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动画死路一条”和平均月薪1w5,哪个才是中国动画的真相

文丨春辞

不知是玩梗还是确有其事,“做动画死路一条”这句话已听人提起过多次。

而前段时间,央视财经报道了一则国产动漫产业调查相关的新闻。在央视财经口中,动画人月薪能达15000元。

500

“毕业三年左右的学生,做到执行导演这个岗位薪资大概在15000元左右,比之前要好很多。”

较低的时间投入与不相匹配的高回报,这篇报导用一句话描绘出了一个冉冉升起的朝阳产业和一群拥有体面未来的人。似乎在他们的努力下,中国动画正在缓缓崛起。

新闻下面的评论区,也尽是对这一行的认可和赞扬:

500

事实也似乎正是这样的。近期在B站上映的国漫,都拥有相当骄人的战绩。

500

500

凡人修仙传,有阅文大IP同名小说打底,4集首周砍下2000万的播放量。同样是网文改的动画,同期的《元龙》播放3周6集拿下了4800播放量,也有单集均播放量将近800w的成绩。

500

同期战绩最夸张的《雾山五行》光是单集就砍下了将近1200万的播放量。每每有这样的作品出现,就让人忍不住想起那句“国漫崛起”的说辞。

但是,在央视财经该条微博的转发区,却尽是对这条新闻的质疑与不认可。高转高赞区还能看到一些熟悉的ID。

500

能够让评论和转发区有这么大的画风差异,双方对动画人或是中国动画这个行业的认知显然横着一条巨大的沟壑。

3D动画,二维动画,CG动画,工作室,大公司,各式各样的名词,各有区别的技术,完全不相同的工作模式。细节的差异造就作品的差异,呈现在观众面前的选择很多。

但对于这条新闻下的动画人来说,动画指的是二维动画,也就是需要人们去手绘的动画。

而二维动画最大的问题就成本和收益的不匹配。

500

动画画师需要漫长的时间培训,并且人工费用高,制作效率低,针对的用户受众窄,让这个行业的生态链从一开始显得无比逼仄。

诚然,中国动画有《妖狐小红娘》《一人之下》这样的顶级漫画IP+改编的成功案例存在,但那毕竟是个例。更多的动画公司和工作室要面临的问题则非常险峻。

动画制作时间长,前期投入大,回报不确定,像绘梦这样拥有顶级资源的大公司,手握众多的IP还算稳定,但小公司和工作室就只能面对巨大的风险。并且动画本身的营收手段相当单薄,版权和下游的衍生产品的收益远高于动画本体。

500

大多数原创动画公司的经营模式示意图

小公司往往难以经营起这整个流程。在这个需要坚持也需要灵感和才能的职场里,梦想难以实现,薪资也没法到位,他们就卡死在了制作出一部能被大众所认可的作品,也就是最初的一步上。

更多的时候,他们只能为其他的公司提供外包服务,然后继续卡死在最初的一步上。这个行业需要顶级的人才,不是句假话。

500

《雾山五行》的导演林魂,从导演、脚本、原画到音效、动作设计样样精通。即便是这样,团队也磨了将近四年才产出了这么一部爆款动画。

动画这一行,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是埋头苦干多,出人头地少。

500

19年国内动画师收入树状图

500

15年日本动画师收入报道

动画行业僧多粥少,收入达不到国家的职工平均水平,更不要提这一行还需要大量的天赋和努力,高压力低回报。

熬,是这个行业的主基调。

500

知乎上实习生关于动画师行业的描述

500

旅法师营地报道过的日本动画现状

就连制作出《萤火虫之森》《辉夜姬物语》的吉卜力动画工作室,也有高强度的工作要求。吉卜力工作室负责创作的主要是宫崎骏和高畑勋,而后者关于残酷的负面新闻更多。

500

制作《辉夜姬物语》的作画监督近藤喜文曾说过:“高畑勋先生想杀了我。”

国内的动画行业没有这样夸张,但也没宽裕到哪里去。无法提供足够的薪资,又无法提供实现梦想的平台,才是这个行业的现状。梦想被现实所打磨,然后变得再无个性和棱角。

动画师的上升空间,依靠着项目经验和时间沉淀来提高技术。但他们要面对的是行业并不算高的天花板,资本的快速入局以及分散的优质产能。再加上沉淀所需要的漫长时间,动画师个人与行业整体互相扶持的发展模式陷入恶性生长。

500

图源 某位编辑的业内友人

再加上动画本身的商业模式掣肘颇多,行业本身的盈利性不强,新人动画师入行,燃烧的自然也只是自己对动画的热爱。

但用爱发电并不能改变现状。一个行业如果要发展,整体呈上升态势是必须的。而中国动画的崛起,也不是几部优秀的作品就能完成的。文化,风土,内核,太多的担子压在了作品身上。

至少,在现在已经很难看到像当年《大闹天宫》那样富有中国文化基调和特色的作品,也很难想象,在众行业之中低于平均值的动画行业,曾领先于世界。

500

国内动画先驱万籁鸣是日本的漫画大师手冢治虫的启蒙导师,手冢治虫曾在他的动画作品中致敬过万籁鸣先生。

《铁扇公主》于1941年完成制作,上海三家电影院同时播出,票房收入超过了当时上映的所有故事片。但彼时的上海已成日军的租界,《铁扇公主》被当做战利品收缴,日本商人复制拷贝,将片子逮到东京、神户、长崎等地播放。

500

14岁的手冢治虫看到片子惊为天人,于是决心投身动画行业,后在动画片之中表达出对万籁鸣先生的致敬。

而在改革开放之后,国内的动画创作是为了国际得奖而去,国家有生产指标和拨款,不用面对市场。对创作者而言最好的时代莫过于此,中国动画迎来高潮,《神笔》《猪八戒吃西瓜》相继问世。

“你们能把齐白石的画动起来就更好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陈毅听了汇报之后如是说道。

500

为此,上美厂花重金请来国画名师李可染、程十发参与艺术指导,1960年,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横空出世,日本动画界称之为奇迹。

500

而这一切,造就了当时的《大闹天宫》,片子筹集到拍摄共用四年,美联社评论道:“比迪士尼的作品更精彩,美国绝不可能拍出这样的动画片。”

但在那之后,国家的政策让中国动画行业走量不走质,家长的举报让中国的动画越来越趋向幼童化和低智化,长期以来中国动画都只是在维持在存活线上,直到近十年才有较为明显的起色。

500

中国动画和日本动画迎来了完全不同的道路,曾几何时我们强大过,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中国动画,仍然略显不足。

一个行业若是足够强大,是不需要喊出‘崛起’这样的口号的。而崛起,又正需要无数投身其中的人们的参与,奉献,以及他们在低于其他工种的薪资下依旧坚持不变的热爱。

500

---  End  ---

站务

  • 风闻社区升级系统,暂停服务

    亲爱的用户:为了给您提供更好的服务和用户体验,风闻社区于北京时间8月5日20时至8月17日20时对服务器进行系统维护优化。升级期间,风闻社区将暂停服务,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更新升级后,将有全新功能上线,期待与您再次相见!如您对风闻社区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电邮shequ@guancha.......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