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信息的分析判断选择为什么要依赖良知

上一篇文章说过,我对信息的分析、判断、选择有一个诀窍,那就是依赖良知。

再补充一点,我这里说的对信息的分析、判断、选择结果可以是文字的,也可以是口头的,让它随风而逝;可以是严肃的,也可以是嬉戏的,不必当真;可以是公开的,也可以是存于内心的,烂在肚子里;可以有明确结果,也可以只是一闪念,但却是金光乍现。

其实对信息的分析、判断、选择手段本是多种多样的,为什么独独要依赖良知呢?说白了就是只有良知可以胜任。

按说思想是对信息分析、判断、选择的首要手段,但有独立思想的人毕竟少之又少,五百年出不了一个思想家,一百年出不了一个有独立思想的人,而良知是人人都有,十恶不赦的人也不会良知完全泯灭,这是人性决定的。只要他是人,他就不会良知完全泯灭。顺便说一句,十恶不赦的人即使良知没有完全泯灭也仍然是十恶不赦的。

学术,不错,学术是可以对信息进行分析、判断、选择的,但术业有专攻,而信息是五花八门的,所以学术不专业的人谈起来全是门外话,何况还有专业学术不精的,更有没有专业学术的,就像当年的张某人预测伊拉克战争几乎没有一句分析、判断、选择对的。

有人说我们现在是科学技术时代,而科学技术已经进入智能时代,科学技术早已经在帮助人们对信息进行分析、判断、选择了,但科学技术太高大上,而我说的信息可能只是孤立而短暂的现象、只言片语,而且凌乱颠倒,不能提供足够满足用科学技术进行分析的信息条件,高射炮打苍蝇,大材小用,还不一定能打得着。

当然会有人说事实最可靠,我们就用符不符合事实来进行分析、判断、选择,符合事实的就采取,不符合事实的就抛弃。但我要说,这可麻烦了,也不用分析、判断、选择了,光事实就把你搅进去了,你确定那是事实吗?

比如正在进行的俄乌战争,你知道哪些是事实,那些不是事实?你说的事实可能只是你看到的短暂的局部的片段,可能是道听途说,可能是有意无意释放的假事实,可能是对事实的有意无意的错误解读和演绎。

逻辑当然也是一个分析、判断、选择的手段,而且好像还是专业手段,但很可惜,世界上不止一种逻辑,还有深不可测的逻辑,用错逻辑可能更不利于分析、判断、选择;再者事实不是按逻辑来的,正确和错误也不能完全看符不符合逻辑。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从发展轨迹上看是有逻辑可循的,也有一定道理,但侵略乌克兰仍然是错误的。

这不行那不行,立场作为手段总行了吧。不错,立场作为手段是可以,但你要证明你的立场是正确的,你的立场是自己独立选择的,而且是发自内心的。因为立场这玩意儿很多时候是受利益、环境支配的,与自己的品德、性格有关,与自己的是非观无关。

有人明着一套,背着一套,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人前是人,人后是鬼,或者朝秦暮楚,一日三变,这样的立场能作为分析、判断、选择的手段吗?

所以说要依赖良知,良知是建立在本然的善的基础上的知识和智慧,是社会历史选择沉淀的结果,是社会乃至世界的良知对个人投射的结果,而且人人都有,藏于内心,随时发放,精粗巨细随意,他可能不能保证每一个细节都正确,但可以保证大方向不会跑偏。

唯一遗憾的是有些人的良知一时蒙昧,尘埃满布,对信息的分析、判断、选择不是跑偏,而是颠倒错乱。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