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胜利属于共和,但荣耀仍归于拿破仑!为保命,这位心机画家在名画中藏玄机

500

《76 团士兵在因斯布鲁克找回他们的军旗,并从奈伊元帅手中重新接过它们》,这是我要介绍的这幅画在 1808 年展出时的原始名称,现在凡尔赛原作上的名字是《奈伊元帅将在因斯布鲁克军械库重新找到的军旗授予 76 团的士兵》。

500

76 线列步兵团最初为 76 步兵半旅,由勒古布将军指挥,隶属于由马塞纳指挥的瑞士军团。在 1799 年战局中,他们于格劳宾登州将军旗丢失。“丢失的军旗长久以来都是他们痛苦的根源”(原介绍语)。如今,随着半旅的消失,76 半旅变成了 76 团,由富尔-拉容吉耶指挥,跟随奈伊参加了 10 月 14 日的埃尔兴根战斗,在奉命前往蒂罗尔途中,于 11 月 7 日占领因斯布鲁克。

500

奈伊元帅命令清点军械库时,有人认出了失去的军旗,于是就发生了画中的一幕。“当奈伊元帅将旗帜交还到眼含热泪的老兵手中时,新兵也在为自己夺回老兵手中飘扬的旗帜出了一份力而自豪。(原介绍语)”如此令人动容的一幕成了 1805 年战役最具代表性的场景之一,1806 年拿破仑皇帝命人(德农)找画家将这一场景画下来。德农找到的是画家梅尼耶,此人前阵子刚给奈伊元帅画了立像,这次再画也算轻车熟路(从制服上就能看出,后面会提到)。梅尼耶是个有点共和色彩的画家,他和大卫一伙人关系一般,但是在拿破仑时期,艺术家多多少少都要为政治服务。

500

在一些版本的奈伊传中,作者会提到这幅突出了奈伊元帅的画引起了拿破仑的不满,这一说法对,但也不对。1808 年这幅《76 团》(以下均用此简称)才得以完成并在沙龙展出,收获赞美的同时也确实有一些批评的声音,一些评论家认为此画过于“共和”,但是,我们要知道,1808 年和 1806 年相比,各种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拿破仑 1806 年想要“拉拢”共和派军人的打算,在两年后看来已经很“过时”了。现在,我就要从画面布局到画中人这个顺序上,简述一下这幅《76 团》是如何传递出拿破仑的“政治意图”的。

500

这幅画是从右往左读的,光线从右上一直下降到第一排的持旗官之后又上升到左上角的被放大了的 76 团团旗处,构成了了一个 victoire 的 V,除此之外,两面随风招展的团旗也构成了一个 V,这是非常常见的“胜利”表达。我们再说回光线,右上角的光线顺着出现在第一排的帝国鹰徽下降,最后在共和国团旗处上升,尽管鹰旗位于画面的第一排,但是相较处于画面重点的团旗却显得孤单又处在暗处。共和国的团旗在画中也被放大了,真实丢失的军旗只是两面小旗子。不过,此举是为了烘托什么大概不言而喻了。站在团旗下的奈伊元帅自然也是画面的重点,他的目光看向簇拥过来的人群,仿佛在向士兵们展示旗帜。旗帜上,我们能够分辨出 76,旗帜的样式则具备了很多共和国时期的元素,就不再一一介绍了。简而言之,梅尼耶通过光线的走向和画面布局,描绘出了一种帝国与共和国相对而立的场面。但是他对画中人的描绘,又将这一对立统一了起来。

500

先说奈伊元帅,他虽然不在画面中心,但无疑,他是主要人物,这位帝国的元帅在莫罗麾下参加了霍恩林登会战,与马伦戈会战一样,同样是 1799-1800 年代决定性的会战之一,霍恩林登甚至要更困难一些。莱茵军团、德意志军团,这些在共和国时期声名显赫的军团的荣誉似乎都随着长官(莫罗、皮什格鲁等)的消失而黯淡,但是将奈伊任命为元帅这一事实,又似乎重新肯定了共和国军队的功绩。这可能也是奈伊出现在画上的,除了事实因素外的,另一原因。除了奈伊之外,我们还能看到画面上画了三个老兵,一个闭着眼睛抚摸旗帜,一个握着步枪向奈伊伸出手,另一个手中举着军刀。我们先说第一个人,他左臂上的两条红色条纹是服役 15 到 20 年的标志,也就是说这位老兵在国王时期就参了军;第二个人,我们注意到他穿的是老式步兵制服,头上戴的是共和国时期步兵的两角帽,不过有意思的是,他胸前佩戴了荣誉军团勋章,也就是,帝国授予了老兵荣誉;第三个人,他手里的马刀我们依稀地能看清是一把荣誉马刀但是和第一执政授予意大利军团的略有出入。除了老兵之外,画中还有头戴筒状军帽的帝国步兵,这种帽子尽管在 1805 年之前就有使用,但是直到 1806 年 2 月,它才成为帝国步兵标配。也就是说,这幅画上汇集了四个时期的步兵。

500

国王时期就服役的老兵,佩戴荣誉军团勋章的共和国士兵,手握执政授予的荣誉马刀的老兵,身着新制服的士兵,甚至是曾在莫罗将军麾下效命的帝国元帅奈伊,无论是共和国、帝国、还是祖国(法兰西)都多亏了皇帝的“指挥”,共同见证了这一动人时刻。在帝国治下,革命时期失去的荣耀(军旗)又回来了,无论是何种身份背景的老兵,此刻都是祖国的士兵。为什么我要说到皇帝,因为在画面的最右边,还出现了一位近卫猎骑兵,他们从不离开皇帝身侧,而他在画中的出现,无疑就意味着拿破仑也来了(拿破仑根本就不在,由此可见梅尼耶的求生欲)。

500

画面中除了法国人之外,还有两位奥地利士兵在最右边站着,按照道理来说,出现在军械库的应该是当地守军,也就是巴伐利亚人,但是这里出现的是两个奥地利士兵,而且他们的制服还是 1799-1800 年款,无疑梅尼耶在提示我们军旗丢失的时期。这两位奥地利士兵震撼与惊恐杂糅的表情与法国士兵喜悦又难以置信的表情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至于法国士兵的感情,最直观地向观赏者传达这份情感的是画面正中单膝跪着的青年士兵,他是唯一一个直视观赏者的人物,他尚有一丝稚气的脸上,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500

1805年的胜利,在士兵眼中就是这么震撼与难以置信。在因斯布鲁克军械库重新找回的不光是军旗,还有革命战争时期失去的荣誉。帝国与共和国,皇帝与法兰西,它们并不对立,胜利的光荣与喜悦将所有人都团结在了一起。因此,再回到最开始的假设上,这幅画不会让梅尼耶失宠,也不会成为皇帝与奈伊之间的芥蒂,它的政治目的就是融合共和国与帝国,哪怕画中共和国的价值高于帝国,但最终也是皇帝,让他们找回了往日的荣耀,就像他带领法兰西那样。

500

另外,画中还有个有趣的数字,就是 10,帝国军旗上的数字是 10,帝国装扮的步兵筒帽上的数字是 10,猎兵背袋上的数字也是 10,但是 10 团当时隶属于马塞纳的意大利军团呀!梅尼耶特意用 10 表示,是不是也在提示当初丢旗子时的 76 团是由马塞纳指挥呢?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