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来了来了!上海一年后,重庆这下终于要破零?

500

文丨西部菌

11月5日,是上海喜提科创板一周年的日子。

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51家科创板企业上市,平均募资额区间为3.5亿元至105.3亿元(中位数为10亿元),实际募集资金总额约为665亿元。

相关机构预测,到2019年年末,科创板企业的数量或增至80家-100家,合计募集资金将达1000亿元至1250亿元。

也就是在这两天,上交所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将召开审议会议,审议2家企业的首发申请,其中一家——博拉网络,便来自重庆。

500

因此,13日已有本地媒体在头版喊出:科创版“重庆第一股”要来了?

事实上,如果此次博拉网络能成功过审,则意味着将打破整个川渝地区在科创板上的空白。

那么,目前已上市的科创板企业到底分布怎样?西部三巨头——重庆、成都、西安,谁的科创板实力最强,博拉网络这次又有多大胜算?

01

先来看,目前科创板企业的分布情况。

重庆商报的报道显示:

从57家公司(其中51家已上市)的注册地来看,上海市11家,北京市10家,广东省9家,名列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前三名。

之后,分别为江苏省8家,浙江省7家,山东省4家,陕西省3家,天津2家,福建省2家,黑龙江省1家。

可以看出,除了北京、上海以及沿海发达地区外,东北(黑龙江)加西部(陕西)在一起只有4家。

也就是说,目前整个中西部地区,已完成注册的科创板企业仅有陕西的3家。

这3家企业分别是:西部超导、铂力特、三达膜。其中,西部超导、铂力特的注册地均在西安,三达膜在延安。

500

来源:网络

较之西安目前已经成功拿下2家科创板企业,经济体量更大的重庆、成都,目前在科创板企业上仍“颗粒无收”。

西安可以说目前暂时坐稳了中西部科创板第一城的宝座。且该市官员曾透露,西安目前有230家科创板储备企业,包括10家精选层企业。

02

科创板企业数量,可以看作是一个城市科创实力的重要指标之一。

西安在这方面能够在中西部拔得头筹,主要得益于其在高校、科研院所和产学研联动上的综合优势。

这也与其近年所提出的打造“硬科技之都”的目标也形成了一种直接呼应。

和其它产业一样,培育科创板版企业,同样离不开政府的扶持。西安和成都就先后推出了针对性的奖励措施。

今年4月,西安高新区宣布:

科创板上市企业在启动上市工作后即可分阶段获得最高1000万元的奖励;

科创板允许已上市企业分拆业务板块进行上市,政策对分拆上市给予最高1000 万元的奖励;

鼓励区外科创板上市企业迁入高新区,可获得最高1000 万元的奖励。

今年6月,成都市印发《加快推进成都市企业科创板上市的扶持政策》,其中也提出了多条直接奖励政策:

对科创板拟上市企业,上市申请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受理的,给予200万元奖励。 

对在科创板首发上市的企业,一次性给予800万元奖励。

对新迁入我市的科创板上市公司,一次性给予600万元奖励。 

西部菌暂未查询到重庆在科创板企业扶持上的直接奖励政策,其很有可能是套用对科技型企业的一般奖励扶持奖励方案。

而据此前媒体的不完全统计,为鼓励本地企业到科创板上市,已经至少有12个省市出台了多项补贴政策。其中,云南省给出的补贴最高,达到了1600万元。

 

03

成渝目前的科创板企业仍属于空白,但后备队伍不算短。

 

今年2月,公开报道显示,有61家成都企业拟申报科创板,其中超六成符合上市标准。

一个月后,网络曝光了成都21家科创板后备企业名单,具体如下:

苑东生物、四方伟业、先导药物、欧林生物、观想科技、数联铭品、科道芯国、新潮传媒、极米科技、纵横无人机、海创药业、玖锦科技、易态科技、中科大旗、锐成芯微、西加云杉、雷电微力、秦川物联网、腾盾无人机、百裕制药、盟升电子。

从这份名单可以看出,科创板后备企业与独角兽企业的名单有着相当大的重合度。成渝在科创板上的暂时落后,与两座城市独角兽企业的数量不足,或有直接关联。

500

来源:网络

来自上游新闻的报道显示,在累计的科创板176家申报企业中,四川有3家,即成都秦川物联网科技、成都先导药物开发、成都苑东生物(已经终止审查),重庆有一家,即为博拉网络。

另外,此前的报道称,变身为股份公司的“独角兽”猪八戒网和股权整合完成的海扶医疗也有望申报科创板。

不过,就整体情况而言,成渝今年能否在科创板企业上取得零的突破,还存在着相当大的不确定性。毕竟,科创板企业上市,从申报到最终注册成功,需要经历多个环节。

 

04

最乐观来看,眼下成渝最接近科创板上市的企业,应该就是博拉网络。

但是,结合这家企业以往的背景而言,此次能否成功通过审议,悬念不小。

500

比如,媒体公开报道显示,早在2017年,博拉网络IPO就遭遇否决,其中被否的主要审核关注点有多个:

是否存在代持、对赌等其他利益安排;

是否主营一种业务;

净资产收益率显著下滑的原因,是否存在通过压低人工成本调节利润的问题;

游戏行业业务的获取方式,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形,是否与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业构成同业竞争;

应收账款占收入比重大幅增长的原因;

是否能够持续保持相关的技术优势。

此前遭遇折戟的博拉网络是否能成为成渝地区,第一家科创板企业,成渝在科创板上的空白,又是否是由博拉网络来打破,只能拭目以待了。

当然,如同独角兽企业的培育一样,相较于东部沿海城市,成渝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这种差距的缩小,非一日之功,需要投入、政策、市场环境的综合发力,更需要时间。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