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起诉OpenAI,唯独Ilya不是被告

梦晨 西风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 公众号 QbitAI

马斯克一纸诉状,把OpenAI告上法庭,科技圈又炸开了锅。

他认为奥特曼和OpenAI公然违背了创始协议转向盈利,还声称GPT-4按协议标准已经算作AGI,要求OpenAI恢复开源

500

OpenAI一方的最新回应也来了:

据Axios消息,OpenAI高管在给员工的内部消息中坚决否认了马斯克的指控。

特别是奥特曼本人的后续回复,承认“今年对公司来说将是艰难的一年”

这(OpenAI在做的事)永远不会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攻击将会持续不断地发生。

500

除了正式场合的交锋之外,马斯克与奥特曼两人还在𝕏平台上以各自的风格隔空互怼。

马斯克一贯的直来直去,走到哪哪就是战场,在OpenAI与人形机器人公司Figure宣布合作的帖子中放话:

放马过来吧。

一语双关,既指这场官司,又指未来两家公司在人形机器人上的竞争。

500

奥特曼没有直接回复,而是挖坟出当年特斯拉备受争议时自己力挺马斯克的贴子,时隔五年回复:

随时奉陪。

他没有选择正面交手,却在应战的同时暗含了一丝讽刺。

500

两位正主这边较着劲,围观吃瓜也没闲着,从马斯克长达46页的万字起诉书中挖出不少细节和亮点。

原告,只有马斯克一人。

被告,满满当当填了OpenAI关联的所有8个公司,加两位高管奥特曼和Brockman。

以及法律术语“Does 1 through 100”虚指未列出的更多潜在被告方……

唯独少了前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

500

Ilya去哪了?

Ilya的最后一次公开发言,也是他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停留在2023年12月2日。

由OpenAI总裁Greg Brockman晒出两人合照,Ilya回以一个红心。

500

再往后,就只有他转发的超级对齐项目新进展了。

500

从去年11月OpenAI董事会哗变事件到现在,Ilya没再进行任何学术演讲或接受任何采访,从此销声匿迹。

众多关心科技进展的人们,与马斯克一道,一开始最关心Ilya到底看到了什么”

500

后来渐渐又添上一个Ilya去哪了,他又在做什么”

500

任何与OpenAI相关的风吹草动,都在反复提醒着人们Ilya的缺席。

每当有后续技术Q*、GPT-4.5、GPT-5的消息传出,都有人猜测“这就是Ilya当时看到的吗?”

当英伟达市值一飞冲天,人们翻出当年老黄向OpenAI捐赠芯片时的老照片,继续纳闷“Ilya去哪了?”

当Andrej Karpathy以及开发者社区主管Logan等任何OpenAI员工离职的时候,总少不了网友追着问:

Ilya到底看到了什么,你们现在能不能说了?

500

更扑朔迷离的是Sora问世之时,大家跑去翻找贡献者名单。

特别致谢里,依照惯例按首字母顺序列着有CEO Altman,总裁Brockman、CTO Murati、C这O、C那O。

唯独没有Ilya。

500

4个多月过去了,这两个问题依旧没有确切答案。

……

现在马斯克一出手,终于给大家带来了更多内幕细节。

起诉书中披露,OpenAI与微软的关系,可能并不像他们声称的那样。

微软对外口径一直为“与OpenAI是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但“微软并不控制OpenAI”。

500

起诉书中却记录了OpenAI董事会宫斗期间,微软CEO纳德拉曾“夸耀”过,不在乎OpenAI是否明天就消失。

我们拥有这些人才,我们拥有这些算力,我们拥有这些数据,我们拥有OpenAI的一切。

我们在它们之下,我们在它们之上,我们包围着它们。

500

于是有网友开始怀疑,Ilya看到的是否是微软对OpenAI的控制?

500

对于第二个问题Ilya去哪了,马斯克的介入也带来了更多猜测。

Ilya不在被告栏,或许是马斯克确认他已经不在OpenAI任职了,又或许是马斯克有意不起诉他。

当年几位联创一起挖人,Ilya对于是否离开谷歌摇摆不定。

马斯克认为是自己的一通电话,促使Ilya在最后时刻下定决心。

500

前一阵离职的Karpathy,更是在马斯克推出OpenAI的时候被一同挖去特斯拉当AI主管。

整个OpenAI从去年11月开始的风波,是不是与马斯克直接相关不好说。

但是这俩人后面会不会再与马斯克合作,可能性不低。

起诉书是最好的OpenAI发展史

再来看马斯克提交的这份46页的万字诉状,其中不仅写明了对OpenAI指控、证据以及诉讼请求,还披露了OpenAI复杂的公司结构、马斯克和奥特曼2015年左右的邮件往来等更多细节亮点。

好家伙,一整个OpenAI发展史细节补充材料。

先来看重点,马斯克的指控有5点:

1、合同违约(Breach of Contract)

马斯克称,从2015年OpenAI成立至2020年9月,他不仅投入了数千万美元资金,还在研究方向上提出了重要建议,且在为OpenAI招募顶尖人才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而他之所以做这些,是基于当时创始协议明明白白写着:

