳居全国十强,而今年前三季度的GDP,天津市排名只居第11位,而南京则一举冲到了第9位。随着天津跌出前十,北京成了目前北方唯一的十强城市。

武汉自2012年GDP冲进全国十强之后,就一直在第8、第9名徘徊,和成都你争我赶,不相上下。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在武汉解封说:“如果没有疫情,武汉今年瞄着的是第7的成都,可能要超越的。现在的情况,最差应该是退到第9。”

最终,武汉会交出一份怎样的成绩单我们还不得而知,但叶青副局长敢说出“保九望七”的预测,足见这位素以敢言闻名的专家型官员对这座城市的自信。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叶青曾经连续8年给全国两会上书,要求进行“公车改革”,因此曾获中国网民广泛赞誉。那么,武汉的底气是什么,在哪里?谁又在今年不断为武汉“加码”?今天我们就来一起观察武汉。

武汉是湖北省省会,是中部六省当中唯一的副省级城市,也是我国九个国家中心城市之一。


从地图上看,武汉的地理位置极为特殊,她位于中国版图的中心位置,“黄金水道”长江和其最大支流汉江的交汇之处。两条河流横贯市境中央,将武汉城区一分为三,形成了武昌、汉口、汉阳三镇隔江鼎力的局面。

从武汉出发,逆江而西可入川蜀,顺江而东可抵苏杭,北上可进中原,南下能通湘赣,因此武汉历来被称为“九省通衢”之地。这里的九省,不是说武汉可以通往九个省份,而是用来形容这里的交通便利、四通八达。

武汉是中国交通“金十字”的交汇点,长江贯穿东西,京广线连通南北,两大动脉的交汇点就在武汉,没有任何一个城市可以替代武汉的这一位置。

在之前的成渝双城经济圈那期节目当中,我们提到中国的四大经济增长极,北有京津冀、东有长三角、南有粤港澳、西有成渝双城经济圈。这四大增长极构成了中国弓箭型经济发展格局,而这张“弓”的“弦”就是京广线,“箭”就是长江经济带,而武汉恰恰位于轴心。

除此之外,她是中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和长江中游航运中心,武汉高铁网辐射大半个中国,是华中地区唯一可直航全球五大洲的城市。在目前打造“双循环”,尤其是加强“内循环”的背景下,武汉的区位优势会进一步凸显。

唐朝诗人李白曾在此写下“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的诗句,武汉因此又被成为“江城”。市内江河纵横、湖港交织,有上百座大小山峦、166个湖泊坐落其间,水域面积占全市总面积1/4。

正因为如此,武汉的桥很多,目前已经有1300多座,被誉为“桥梁博物馆”、“中国建桥之都”,别的不说,武汉长江大桥大家应该都知道的。在中国建成的大桥中,约80%由中铁大桥局、中铁大桥院等武汉企业承建或参建,现在这些“建桥国家队”纷纷走出国门,全球建桥,向世界展现着“中国跨度”。

除了桥梁之外,如今武汉市内的地铁、高速、隧道、立交桥等也都比较完善,大大便利了民众的生活。而推动这些基础设施建设的,是自2007年起主政武汉9年之久的阮成发,是他力排众议推进城建,让武汉摘掉了“中国最大县城”的帽子。

当时,全市5000多个在建工地,当地百姓对工地建设引发的交通堵塞、扬尘笼罩怨声载道,甚至给阮成发起了个外号叫“满城挖”。在回应社会和公众质疑时,阮成发说,“我会顶着骂名继续挖下去”,“我们不这样做,会对不住这座城市。”

接着,我们来看看武汉的另一大优势——科教。我想先问大家一个问题,有没有人是在武汉读书的?这里的大学和大学生的数量真的都非常多,武汉坐拥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近90所高校,有超过130万在校大学生。武汉的总人口也就1100多万,这么算来,这里大约8个人里就有一个大学生。

数量如此庞大的大学生,按道理应该成为武汉科技创新的绝对优势。然而,长期以来,身为“大学城”的武汉却面临着留不住人的困境,每年留汉就业创业的人数一度不到十分之一。

这些离开武汉的大学生都去哪里了呢?调查显示,武汉学生毕业后大都“孔雀东南飞”,去了广东。2016年,武汉市人才净流入率为-0.4%。

为了扭转局势,武汉自2017年起实施“百万大学生留汉创业就业工程”。凡是留汉大学生,买房租房可打八折;凭毕业证就能落户;近500家企业带头落实大学生最低年薪标准,武汉计划5年留下100万大学生。

这些优惠措施目前已经看到成效,到2020年1月,武汉共新增留汉大学生109.5万人,提前2年完成了原定计划。

但是,对于一座想留住人的城市来说,优惠政策的吸引力总是有限的,从根本上改变行业现状才是关键。目前,武汉正在大力发展新兴产业,开始从一座工业城市向高新技术城市转型。

