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政治,越下流越“成功”

撰文 | 风声

台湾马上就要进入又一轮选举了,跟所谓大选不一样,2022年这一轮选举是所谓地方选举(九合一选举),全台所有地方县市领导和地区议会议员都要进行改选。与台所谓大选相比,四年一轮的地方选举基本主轴不会涉及什么两岸政策在内的所谓国政色彩,更多的是对地方建设进行检视对地方首长的政绩进行回溯换届,所以显得更加乡土化,更适合我们这些局外人观察台湾社会的政治社会人文特色。

四年前,关键词是“韩流”,韩国瑜一个坐了多年冷板凳的卖菜公司总经理,被发掘出来丢到绿色执政经营了几十年的堡垒高雄去自生自灭,结果意外发现了高雄马屎皮面光的本色,喊出高雄又老又穷的口号,掀起了所谓韩流的滔天巨浪,意外让日薄西山的老K大胜,连带着国民党内高层包括韩国瑜在内真以为自己有几把刷子,纷纷跳出来抢夺所谓大位,结果被卖弄芒果干的民进党打得大败,韩国瑜更是连高雄的摊子也被反扑的民进党没收。

500

八年前,则是推出了所谓的白色力量,无党无派的医师柯文哲被推出来在台北市与国民党的公子哥儿连胜文对阵,结果在大肠花学运带动氛围的加持下大获全胜,国民党大败,连带着为两年后国民党在台江山再一次易主打下了伏笔。更古早的故事,就不在赘述了。

回顾这两次地方选举,国民党和民进党的胜败其实管我们屁事,但是从复盘的角度而言,这种小岛选举,关键的是不在民生、治理或者说民生治理其实是包装在流量议题下幌子,最关键的是说出让台岛上下居民更爽的话语,打中群众G点,带动流量,进而形成外溢效应。14年是所谓对抗权贵,2018年是所谓庶民的胜利,当然,爽完之后才发现,柯文哲一个台大医学系的主任本身就连接着众多岛内权贵。

而韩国瑜更是,一个口口声声把庶民,莫忘世上苦人多挂在嘴边的人,靠着老婆家地方势力开双语高级学校,开豪车撞人逃跑,花天酒地玩女人的人,靠着在岛内无出其右、出类拔萃的语言煽动能力,当上市长后就被揭发出端端恶行。就这样的人,居然还敢在信誓旦旦为高雄市民打拼四年三个月后就开始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投入所谓大选,然后惨败,高雄市长也被罢免,而公知们只会称赞,你看,民主又是胜利了,跟当年夸赞乌克兰的套路何其相似。

500

话不扯远,回到今年的选举,其实本来波澜不惊,没有会吹牛逼,没有能颠倒想象的非主流政治人物,在岛内疫情每天持续确诊几万例的背景下,岛内人民热爱的选举活动也没有多大动力参与,看起来这次地方选举没有多大意思,就等着一堆人来回扯皮,到期投票完事。变数出在媒体,或者说是所谓媒体人。

周玉蔻,祖籍大陆山东,历任岛内媒体多个高层职务,以绯闻‘、善于撒泼和在蓝绿之间来回横跳出名。在广大网民心中,比起周玉蔻的观点更让人记忆深刻的是,平和时发嗲的语言和情绪启动时夸张的肢体动作,人送外号嗯哼姐或者叫蔻蔻姐。与过往不同,这一次,从这几天的发展来看,蔻蔻姐要成为了选战的主角。

起因很简单,在观点摇摆到绿色执政后,周玉蔻积极充当起民进党的空战打手角色,尤其是在岛内前防疫指挥官陈时中参选台北市长后,周玉蔻凭借多年的交情多次在公开场合向陈时中示爱(字面意义的爱),力图凭借其影响力推其上台(其实也是收割绿色粉丝的流量炒作)。

妙的是这一次,参选台北市长的有所谓的蒋经国的私生子蒋孝严(以前姓章)的儿子蒋万安,说起来也是一个草包,除了英俊的外表,作为一个律师无论在政论节目还是论政场合经常被怼的回不了嘴,这你能信?而且从政资历极其浅薄,就这么一个人居然仅仅因为所谓蒋家后代的身份,在台北市长的身份上持续领先。

以绿色侧翼自走炮自居的蔻蔻姐,觉得最好的下手点就是持续追打蒋万安的身世,一会找人要跟他测DNA,宣称她不姓蒋该姓章、或者姓郭,然后又扯出他退出政坛多年的老爹的绯闻,二十多年前跟哪个名媛开过房,岛内媒体高潮迭起,被蔻蔻姐点名的人,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去法院控告妨害名誉权。蔻蔻姐更是全力输出,一会在法院门口强行道歉,一会在社交媒体发狠,拉黑祝福她和陈时中早结同心的柯文哲(宣布还要把他赶出政坛),一会大爆其他蓝绿名人丑闻,这么爽的剧情,这么劲爆的好戏,岛内媒体高潮迭起,纷纷大阵仗围堵蔻蔻姐,这场不温不火的选举,在蔻蔻姐的一己之力带动下,开始火爆了。

