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种迹象表明,欧洲已决心和普京死磕到底

老胡啊,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胡锡进昨夜在微博中写道:“广州市多区宣布解除疫情防控临时管控区,有的区还宣布恢复堂食,这对全国都是一个强烈信号。广州市是目前单日新增感染者全国最高的城市之一,但是广州市坚决停止大规模封控,落实二十条,羊城的这一鲜明态度令人敬佩。”

我有个不成熟的感觉,虽然老胡身为退休不退岗的资深媒体人,也在无数进粉心目中纵横捭阖,但我仍固执地认为,他在迄今为止的新闻人生中从未真正有过属于自己的观点,胡锡进的观点符合三合板原理,仅仅是三家中央官媒口径的简单叠加。

从这点看,老胡显然是能人,仅以相当简单原始的操作,就起到四两拨千斤的奇效,以至于后面的队伍浩浩荡荡。老胡应该去炒股,否则,如此高素质就真的浪费了。

关于老胡就说到此,在时间观念上,我向来以李敖大师为榜样:“别人眉来又眼去,我只偷看你一样……”——还是让我们把视线转向乌克兰。

冬季来临,乌克兰面临的困难正在加重,原来有粮食问题,现在又多了过冬,一些欧洲领导人指责莫斯科,在粮食问题上制造障碍不说,还通过攻击能源基础设施来给乌克兰增加困难,企图用粮食和寒冬这两件武器瓦解乌克兰人的抵抗决心。

500

困难客观存在,俄罗斯虽然遭遇严重挫折,但仗着与乌克兰比相对大的体量,继续追求所谓“特别军事行动”的目标。然而,从目前看,乌克兰抵抗俄军的意志依然坚强。

在以总统泽连斯基为核心的领导集体的坚强领导下,乌克兰人决心战斗到底。如果说战争爆发前,很多人还对俄军有所发怵,但现在战争已经持续9个月,乌克兰国家受到破坏,人员遭受损失,在物质上已彻底成为光脚的,但在道义上却得到外界特别是来自西方和北约的强有力支持,他们反倒没有了包袱,和俄罗斯较量出个子丑寅卯已成为当前全国上下的共识。

除了乌克兰自身,美国和欧洲是另外两个关键方。美国的想法无需担心,因为从财力和武器装备两方面看,美国都具有最强大的能量,只要乌克兰的抵抗不停止,美国就会源源不断提供支持。从任何战略角度考虑,让俄罗斯输掉这场战争,甚至让普京遭遇到比战争结果本身更大的失败,绝对符合美国利益,这个利益既包括地缘战略,也包括并不次于前者的价值观。所以,无论是民主党和共和党谁掌管白宫和国会,在乌克兰战争中的总体思路上不会有大的改变。

500

剩下的就是欧洲,具体就是欧盟。欧洲很很重要,从某种程度上说,其重要性不亚于乌克兰和美国。原因很简单,乌克兰人在战斗,美国可以提供最有价值的帮助,但是,战争是在欧洲打响,首先冲击的是欧洲安全,作为地区安全受到威胁的欧洲国家,欧洲既意味着欧盟,也贯通北约,美国力量再强,也要通过欧洲的支持发力,如果欧洲国家因为各种因素,在支持乌克兰问题上产生动摇,重走了二战前夕欧洲大国的老路,那对乌克兰的抗俄战争将产生极其负面的影响,甚至会影响到美国对于这场战争的意志和韧性。

从现在看,这种担心似乎正在消散。而种种迹象表明,面对战争的拖延,以及来自部分域外国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和稀泥态度,甚至是反作用力,欧洲没有消极,反而更清醒地认识到,乌克兰目前进行的抵抗战争就是欧洲人自己的战争,不彻底阻止发生在顿巴斯等地的这一次,迟早将会有欧洲其它某国的“下一次”。

500

一个最为突出的迹象是,欧洲国家正在把对俄罗斯进行战争追责提高到新的高度。

30日,在于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的北约外长会议的最后一天,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发表讲话时表示,欧盟将推动成立一个得到联合国支持的特别法庭,以“调查和起诉俄罗斯的侵略罪行”。

