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探讨:“菜头”鲁智深有机会晋升大相国寺的都寺、监寺吗?

500

来源:“喽哥”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转载。

《水浒传》第六回,鲁智深带着五台山文殊寺主持智真长老的推荐信,风尘仆仆来到大相国寺报到。原本想着当个都寺、监寺,却被安排去做了一个掌管菜园子的“菜头”。

鲁智深认为自己有五台山文殊寺履历,兼之举荐自己的师父智真长在老佛门地位尊崇,这样安排自己的职务不合适,便直接张口要官:“我不做‘菜头’,要做都寺或者监寺!”

寺里其他僧人便劝他:“你资历尚浅,且没有业绩,且一步一步来,两三年便可做到都寺和监寺了。”

看到存在职业上升空间,鲁智深也就乖乖当“菜头”去了。

看到这里,喽哥掩卷沉思,想和各位老铁探讨一个问题:假如把大相国寺比作一家有国资背景的大型企业的话,作为基层采购员的鲁智深有机会晋升都寺、监寺吗?

|NO.1|

有必要先作几个名词解释。

所谓“菜头”,按照《水浒传》中的解释,是指大相国寺中掌管菜园的负责人。与此类似,管佛塔的叫“塔头”,管饭的叫“饭头”,管茶的叫“茶头”,管厕所的叫“净头”。这些都属于大相国寺内的“末等职事”。

“都寺”是大相国寺中统管总务的执事僧,“监寺”名义上是大相国寺库房负责人,但其职权又超出库房之外,总管僧众生活和佛事的必需品以及山林、田庄、殿堂、房舍等诸多寺产。这二者均是大相国寺的“上等职事”。

而从“菜头”到“都寺”“监寺”,中间还隔着由“藏主”(管经藏)、“殿主”(管殿)、“阁主”(管阁)、“化主”(管化缘)、“浴主”(管浴堂)等组成的“中等职事”。

也就是说,鲁智深上来就要干常务副总或者寺务保障部主任,却没想到只被安排了一个蔬菜采办员。

脑补一下:一个清北毕业的经济学硕士,拿着导师的举荐信到某大型国企求职。按照他的设想,怎么着对方也得给自己安排一个常务副总或者保障部主任的高管做做,没想到却被安排做了一个基层采购员。

|NO.2|

看到鲁智深要闹事,寺里众人便又打又拉、又吓唬又糊弄:

董事长智清长老说:“看在我师兄、你师父的面子上,这是特意给你个肥差,所得收入除了上交寺里,其他都归你。”这是诱之以利。

管人事工作的首座说:“你刚入职,资历尚浅,还没有业绩,怎么能做常务副总?这个采购员已经很不错了,见好就收吧。”这是胁之以度。

但是这两位高管的话显然缺少说服力。鲁智深不为所动——

“洒家不管菜园,俺只要做都寺、监寺。”

看到两位领导没有说服鲁智深,接待处长知客僧给鲁智深画了一张“大饼”:“如果你干了一年采购员不错,便可以晋升项目主管,又干了一年主管也不错,便可以晋升部门主管;又干了一年也不错,就可以当寺务保障部主任了。”

事实证明,还是这位知客僧最能察颜观色,他描绘的这条一年当“菜头”,两年升“塔头”,三年提“浴主”,四年做“监寺”的“晋升路线图”成功打动了一心想当官的鲁智深。

鲁智深说:“既然如此,也有出身时,洒家明日便去。”

说到底,“有出身”、有职业上升空间,才是鲁智深最看重的。

|NO.3|

那么,鲁智深能得到梦寐以求的“出身”和“职业上升空间”吗?

换句话说,“菜头”鲁智深有机会晋升都寺、监寺吗?

对这个问题,喽哥持悲观态度。理由如下:

第一,大相国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重。

书中写到:知客引了智深直到方丈,解开包裹,取出书来,拿在手里。知客道:“师兄,你如何不知体面,即目长老出来,你可解了戒刀,取出那七条坐具信香来礼拜长老使得。”智深道:“你却何不早说!”随即解了戒刀,包裹内取出片香一炷,坐具七条,半晌没做道理处。知客又与他披了袈裟,教他先铺坐具。

.......

只见智深先把那炷香 插在炉内,拜了三拜,将书呈上。

就是说,要见住持智清长老,必须点上信香、铺好坐具、换上干净的袈裟、收起随身的戒刀,先安安静静地等上半天。见到了还得叩首磕头。

《笑傲江湖》中日月神教教众觐见任我行或是东方不败也没有这么多、这么大的规矩吧?

见住持一面已然如此,不知要拜寺里供奉的佛祖该当如何?

明明是一家寺庙,整得好大的官威!!!

这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重的环境里,天生不爱束缚的鲁智深想提拔,可能不?

第二,大相国寺管理层理念僵化,不能接受新鲜事物,面对机遇也把握不足。

鲁智深的师父智真长老在推荐信里已经写得很清楚:“此僧久后必当证果。”明明白白告诉大相国寺,鲁智深将来是要修成金身正果的。可是大相国寺管理层是怎么对待鲁智深的呢?

住持智清长老认为,“我师兄智真禅师好没分晓......你那里安他不的,却推来与我......待要着他在这里,倘或乱了清规,如何使得?”

众弟子认为,“看那僧人,全不似出家人模样,本寺如何安着得他?”

都寺则直接想着把他远远打法到被地痞流氓祸祸的菜园子去。

看到没,他们根本就容不下外来的新鲜血液!根本就容不下一个爱闯荡、易犯错的人!哪怕已经有人告诉他这个人绝对是个人才,这个人是要成佛的。

他们思维之固化、观念之顽固,真是令人触目惊心。

你说,在这样的环境下,会有鲁智深的好果子吃吗?

第三,大相国寺用人机制僵化,晋升路径名存实亡。

前面已经交代过,除了住持智清长老之外,大相国寺的职事分为上、中、下三等。在大相国寺想晋升必须看资历,若想从下等的“菜头”晋升为上等的“都寺”“监寺”,必须一级一级地熬。虽然有皇家背景,但作为一家企业,不得不说其用人机制已经严重僵化,根本体现不出不拘一格使用人才的导向。

你说,在这样的环境下,鲁智深想从“菜头”晋升“都寺”“监寺”,可能性大吗?

|NO.4|

鲁智深怀揣着一年当“菜头”,两年升“塔头”,三年提“浴主”,四年做“监寺”的“晋升路线图”前去菜园上任的时候,有一个细节不知诸位注意到没有——

却说鲁智深来到廨宇退居内房中,安顿了包裹行李,倚了禅杖,挂了戒刀。那数个种地道人,都来参拜了,但有一应锁钥,尽行交割。那两个和尚,同旧住持老和尚相别了,尽回寺去。

这个“旧住持老和尚”就是鲁智深的前任。具体有多“老”,书中没有交代,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知道,他的前任已经成了“老和尚”了,也没见到其从“菜头”升为“塔头”(或许这次回寺有可能),更别提“浴主”和“监寺”了。

寒心不?

我是喽哥,欢迎关注、转发、在看、点评,让我为您另眼读江湖。

(来源:“喽哥”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转载。)

500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