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领袖聚首曼谷,澳门特首独自憔悴?

  国家主席习近平昨午乘坐专机抵达泰国曼谷,出席在今日开幕的二零二二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这是三年疫情以来,「APEC」首度恢复实体的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也是二十大之后,习近平主席继出席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七次峰会,并与各大国领导进行特别会谈之后,再次驰骋在国际舞台上,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值得注意的是,昨日前往曼谷国际机场迎接习近平主席伉俪的,除了是泰国总理巴育夫妇、副总理兼外长敦夫妇、文化部部长易提蓬夫妇,及中国驻泰国大使韩志强等的「指定动作」之外,还有一个引人瞩目的「自选动作」,那就是已经先期抵达曼谷的中国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李家超,也到了机场迎接习近平主席伉俪。

  李家超在抵达曼谷之后,已经于昨日出席「APEC」的双部长会议,昨晚也出席了会议主办方为与会领袖所设的欢迎晚宴。今日将与「APEC」会员体的领导人及主席嘉宾进行非正式对话、参加「APEC」商贸咨询理事会成员对话。与会期间,李家超还将与其他经济体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谈,就共同关心的议题交流意见。  在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及相关活动后,李家超还将率领香港商贸代表团继续访问曼谷,加强香港与泰国的联系和经贸交流。

  这是在三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中,「APEC」首次恢复实体举行的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因而十分重要。而在「一个中国」的架构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国香港行政长官李家超,中华台北代表(按照「西雅图模式」,并非是「蔡英文代表」)张忠谋,与各国领导人一齐开会,共商亚太地区经济发展大事。按照惯例,参会的「APEC」各国各地区领导人,将身穿当地的传统民族服装一齐来个「大合照」。但偏偏就是「遍插茱萸少一人」──不见「中国澳门」的领导人的身影。贺一诚还留在澳门,虽然将要主持第六十九届格兰披治大赛车的舞狮点晴仪式和颁奖礼,但可以由临时代理行政长官代替,实际上过去就有过这样的事例,而且昨日举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澳门双行线——美食文旅来打卡》主体片的开机仪式,也是因为另有要事,而改由经济财政司司长李伟农主持。

  如果说,没有中国的参与,国际多边贸易体系就显得并不完整的话,那么,「中国澳门」未能参与「APEC」,也同样是难以在这一重要的区域经济合作组织中反映一个完整的中国的事实。这与「中国澳门」未能参加历届尤其是二零零八年、二零二二年分别在自己国家的首都北京举行的奥运会、东奥会一样,都令到「澳人」戚戚然矣。

  造成这种澳门特首「斯人独憔悴」的不合理情况,并非是澳门的责任,而是杂复的国际因素在作祟。其实,早在一九九二年,澳门就已提出了加入「APEC」的申请,但一直未能成事。据说,最主要的障碍,是由于澳门当时的管治国──葡国,并非是「APEC」的成员(葡国并非是亚洲太平洋区域的国家,当然是无权加入该组织),故对澳门加入「APEC」一事并不积极,实际上也是使不上劲。但是,英国也并非是亚洲太平洋区域的国家,为何当时仍在英国管治之下的香港,亦可以加入「APEC」?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实际上,「APEC」成立时,由于葡国的势弱及不重视,因而就将澳门排除在门外。因此,一九九零年七月,在新加坡举办的「APEC」第二次部长级会议的《联合声明》中,欢迎中国及香港、台湾地区尽早加入「APEC」,但就偏偏缺少了澳门地区。一九九一年十月二日,中国与「APEC」就加入问题签署了《谅解备忘录》(MOU),并明确中国作为主权国家,台湾、香港地区(回归后改为「中国香港」)作为区域经济,以「中国台北」和「香港」的名称同时加入。台湾地区与会人员特别受到严格的限制,只能由负责经济事务的官员参与,其作为「地区经济」也无权举办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等高级别活动。

  而根据香港加入「APEC」时签订的《谅解备忘录》,香港回归前,只能让负责经贸工作的高级官员参加「APEC」会议,港督无权参加。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六年,历次「AO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都是由财政司长出席。香港回归后,其称谓由香港(HONGKONG)改为中国香港(HONGKONG,CHINA)。一九九七年的温哥华会议。加拿大很希望邀请特首董建华出席。其原因很多,除政治原因之外,加拿大对香港和经香港转口的贸易量很大,香港在加拿大有大量移民,加拿大在香港的侨民也不在少数。加拿大需要加强与香港特区政府的关系,而美、日等其他主要成员的态度也差不多。结果获得中国的支持,因而各会员也一致赞同,并形成了惯例。台湾也希望能获得与香港的「平等权」,但遭到各成员的反对,因为已经由中国中央政府恢复行使主权的香港,作为区域成员参加「APEC」所有层级的活动,是「一国两制」在国际组织的部份体现。

  如按此推理,由于中国是「APEC」的成员,而且在该组织内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当时该组织已将中国提出的建议作为其工作纲领,故对于澳门地区加入「APEC」一事,是可以助上一臂之力的。在澳门回归前,中国政府是宜以澳门经济的发展和繁荣,及凸显澳门的「国际城市」特色和增强「一国两制」的公信力着想,帮助澳门加入「APEC」。实际上当时曾有消息说,中葡联合联络小组已就澳门加入「APEC」的问题进行研究,预料可在近期内有所决定。但遗憾的是,在一九九七年温哥华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通过的《亚太经合组织经济领导人宣言:联系大家庭》声称,「APEC」将于一九九八年吸纳俄罗斯、秘鲁和越南为新成员之后,从二零零零年起,在十年内将不考虑吸收新成员。二零零九年,又决定再延后三年。而在停止吸收新会员的二零零零年之前,本来还有两年时间,澳门还有「一线希望」,但可惜中葡双方都未有抓紧。在澳门回归之后,已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的中国政府,也未有在「中国澳门」加入「APEC」的问题上发声使力。不过,在二零一四年轮到由中国在北京主办「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时,安排了「APEC」第八届旅游部长会议在澳门举行。

  据说,当时澳门未能成为「APEC」的成员,也与担心会费负担过重有关。但其实,在一九九九年,「APEC」的财政预算只是二百万美元,而各成员的会费分担则是其GNP(占百分之八十)和人均GDP(占百分之二十)计算比例,其中香港只占百分之二点七,中国则是百分之七点七四,为二十五点八万美元。相信澳门将会更少,完全可以负担得起。

  现在,那个暂停吸收新成员的期限已经过去,中国作为「APEC」内的最重要的一个成员体,在「APEC」内的影响力与日俱升,享有很大的发言权。因此,我们希望中央政府能以澳门经济的发展和繁荣,及凸显澳门的「国际城市」特色和增强「一国两制」的公信力着想,协助澳门特区加入「APEC」,让澳门同胞同祖国人民共担民族复兴的历史责任、共享祖国繁荣富强的伟大荣光,一道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