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为什么你的创造力在衰退?也许只是你睡眠时间太少!

90后成为当代睡眠“特困户”。数据显示2019年1-8月,90后购买进口助眠类商品的增幅为118%,人数占总消费人数的比例为62%,超过了其他年龄群体的总和!以褪黑素类产品为例,90后消费占比85%,其他消费者数量在百万级别,但90后人群超千万。

500

2018年平昌冬奥会会场,一名男子在打盹

1920年,复活节周日的前夜,奥托·勒维(Otto Loewi)从睡梦中醒来,迷迷糊糊中有一个重要的想法闪现出来。他记在一张纸上,然后又睡了过去。但当勒维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潦草写成的东西难以辨识。不过很幸运,第二天晚上,他又梦到了这个想法。这是一个简单的实验设计,它最终证明了勒维很早就提出来的一个假说:神经细胞通过交换化学物质或神经递质进行交流。该假说得到证明后,勒维因此获得了1936年诺贝尔医学奖。

500

神经细胞之间的连接

近一个世纪之后,多项实验表明,睡眠能够促进创造力的形成。如今,卡迪夫大学的彭尼·刘易斯(Penny Lewis)以及她的两位同事将这些研究结果整理合并成一个新的理论,解释了为什么睡眠与创造力之间存在联系。

具体来说,该理论解释了睡眠的两个主要阶段:快速眼动睡眠和非快速眼动睡眠,它们是如何协同工作,来帮助我们发现已知事物之间尚未被认识的联系,同时能够为令人烦恼的问题找到创造性的解决方案。

当你刚刚入睡时,你会进入非快速眼动睡眠阶段。这个阶段包括了占据夜晚大部分时间的轻度睡眠,以及睡得更加深沉的慢波睡眠。在慢波睡眠期间,数以百万计的神经元会强烈地同时激发,就像细胞当中的希腊戏剧合唱团。“这是你在清醒状态下根本不会有的情况。”刘易斯说,“你处在深度睡眠状态,如果这时你被叫醒,你会很不高兴。”

500

睡眠的不同阶段

这个状态下,大脑会回放记忆。举例来说,小鼠在白天穿越迷宫时所激发的神经元,到了晚上睡眠时,会二次激发,而且是顺序大致相同。这些回放有助于巩固和强化新形成的记忆,能够将其整合到现有的知识当中。但刘易斯解释说,这些回放还有助于大脑从具体事物中提取一般性概念。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其他研究人员的支持。

“假设你回放的是生日派对的记忆。”刘易斯说,“它们涉及的都是礼物、蛋糕,也许还有气球。代表这些事物的脑区要比代表每场派对都有谁参加或其他特质的脑区活跃得多。”随着时间的推移,种种细节可能会从记忆中消失,但要点会被保留下来。“你也许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形成了对生日派对的概念。”

在此之前有一些科学家认为,做梦是这个过程有意识的表现,它实际上就是你的大脑对记忆进行回放和转化。

500

睡觉时会做梦

这个过程一直都在进行,但刘易斯认为,它在慢波睡眠期间尤其强烈,这是因为大脑的两个部位之间存在紧密联系。

第一个部位是海马体,它是位于大脑中间、形似海马的脑区,负责记录有关事件和地点的记忆;

第二个部位是大脑外层的新皮质,它负责存储有关事实、想法和概念的记忆。

刘易斯的想法是,海马体会刺激新皮质回放主题之间相互关联的记忆,比如发生在同一个地方或一些细节相同的事情。这可以让新皮质更容易提取相同主题的记忆。

500

大脑皮层中的海马体

作为另一个睡眠阶段,快速眼动睡眠是非常不同的。在非快速眼动睡眠期间同步激发的神经元会逐渐失去“希腊戏剧合唱团”的那种秩序,新皮质的各个部位开始变得活跃,而且似乎是随机的。与此同时,一种叫做乙酰胆碱的化学物质开始充斥大脑,破坏海马体与新皮质之间的连接,使得两者都处于一种特别灵活的状态,这也是使勒维在睡梦中获得灵感并成功确认的物质。这种状态下的神经元连接可以更容易形成、增强或是减弱。

刘易斯认为,这些特性能够让新皮质在不知不觉中寻找看似不相关概念之间的相似之处,比如行星围绕太阳旋转的方式,以及电子围绕原子核运动的方式。“假设你在解决一个问题,你被难住了。”她说,在快速眼动睡眠中,“新皮质会回放关于那个问题抽象的、简化的元素,但也会有其他东西被随机激活。然后,它会强化这些事物之间的共同点。当你第二天醒来时,那种稍稍的强化也许会让你以稍稍不同的方式去看待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而这有可能让你找到问题的答案。”

