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男生被要求搬宿舍后坠亡,江苏大学:警方已排除他杀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10月12日,江苏大学大三男生袁子健从教学楼六楼卫生间坠亡。

死者父亲发布微博表示,校方在知晓坠楼情况后不仅没有及时通知家属,还将死者母亲拉到学校外酒店房间强制扣留十几个小时,有隐瞒事实的嫌疑。

10月15日,江苏大学发布情况通报,表示警方已排除他杀,但未对死者父亲提出的质疑予以回应。

500

(坠楼的大三学生袁子健 来源:@楚天都市报)

据@楚天都市报记者 10月15日消息,袁子健就读于江苏大学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今年大三。坠楼前,他曾与学校之间就搬宿舍一事产生过矛盾。

坠楼前,袁子健的母亲胡莲也在学校,原因在于,袁子健在之前连续5天没去上课,辅导员又联系不到他,只好将胡莲叫来学校。

10月10日,袁子健和母亲胡莲与学院书记、辅导员见面。学院书记表示,要么让袁子健在学校认真读书并调换宿舍,要么让他暂时休学回家。

对此,学校的说法是,袁子健曾因学习困难而留级一年,换宿舍是为了让他“尽快融入新班级同步学习生活”。

500

(坠楼的大三学生袁子健 来源:@楚天都市报)

11日,袁子健告诉胡莲,自己还是想继续上学,不想休学,打算回寝室写学习计划书。

12日上午,袁子健告诉胡莲,当日下午他要到学院办公室递交学习计划书。

当日下午4时,袁子健和胡莲一起到学院的办公室,他先后向辅导员和学院书记提交了自己的学习计划书并作了介绍,还表示自己手机上的游戏已经删除了。

随后,学院书记询问袁子健是否愿意搬宿舍的问题。袁子健诚恳地请求,“我是真的不想搬宿舍了,我既然想学好,不管住哪个宿舍都会学好。”

对此,学院书记表示,他还是要求袁子健搬离原来的宿舍,并要求他在一个星期内搬宿舍。

袁子健现场虽然答应了学院书记的要求,但情绪显得有一点低落,不太高兴。

500

(袁子健坠楼当天上午手书的学习计划书)

胡莲询问儿子,是否需要自己帮忙搬家,遭到儿子的拒绝,袁子健称会找同学帮忙搬一下家。

见儿子不需要自己帮忙,胡莲准备次日回老家。

分手前,她和儿子拥抱告别,此时是下午4时40分许。看着儿子朝着食堂方向走去,胡莲给自己的丈夫打了一个电话,讲了儿子的情况。

但令胡莲想不到的是,儿子走进了学校的A1栋教学楼,爬上了6楼。

20多分钟后,儿子从一个卫生间的窗口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他的手机备忘录中留下两条信息,一条是“不知道为啥搬宿舍能好好学习”,另一条是银行卡密码。

500

(袁子健的手机备忘录 来源:@楚天都市报)


针对儿子坠楼后校方的反应,@江苏大学袁子健的父亲 提出多处质疑:

一是,死者在坠楼前的20分钟还与母亲胡莲见面谈话,表情神态正常,不像是想轻生的样子。

二是,死者坠楼后的数分钟内,胡莲曾接到学校辅导员电话询问死者去向,但随后立即挂断,并始终未接听胡莲后续打来的电话。这导致明明就在学校的胡莲完全不知道儿子坠楼一事。

三是,死者坠楼四小时后,学校将胡莲带到校外某酒店房间并告知死者坠楼去世一事,期间还强胡莲留在房间不得外出,双方多次爆发肢体冲突,直至自己第二天赶到学校后才放人。

这条微博认为,校方强制扣留胡莲十几个小时的行为,已然构成非法拘禁罪;不及时告知死者家属坠楼一事,也有故意隐瞒事实的嫌疑,还没有让家属见到死者的最后一面。

“儿子12日下午5时4分出事,学校为何4个小时之后才通知我?事发后,学校为何一直都不和我们当面沟通?”

胡莲也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500

10月15日晚11点多,约袁子健父亲发布上述微博的三个多小时后,@江苏大学 就此事发布情况通报。

通报表示,警方对此事的调查结论为“高空坠楼,排除他杀”。

同时,该通报也确认了袁子健学习困难,曾经留级一事。

针对换宿舍一事,校方称,这是为了让他“尽快融入新班级同步学习生活”。

对于死者父亲提出的关于“扣留死者母亲十几个小时”一事,这份通报并未作出回应。

500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