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就习惯于模糊思维和推论,所以,中国的哲学基本上都是这种形式

【本文来自《亚里士多德是虚构的?》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 风起时节
  • 证实难,要找每一个环节都成立的证据,证伪容易的多,只要找出一个环节不成立的证据就够了,现在金灿荣教授给出硬件材料不够的证据足够了啊。何况按中国考古标准,整个链条就没有一个能成立,还要怎么去证明?难道我们再去证明是真的,不是这样做事的吧。

       中国历史上就习惯于模糊思维和推论,所以,中国的哲学基本上都是这种形式。

       西方在思维和推论这个方面,能够进行量化性的论证,这是非常有说明力的。比如化学成分,其中某个成分达到了95%还是30%,这就是定量分析。

       再比方说:某个成分大概1/3吧,可能有一大半了吧?这就是模糊分析,准确性不高。

       也就是说,历史上,中国人习惯于大概率地判断事物的对错,西方人习惯于比较精细准确的判断。西方人这种判断方法,就是数学、物理、化学的判断推理过程,所以,西方的数理化能够在近代迅速发展起来,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金灿荣教授给出硬件材料证据不足,更重要是要把西方在什么年代,哲学水平发展到什么程度?

       亚里士多德哲学产生之前,西方的哲学水平是什么样的一个水平,这个水平是否能够支撑亚里士多德的哲学大厦,这需要拿出准确的年代数据,当时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数据资料,没有这个方面的可靠的数据和资料,就无法得出让天下人信服的结论。

       现代社会,结论必须符合逻辑推理的原则,也必须符合科学的论证和判断。

       在今天的社会,必须是拿出让反对者无法辩驳的证据来,才能得出最后的结论。

       对于金灿荣教授给出的结论,我从一个中国人感情上来说,我是支持金灿荣教授的结论。如果从理性和科学的角度来说,我不能认可金灿荣教授给出的结论。

       在目前,金灿荣教授给出的结论,只是一个谈家常式的口头判断,这是不严肃的,也是不能成为可靠的结论的。最起码的,也应该按大学写论文一样,用论文的方式来下结论。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