“这些想法中,有很多早已经被提出来了。”刘易斯说,“一些人认为,慢波睡眠对创造力很重要,另一些人则认为是快速眼动睡眠。我们说,两者都很重要。”基本上,非快速眼动睡眠负责提取概念,而快速眼动睡眠则负责把它们联系起来。

500

至关重要的是,它们是相辅相成的。每隔90分钟左右,睡眠中的大脑就会经历一个非快速眼动睡眠和快速眼动睡眠周期。在一整晚或几晚时间里,海马体和新皮质会多次同步和分离,而进行抽象和连接的顺序也会一再重复。“如果要进行类比,这就好像两位研究人员起初是一起研究相同的问题,然后分开来各自思考,最后再聚到一起共同研究。”刘易斯写道。

她补充说,“这里显而易见的含义是,如果你正在解决一个棘手的问题,你应该让自己获得充足的睡眠。尤其是当你试图解决的问题需要一些创造性思维的时候,最好不要操之过急。”

刘易斯的这个理论框架有一部分是基于坚实的数据,但另一些则是仍待验证的猜想。比如,现在并没有太多证据支持她的这一猜想:在非快速眼动睡眠阶段,海马体会刺激新皮质回放相关记忆。“我知道这里的步子迈得有点大。”刘易斯坦言,但她指出,一些研究已经发现,慢波睡眠能够提升人们识别共有概念的能力。

在一项被广泛使用的实验中,受试者需要学习一份围绕着一个隐藏主题的单词列表,列表里的词语包括“夜晚、黑暗、煤炭”。如果他们之后睡了一觉,他们更有可能错误地记起自己也学到了那个主题词语——“黑色”。然而,圣母大学的杰西卡·派恩(Jessica Payne)指出,在她进行的一项实验中,慢波睡眠起到了相反的效果。

尽管如此,撇开这些“小分歧”,派恩认为,刘易斯基本走在正确的轨道上,尤其是涉及快速眼动睡眠“以反常和创造性的方式”把概念性知识结合起来。

但在刘易斯看来,她的理论框架还存在另一个更麻烦的缺陷:有的人在被完全剥夺快速眼动睡眠后,却不会出现任何明显的精神问题。

比如,一名以色列男子在脑部受伤后,失去了快速眼动睡眠能力;“现在,他是一位工作高效的律师,而且还为当地报纸出谜语。”刘易斯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我不能保证理论是不是百分之百正确。”她笑着说,“但我们刚刚拿到了一些对它提供有力支持的研究成果。”

刘易斯还在跟诺丁汉大学的马克·范罗苏姆(Mark van Rossum)合作研发一个人工智能,他们想让这个AI模仿大脑在睡眠阶段的学习方式,其中“有一个进行抽象的阶段,还有一个把事物连接在一起的阶段”,她说。

“所以,你在研发一个会睡觉的AI?”我问她。

“是的。”她说。

我想知道,这个AI是否会梦到电子羊。(译注:美国作家菲利普·迪克曾著有科幻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500

《银翼杀手》改编自该著作

免责声明

风闻热评

因为奢侈品关税跟朋友杠起来了,求大佬帮助
左千户 :

槽点太多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1,中国没有奢侈品关税这个税种,奢侈品的关税率也不是很高,因为奢侈品跟普通消费品的差别在价格上,海关的关税是根据商品品类的定价的,而不是根据价格,比如路易斯威登的包,关税率就是6%,不管你的价格是多少。
2,中国关税的计税标准是进口成本,跟市场销售价格无关。也就是说某种产品,进口成本是100块钱,市场价格卖10000,关税是那100块的6%,就只有6块。这种定价方式在进口产品中是经常事,比如红酒,80%以上的红酒进口价格是1到3欧元之间,但市场销售价格在200-5000都有,所以对于进口商来说,关税的成本几乎是忽略不计的。所以用关税控制你认为的奢侈品其实没啥效果。
3,真正能起到奢侈品高关税作用的应该是消费税,这是独立于关税和增值税之外的一种进口税,一般用于酒类,化妆品等,但由于计税的依据还是进口成本,所以也起不了太大作用
4,关税的设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决策过程,可能一个国家最强的经济人才每天996也想不明白的。如果简单的认为降低关税就能让老百姓达到最高的生活标准,我记得有两个政权这么干,一个是国民党,已经丢了江山,另一个是墨西哥,变成了贩毒国家。
5,你们最大的错误是压根不知道什么是奢侈品,路易斯威登和古奇的包说不上是什么奢侈品,真正的奢侈品是教育,健康,医疗,这在国外都是天价的,是真正的贵族产品。奥巴马在当选总统前三年才还清助学贷款,你比奥巴马早还完助学贷款,不是你比奥巴马优秀,只是因为你是中国人。

228
全部热评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