OpenAI将作为一个非盈利机构开发AGI,服务于人类福祉而非追求股东利润,并将保持开源,仅在安全对立考虑下做出平衡,不会因商业专利原因将技术封闭保密。

这份协议在OpenAI的创立协议和马斯克与被告多年的书面交流中有记录。

500

而被告以多种方式违反了创始协议,包括但不限于:

原本承诺OpenAI开发AGI是为了人类利益而非私人商业利益,结果却将可视为AGI早期版本的GPT-4独家授权给微软。

原本承诺OpenAI技术将开源,却未向公众披露GPT-4的详细信息,并设置了付费墙,与微软一同获取商业利益。

允许微软这一盈利公司在OpenAI董事会中有一席之地,并对OpenAI的非营利活动施加不当影响和控制,包括决定OpenAI技术的公开程度及评估OpenAI是否达到AGI。

由于OpenAI违约,马斯克表示遭受了损失,金额超过本法院35000美元的管辖门槛,具体金额将在审判中提出。

2、允诺禁反言/违背承诺(Promissory Estoppel)

马斯克还指出,为“诱导”其多年向OpenAI投入数百万美元及大量时间和资源,被告曾反复作出包括书面形式在内的承诺。

基于被告承诺,其本人投入了巨资及资源于OpenAI。而OpenAI后来背弃了非盈利使命,与他得到的承诺背道而驰。

马斯克的诉求是:

通过执行被告承诺纠正这一不公。若未获具体执行,则被告至少应赔偿原告损失的投资以及创始协议中预期的第三方受益人的损失。目前金额未知,但远超本法院35000美元的管辖最低限额,如有必要,将在审判中证明。

3、违反信托责任(Breach of Fiduciary Duty)

据加州法律,被告对原告需承担信托责任,包括使用原告的资助款项用于其指定的目的的义务。被告对其提供的资金及由此资助的知识产权和衍生作品的营利性使用,违反了这一原则,应具体履行合同义务。

4、不公平商业行为(Unfair Business Practices)

被告以虚假承诺为借口,索取原告和他人的捐赠用于非原定用途,构成不正当竞争和其他不公平商业行为。

马斯克的诉求是,有权要求被告返还所有通过此类行为获得的资金及/或没收这些资金,并根据法律预估利息,寻求禁止被告将来再次从事此类活动,要求被告具体履行义务。

5、会计审计(Accounting)

被告掌握了与原告和其他人对OpenAI所做的资助,以及这些资金的知识产权和衍生作品的使用相关的财务信息,原告目前无法确定自己在资产的使用、分配或分发上的利益,要求进行审计核算。

除此以外,起诉书中还有诸多细节值得一提。

首先是OpenAI复杂的公司结构。有网友表示属实没想到,OpenAI实际上是一系列shell结构,涉及“8个OpenAI”

500

马斯克在起诉书中清晰陈列了这些公司的创始时间、成员等细节:

500

对于网友的惊讶,马斯克也做出了回应,称这就是“企业版的Shell Game(一种魔术骗局)”:

500

网友也是立马做出了梗图之全是OpenAI:

500

在起诉书中马斯克还认为,奥特曼亲自挑选的新董事会,与前董事会相比缺乏足够的AI专业知识,没有能力“独立判断是否以及何时实现AGI,以及何时应该按协议把微软排除在外”。

500

还有一个略微有点跑题的故事。

在起诉书中阐述马斯克对“AGI落入错误的人之手”担忧部分,介绍了马斯克是在接触了DeepMind之后开始担心AI危险性的。

这个故事大家都已熟知,但新披露的细节包括,马斯克不是当时唯一一个担忧AI的危险性的人。

当时另一位投资人在与DeepMind开会后说到“他能为人类做但没做的最好的事,就是当时当场把DeepMind创始人Hassabis干掉”。

……

在这份万字起诉书最后,马斯克提出的诉求中包括,要求法院做出司法裁决,认定GPT-4及之后的模型到底算不算AGI,应不应该执行协议不与微软共享。

有网友表示,这要求对法官和陪审团来说可太难了。

500

One More Thing

知名OpenAI爆料账号Jimmy Apples (曾提前2天准确预告了Sora发布日期),也带来了最新消息:

在GPT-5正式发布之前,OpenAI原本还有计划更新模型以及Q*

但既然闹上了法院,就只能推迟到法律批准再说了。

他表示自己周末可以久违的打打游戏了,言下之意是最近不会有什么大的发布了。

500

所以马斯克这一招,无论最后官司输赢,都客观上拖慢了一些些OpenAI的脚步。

内部研究并不会因此停止。

但全世界无论是其他科技公司,还是普通人,对下一代AI模型都有了更多的准备时间。

起诉书:

https://www.courthousenews.com/wp-content/uploads/2024/02/musk-v-altman-openai-complaint-sf.pdf

参考链接:

[1]https://www.axios.com/2024/03/01/openai-rejects-elon-musk-lawsuit-claims

[2]https://www.ft.com/content/cd6eb51a-3276-450f-87fd-97e8410db9eb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