武汉一直是内陆地区重要的老工业基地之一,说到这里的工业,不能不提晚清重臣张之洞。1889年,张之洞督鄂后,大力推行洋务“新政”,武汉近代工业自此起步。1911年,武汉成为仅次于上海、天津的全国第三大工业中心,被称为“东方芝加哥”,一批“汉”字头工厂拔地而起。

汉阳铁厂是张之洞的呕心之作,西方人甚至觉得这是中国觉醒的标志。洋务运动伊始,随着大批军事、民用工业相继建成,钢铁需要大量进口。张之洞认为,创办钢铁工业成为当务之急。于是,1890年,他亲自主持铁厂兴建,1893年,拥有生铁厂、钢轨厂、熟铁厂等十个分厂的汉阳铁厂建成,成为中国乃至亚洲第一家集冶铁、炼钢、轧钢于一身的现代化钢铁联合企业。


1906年,全长1214公里的京汉铁路通车。其中,近1000公里钢轨是汉阳铁厂生产的。自1890年起,沿着汉江,汉阳铁厂以西,汉阳兵工厂、汉阳火药厂、汉阳针钉厂、汉阳官砖厂依次排列。

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钢铁产量的九成以上,都出自汉阳铁厂及后继的汉冶萍公司。直至今日,在全国各地的一些老铁路与桥梁之中,仍陆陆续续发现一些年代编号为1902、1908和1909的汉产钢轨。

其后的百年之间,汉阳铁厂历经战火,几经停产、整改、合并与更名,在2013年最后一簇炉火熄灭后,正式退出历史舞台。然而,在近代中国的发展史上,汉阳铁厂的灿烂历久弥新。

如今,武汉以“四谷”为轴心,正不断推进“光谷”、“车谷”、“网谷”、“星谷”等高端高新产业集群建设,拓宽芯片、卫星、网络安全、新能源汽车、大健康等行业的发展空间。

武汉东湖高新区别称“中国光谷”,1988年创建成立,目前已建成国内最大的光纤光缆生产基地、光电器件生产基地、最大的光通信技术研发基地和激光设备生产基地,光纤光缆生产规模全球第一。

接下来,“光谷”将继续强化创新驱动,重点围绕“光芯屏端网”和生物医药两大万亿级产业集群,在核心技术攻关领域抓项目、争突破,大力支持数字经济、在线教育、互联网+、5G、工业软件等产业发展,提升产业链水平。

位于武汉西南的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被誉为“中国车谷”,这里拥有东风汽车、神龙汽车、东风本田汽车等5大汽车公司总部,6家整车厂,20家汽车相关研发机构,180家汽车零部件企业。当下,“车谷”在巩固汽车产业优势地位的同时,正突破性地发展新材料、新能源产业。

“网谷”则是以数字经济为引领,促进武汉的食品、机电等优势支柱产业转型升级。中金数谷武汉大数据中心园区用120天建成国内最大集装箱数据中心——武汉超算暨云计算(数据)中心过渡机房项目,这里未来将成为华中地区超大型、高安全等级和高可用等级的绿色数据中心,成为以云计算、超级计算、大数据为核心经营内容的信息化资源聚集与产业聚集地。

“星谷”是指即将实现投产的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位于长江之滨的新洲区双柳镇。这里将打造商业航天、高端装备、新材料三大产业集群,用10年的时间,形成近600亿产值的产业新城。预计今年年底,“星谷”就能实现年产120颗行云卫星、20发快舟火箭生产能力。

今天我们聊到的所有这些区位、交通、科教、产业等优势都支撑着武汉在受到疫情的巨大冲击之后绝地反弹。另外,不能忽视的是国家支持湖北发展的一揽子政策和资本对这座城市的赋能。

自武汉重启之日起,不断有企业前去交流合作,他们当中既有三峡集团、宝武钢铁等央企,也有TCL、小米等民营企业,还有日本三菱、美国霍尼韦尔等外资企业。

4月8日,武汉解封首日,一场“云招商”盛大举行。现场涉及智能制造、生物医药、金融保险、新能源汽车等领域的69个项目签约,总金额达2451亿元。其中,11个总部项目落户武汉。一个月之后,霍尼韦尔公司新兴市场总部暨创新中心在武汉揭牌,成为疫后首家落户湖北的世界500强。

这一切都保证了武汉疫后的经济重振。

2020年初疫情肆虐时我们坚信,“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如今全世界都看到了,武汉战胜了病毒,创造了奇迹。期待几个月之后,武汉交出2020年“成绩单”时,我们能够再次见证奇迹。

看好你哦,热干面!

好了,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如果你觉得这期节目有点意思,请多多点赞、多多转发,多多通过评论和我进行交流,我在各平台的小号都是@王慧opinion ,大家可以关注我,告诉我你的家乡在哪里,你想听什么城市故事,希望大家奇怪的知识不断增加,我们下期再见。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