500

冯德莱恩说,俄罗斯和俄罗斯寡头必须为俄军2月入侵乌克兰以来所造成的损失和乌克兰重建费用买单。她强调,“俄罗斯所犯下的恐怖罪行不可能不受到惩罚”。

冯德莱恩的这番表态让人联想到几天前联合国通过的要求俄罗斯对乌克兰进行战争赔偿的决议。然而,与决议相比,欧盟的这一最新呼吁明显更加具体,它意味着,为了使联合国的决议能够兑现,欧洲人决定采取更具操作性的对应措施。

应对战争,武器和财力是极其重要的因素。而在北约中,除了美国和加拿大,其它都是欧洲国家。因此,欧洲的声音对保持支持乌克兰阵营的信心至关重要。现在,北约的声音比之前更加坚定:绝不能让俄罗斯赢得这场战争。

在布加勒斯特会议上,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非常明确地表示:“我们不能让普京取胜,因为这将向世界各地的威权领导人显示,他们可以通过使用军事力量来实现其目标。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会让世界变得更加危险。因此,支持乌克兰符合我们自身的安全利益。”

500

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爱沙尼亚外交部长雷因萨鲁表达出更加强烈的愿望,他说:“乌克兰需要赢得这场战争,因此,......西方的支持应当更强有力,提供更多的不带政治限制的重型武器,包括远程导弹。”

俄罗斯最初发动战争时,口号是“去军事化、去军事化”,但其具体目标很明确,人事上拿掉泽连斯基,代之以一个亲莫斯科政府,在土地上夺取顿巴斯使其像2014年的克里米亚那样成为俄联邦新领土,而在外交上,通过这场战争彻底打破乌克兰试图加入北约的梦想。


现在看,除了俄军目前暂时占据顿巴斯外,其它目标都落空了,泽连斯基政府在积极抵抗,而北约也明确表示,乌克兰最终将成为北约中的一员。欧洲人传递出的决心非常坚定。

500

曾经担任过挪威首相的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北约对乌克兰的大门是“敞开的”,虽然这个承诺在2008年首次表达后长期徘徊不前,但北约现在依然坚守该承诺。针对来自俄罗斯的警告和威胁,斯托尔滕贝格再次以挑战的口吻表示,在包括乌克兰在内的其它国家加入北约的问题上,“俄罗斯没有否决权”。

基辅的政府大楼守住了,乌克兰人誓言要把被占领土全部收复,而欧洲人又表示,乌克兰未来将成为北约的一员……这一切都在告诉俄罗斯,它在乌克兰境内发动的这场战争中不可能取胜。

500

与这种态势和立场相适应,欧洲国家关于乌克兰战争特别法庭的提议尤其值得重视,它意味着,在普京未来的政治命运上空又飘起了一层阴云。

尽管普京仍在坚持自己出兵有理、占地无罪的言辞,但是,从国际上,在联合国,包括在刚刚结束的G20峰会上这样的重要论坛上,人们看得很清晰,俄罗斯在道义上已经输了,除了个别在国际上混得很惨、在国际事务中几乎没有发言权的国家,很少会有国家明确力挺俄罗斯。更重要的是,以往情况早已证明,在现代国际政治中,威权国家发动战争的风险成本很高,一旦主动开战,则必须获胜,否则,其当政领导人的政治命运将被彻底赌上,使其最后很可能成功不了,也求仁不得。

500

最明显的例子是伊拉克前领导人萨达姆。其实,这位强硬派领导人的失败命运早在入侵科威特那天就已经开始。最后,他在第二次海湾战争中被美军俘虏,经本国法庭审判后死于绞刑。另一个有类似经历的人物是前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在这位铁腕人物治下,塞尔维亚先后卷入了克罗地亚、波斯尼亚和科索沃三场局部战争,这最终使这位强人在下台后被作为战犯送到荷兰海牙国际战争罪行法庭。5年后,米洛舍维奇被发现在海牙羁留中心牢房的床上死亡。

500

当然,也有例外,像朝鲜那样经历了50年代初的朝鲜内战,忍受多年贫困但却存活到今天,而且还传至三代,这不能不说是个传奇。

然而,那些令人羡慕的有利条件普京现在还有吗?像当年中国那样挺身上阵的没有,如苏联那样下本钱送枪送炮的也不存在,所以,乌克兰不是一个国家在战斗,但普京确是自己在死扛,而且,随着时间拖延,这场“特别军事行动”越变成普京个人的战争,则硬汉弗拉基米尔面临的政治风险也就更大。

实话实说,现在的普京已没有多少选择,基本上就三句话:自求多福,摸着石头过河,跟着感觉走了。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