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败家!“九零后都知道”的豆奶大王,竟然活得这么窘迫

500

500

把热闹的行业几乎都玩了一遍的维维股份,遍体鳞伤地回头一望,发现豆奶主业的市场占有率已从最高峰的70%跳水到了8%……

文丨瑞新  编辑丨杜海  来源丨正经社

屋漏偏逢连夜雨。

1月10日,维维股份发布公告,宣布子公司湖北枝江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度对公司自2015年以来消费税的缴税情况进行了自查补缴,预计补缴税金近2亿元。

而根据2019年10月底公布的第三季度财务报告,维维股份前9个月的营业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微增1.91%,但扣非净利润刚刚超过2000万元,同比大幅降低70%以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为-2亿多元,流动负债加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的总额接近50亿元。

资金链如此紧绷的状况下,却还得给子公司补缴近2亿元税款,难怪维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维维集团”)要质押质押再质押了:整个2019年,维维集团的质押行为高达15次。

实打实的“拆东墙补西墙”。这简直让人无法想象,这家“九零后都知道”的豆奶大王,接下来将如何顶着这些巨大的包袱蹒跚前行?

01

热闹行业几乎都撸了一遍

20年前,维维股份登陆上交所。近10年来,维维股份的销售收入净增长不超过35%,如果除去通胀因素重新计算,10年间一直在原地踏步。这被资本市场称为失去的十年。

2014年-2018年,维维股份扣非净利润连续五年增长为负,特别是2017年扣非净利润同比暴跌589%。2018年,营业收入超过50亿元,同比上升近10%;净利润为6471.76万元,同比下降近30%。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只有2789万元,同比下滑71.91%;负债合计近50亿元,负债率近65%,逼近券商投资风控线。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维维集团高达15次质押了手头持有的维维股份股票,最近的一次就在刚刚过去的12月。至此,除了转让给徐州新盛的股票,维维集团已经将自己几乎全部股票都质押了出去。

有业内资深人士告诉正经社,整个维维集团从占有豆奶市场70%份额到如今举步维艰,跟维维股份上市之后大举扩张导致主业受损有关。

正经社发现,维维股份曾经或者正在投资的企业,涉及白酒、茶叶、牛奶、金融、矿业、房地产等近10个行业。这些扩张行为,虽然体现了管理层的进取精神和堪称A股最为勤奋的行动力,但大多没有带来什么优质资源,带有很大的盲目性。

首先是白酒,尤其是贵州醇。投资贵州醇已经成为维维股份的“梦魇”。2012年信心满满进军白酒市场,希望能利用跟贵州茅台同属贵州的位置优势,打造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但是管理不善加上品牌认可度不高,造成贵州醇成为上市公司每年财务报表中最拖累数据的那个指标。

接下来是乳业。维维股份曾大举进军乳品市场,推出自有品牌奶粉。先后耗费巨资收购珠江特区牛奶公司、新疆呼图壁怡然乳业公司等。但在两强相争、群雄并起的乳品市场,维维股份几乎没有什么悬念就败下阵来。

后来,不接受教训的维维股份,还曾入股煤矿公司、房地产公司、茶叶公司、农商行等等。也就是说,除了豆奶和饮料,维维股份几乎将市面上热闹的行业都“玩”了个遍,但大多铩羽而归。

有媒体统计发现,从2000年上市开始至今,维维股份已经经历了8次战略转型,没有一次取得成功。最新一次就是维维集团将自己的大股东地位转交给了徐州一家国企。

02

新大股东并无粮食经验

2019年8月,维维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徐州市国资委下属新盛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盛集团)将斥资9.55亿元,受让维维股份控股股东维维集团2.84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7%。转让完成后,新盛集团成为维维股份第一大股东,维维集团成为第二大股东。