500

在台湾选举是一场好戏,这是台岛观察者们这十几二十年来公认的定律,娱乐程度超出了很多同样施行西方选举制国家和地区,但是,这一次主角从候选人向所谓媒体人的转化依旧值得我们看到台湾社会的更多特质。

内因而言,随着台湾解严,本省人外省人的融合加速,实质性完成了蓝绿,本土化的力量转化,越来越多的岛内年轻人接受了绿色史观,政治观点向绿色一边倒,受到岛内青年欢迎的社交媒体开始呈现岛民立场一统天下的趋势,而这又过来影响了岛内的中老年族群的认知。与过往电视台、电台等传统媒体从上到下的灌输不同,社交媒体上的互动特质更强,更极端更尖锐的立场通过播主下场直接拉扯,圈选粉丝的能力更快更直接,更加容易脱颖而出。

看出这一趋势的政治媒体人物很容易通过极端言行来吸粉,进而掌握一支比较忠实的铁粉部队,方便通过所谓粉丝围剿、打击观点不同的人事物,在这基础上操弄民意。而与一堆老朽的技术官僚和地方派系当家,和岛内年轻人天然脱节的国民党相比,民进党很早就认识到了网络媒体的力量,在岛内大量圈养网军(所谓1450),在执政后更是通过政府工程的形式将特定的发包给所谓名嘴,由名嘴护航政府执政,在选举时为执政党候选人拉票,更是题中应有之意。

这一次大闹选举的周玉蔻就被发现,周玉蔻成立的放言科技传媒公司,过去4年拿到了台当局870万元(新台币)标案。而水面下的利益输送更不知道有多少。由利益而认同,由认同而获得更大的利益,逻辑闭环一旦形成,台湾媒体与政治生态圈的乌烟瘴气,可想而知。

500

而与欧美相比,由于台湾人口面积更小更集中,大城市的影响力更大,而华人社会的回家望乡特质,更是让台北高雄这些地方发生的事,很容易通过回乡人口的传播外溢出去,进而影响到全岛选举。与传统电视台广播时代相比,自媒体时代,台湾所谓名嘴们影响受众的工具更多更立体,更不可控,看风使舵站在哪一边就决定了哪边的助力更大,塑造政治人物形象的能力更强。

与始终站在民进党,从所谓党外、反对党时代一路走来走来始终如一的支持者不同,周玉蔻这种年过七十的外省老媒体人,混过一大堆蓝色媒体什么联合报、中广的高层,反复改变立场还想要向得到绿色支持者的好感,除了在电视网络上卖弄一把年纪的姿色,还有什么办法?只有更极端、更恶心,更下流,更愚昧。这几年我们听到比如啥子让弯军方开着F-16去解救被关在在被抓回大陆的台湾籍诈骗犯,比如把弯弯岛内奉若神明的慈济基金会打成XX同路人,都是周玉蔻出了名的笑料。

原因呢,只是因为慈济在台湾买不到疫苗的去年,出面买到了疫苗。至于反咬马英九、连战这些当年眷养过她的的蓝色恩主也是家常便饭,至于这一次通过乌龙爆破二十多年前的下三路滚床单博眼球,那更是蔻蔻姐的小CASE。恶心、愚昧、弱智,下流,在大陆网民看来傻的冒泡的台湾政治新闻其实都逃不脱局中人的精算。这一次,周玉蔻直接上场,甚至把风头盖过了全场的蓝绿白候选人,叹为奇观。

500

(“阿中”指陈时中)

你笑蔻姐看不穿,蔻姐笑你太简单。明摆着,直接的就是死忠更死忠,收视率长虹,这不,周玉蔻宣布要去按铃控告柯文哲、蒋万安造谣,战线继续拉长,天天才有好话题上节目,才有更多的广告收入,政治人物也会更忌惮她,才会进行更多的利益输送。

只是周玉蔻的成功,显然不完全等同于民进党的成功,更不等于所谓第四权,所谓民主的成功,下流肉欲太旺盛的后果,只会让摊子越烧越烂。也许,一个天天沉迷于下流肉欲茧房,被特定媒体人洗脑到不知今宵何时的岛民(比如今年大陆锁台军演时,觉得完全事不关己的多数岛民),才会在迷歌中迎来台湾的真正命运。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