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博士自查:医疗反腐任重道远?

500

出品©一笔封禅

作者@何鲸洛

12月3日。

@经济观察报 发了一篇题为《名校博士自述:我是怎样查出医院多收我爸10万医疗费的》的文章。

一时间风起云涌。

500

①三甲医院超收患者 21 万?▽

其实此前。

11月30日。

经济观察网就曾做过《安徽一患者家属查出三甲医院超收10万医疗费 调查显示超收21万》的报道。

500

当时。

并未引起多大的反响。

直到12月3日。

受害人家属的自述彻底引爆舆情。

500

早前。

2022年3月。

该法学博士的父亲因突发左侧肌体无力伴意识障碍,家属呼之不应,被紧急送往芜湖二院,被诊断为丘脑出血破入脑室。

2022年7月。

患者转入他院接受治疗。

2022年10月。

因病医治无效去世。

患者在芜湖二院住的117天,经历三次开颅手术,一直在医院ICU治疗,绝大部分时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家人无法陪护,也无法看到。

而其费用:

医保结算75.9万元;

患者自费21.9万元。

在此期间。

ICU时任护士长和护士轮番打电话。

说账上钱不够,要交钱,否则影响治疗。

500

随后。

家属感觉不合理。

身为老会计的姑妈累积缴费单后做成了表格。

500

由此发现了更多不合理的地方。

其中包括罹患尿毒症的患者还有“插尿管并且留置尿管”费用;

还显示患者“每日肠内营养灌注高达十余次”的操作;

而在ICU的危重患者。

平均每天还要接受两次运动疗法……

500

此番种种。

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简直是把患者当“提款机”。

②护士长被停职就够了吗?▽

2022年7月。

在患者转院当日和次日。

该法学博士到芜湖二院复印并封存了全部病历资料,在与原件核对一致后,由院方加盖公章。

500

8月起。

患者家属就费用问题与芜湖二院先后进行了三次交涉,医院表示组织了自查,在第二次医患沟通时表示部分药品数量与结算明细单上有出入,会进一步核实。

但在第三次沟通时又加以否认。

2023年7月。

该法学博士向国家医保局举报。

8月。

安徽省医保局与芜湖市医保局对芜湖二院开展了检查。

9月。

芜湖市医疗保障基金监管事务中心送达《芜湖市医疗保障局基金监管线索处理结果告知书》,明确“医保部门追回186914.7元医保基金”,同时要求芜湖二院退还31287.29元患者自付费用。

11月底。

该法学博士向经济观察网提供了一份特殊的医保监管告知书。

这才有了后续的剧情。

500

12月2日。

关于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违规收取医疗费用、违规使用医保基金的行为。

安徽省医疗保障局微信公众号发布情况通报称:

举报涉及的15个问题中有10个问题基本属实。

经查。

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存在过度诊疗、过度检查、超量开药、重复收费、套用收费、超标准收费等问题,涉及违规医疗总费用21.82万元。

500

目前。

芜湖市医保局按协议已完成处理措施:

全额追回违规使用的医保基金,约谈医院有关负责人,分别移交公安、卫健部门进一步核查处理。

500

阿里“血槽姐”的舆情还未消退。

芜湖二院“多收费”“骗保”又闹的沸沸扬扬。

前者至少和大多数人没什么关系。

但是后者?

毕竟。

不是每个患者家属都是“法学博士”,都有一个姑妈曾经做过“会计”?

至于护士长背不背得起这口“锅”倒是其次。

③医疗反腐任重道远?▽

无独有偶。

11月。

北京市医疗保险事务管理中心刚刚因为“虚构项目骗取医保基金”解除医保协议。

500

但这不过是小意思。

随着医药反腐的进一步升级。

截至8月9日。

全国已有至少159名医院院长、书记被查。

由此可见医药领域的贪腐有多严重。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今年披露:

一台进口价1500万元的医疗器械直线加速器,医院以3520万元买入,中间的回扣居然被医院院长吃掉1600万元。

除了贪腐。

部分医院以钱为本。

因为出生率下降。

多家医院停止产科分娩服务还说得过去。

8月9日。

总投资90多亿,号称“亚洲最大肿瘤医院分院”的河北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突然申请注销!

国企一下子变成了私企。

500

11月1日。

湖南益阳康雅医院发布一则通知,鉴于益阳市中心医院近期将正式接管康雅医院,决定于11月30日和全体员工正式解除劳动或聘用协议。

私人医院被国企收编。

500

更有甚者。

10月31日。

安徽省合肥市张先生的母亲在操作农机时手指被绞断,被120送到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高新院区后,又被急诊科医生联系转院到安徽省创面与显微外科技术研究院附属中医骨伤医院进行手术。

11月11日。

张先生的母亲在这家医院身亡。

500

为了赚钱?

某些医院更是丧心病狂。

出生证明这种东西也是能够拿来任意买卖的么?

500

11月6日。

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在微博发文称。

经过一年多的暗访发现,襄阳健桥医院院长叶某某贩卖出生证明、疫苗本。

在贩卖出生证明过程中有网络中介的参与,这样做主要是帮助“领养”来的孩子解决户口问题,买证者只需提供身份信息,给9.6万元,医院方面就会按照“正常”生产流程,在医院办理建档、产检、住院、分娩,出院等全套真实信息,“生产”两天出院后,客户就可以带着买来的孩子前往该医院采集足底血(新生儿出生采集足底血),后办理出生证明,全部过程最长7天就完成。

500500

上官正义还提到。

他曾在11月6日下午前往襄阳市卫健委,想向襄阳市卫健委赵旭主任反映情况,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不能见领导。

随后。

他再次前往湖北襄阳健桥医院,想规劝叶姓院长及医院犯罪成员投案自首,如实交代违法犯罪行为,配合有关部门找到涉案的拐卖孩子,争取宽大处理。

但叶院长没出面,其同伙不愿意自首。

上官正义表示,目前他掌握到贩卖出去的出生证明涉及北京、山东、四川、甘肃等地,均已成功落户。

医院本来是救死扶伤的地方。

但是渣滓们早已对法律失去了“敬畏之心”。

500

最后。

我们再聊几句。

医疗改革以来。

医疗资本化说不上到底是好还是坏?

但是过度市场化的危害已经来了。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