彼时,维维集团在发布的相关公告和新闻中兴奋地宣告,作为地方民营经济龙头迎接国资注入,有利于转型成一家粮食经营生产巨头。

事实上,由于维维集团在粮食产业上面的依赖性较强,维维股份早已切入粮食流通领域。

维维股份官网信息显示,2019年5月大连商品交易所发布通知,设立维维股份为玉米集团交割仓库非东北地区分库。这是维维股份自有粮仓在2015年、2017年相继被设立为大豆、玉米交割库之后的第3座交割库,加上控股的黑龙江华贺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在黑河北江市的大豆交割库,维维股份旗下共有4座交割库。

设立粮食交割库体现了企业的综合实力和权威性,可以带来经济效益,还对提升知名度以及话语权有巨大帮助。这意味着在玉米和黄豆领域,维维股份在市场上早已有了自己的话语权。

2019年三季报显示,维维股份手中保存的粮食存货价值已经超过15亿元。但也为此付出了巨额的代价,在整个经营支出之中,有近5亿元预付款跟粮食购买有关,超出去年同期近5成。

然而,被维维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引入的新盛集团,并没有涉及过粮食领域的业务。正经社查询企查查数据发现,新盛集团主营业务为棚改土地一级开发、房地产开发业务等,营业收入构成主要来源于土地出让返还、定销房销售和商业房销售。

那么,引入这样一家国企,如何达到维维集团宣称的那个“共同努力推进粮食流通业务发展”的目的呢?目前还是一个难以猜透的迷。

而在曾经占据市场份额超过7成的豆奶领域,市场占有率却在逐年下降。与进军粮食流通领域相比,这反而成了维维股份最为苦恼的问题。

03

主业市占率已不到8%

高峰期,维维股份在豆奶领域的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70%。但到了2016年,这个数据已经下降到了10%左右。据业内人士预测,到了2019年,中国豆奶销量为120万吨左右,维维股份的年销量将仍然维系在9万吨上下,市场占有率更是已经不到8%。

在此之前,尤其是1997年之后长达5年的时间里,维维集团在豆奶领域的市场占有达到了饱和地步。那段时间,几乎每年实现的营销收入和净利润都分别在10-15亿元之间和一亿元左右。这也是追求利润增长的上市公司维维股份,后来一头扎进多元化的坑里还不想出来的原因之一。

近年来,维维股份一面提出了回归主业的口号,一面仍然在不停地进行资本操作,尤其是在股市上。数据显示,2018年维维股份投资股票成本金额为6亿元,形成的投资收益金额为-2884万元。这引来了上交所的关注。

当年12月,为了摆脱包袱也为了财报好看,维维股份将贵州醇的股权出让给了维维集团。由于属于年底突击转让,再加上已经贬值的贵州醇股权仍然按照收购时的价格进行结算,这个交易同样引来了上交所的问询函。

最近两年,维维股份先后转让了旗下乳业和房地产业子公司的全部权益,出售房地产业务还带来了1100多万元收益。但是,从2013年开始,中国植物蛋白饮料行业就迎来了高速增长期,维维股份却没能抓住这个红利。不仅如此,搭上长达十多年的时间成本、一朝回到原点之后,才发现豆奶领域已是四面皆敌,要走上复兴之路谈何容易:前有承德露露、永和豆浆、维他奶,后有六个核桃和黑牛,“老大哥”地位早已风雨飘摇。

这些品牌多已找到了主业方面的发展之路,并赚得盆满钵满。尤其是跟维维股份相似的承德露露,由于一直坚守主业,虽然年收入仅为维维股份的1/2,利润却几乎等于维维股份全部利润的8倍。

另一方面,最近十年,从2006年的9.8次到2017年的1次,维维股份的库存周转率越来越低,这说明市场处境越来越艰难。更别提渠道的逐渐缩减。2019年第三季报数据显示,维维股份前9个月的渠道经销商数量不增反减,减少总数超过750家,占经销商的总数超过20%。【《正经社》出品】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校对|然然


转载正经社任一原创文章,均请完整保留文首和文尾的版权信息,否则视为侵权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